首页 新闻资讯内容详情

紫金矿业1亿股股东的股权转让_紫金矿业股息

2022-11-20 9 adminn8
紫金矿业1亿股股东的股权转让_紫金矿业股息

站点名称:紫金矿业1亿股股东的股权转让_紫金矿业股息

所属分类:新闻资讯

相关标签: # 紫金矿业1亿股股东的股权转让

官方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网 5118

进入网站

站点介绍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紫金矿业1亿股股东的股权转让,以及紫金矿业股息对应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本文目录一览:

紫金矿业的发家史?

紫金矿业老板,"2008最牛商人"陈发树的发家传奇

:

2008年4月25日,紫金矿业虽以高达40倍的发行市盈率于弱市中登陆A股市场,但其0.1元的发行面值,仍在当日一度冲高22元。这家中国最大的黄金采掘生产商已经不是第一次引起资本市场哗然。

上市至今,紫金矿业股价虽已从峰值跌去近三分之二,如果按照7月30日7.69元的收盘价计算,公司股票背后两位个人大股东陈景河与陈发树财富值仍然分别高达8.81亿元与141.49亿元。如果按紫金矿业(2899.HK)在H股8月1日6港元的收盘价计算,陈景河与陈发树财富值仍然分别高达6.88亿港元与111亿港元。陈发树与陈景河,一位于上市前慧眼识珠入股紫金矿业,一位从职业经理人华丽转身为公司大股东,两人创富路径背后的财技值得关注。

陈景河:735.28万元换来的8亿财富

据世界经理人学堂报道,十年间,作为紫金矿业创始人的陈景河共计持有紫金矿业11459.4万股,与陈发树玩转资本投资不同,陈景河持有的股权皆为低价转手获得。陈景河比陈发树大3岁,1957年出生在福建龙岩。1982年大学毕业后被分到闽西地质队,开始与紫金矿业结缘。

1998年,陈景河与上杭县政府开始动员当地居民、政府人员、紫金职工集资入股。紫金矿业由国有独资公司转变为国有控股公司,除了上杭县财政局(后将股份转让给国有资产经营公司闽西兴杭实业有限公司)拥有86.80%股份外,紫金矿业工会委员会、上杭县旧县乡政府、上杭县才溪镇政府和上杭县才溪镇同康村委会成为4家外部股东,其中紫金矿业工会委员会拥有10.17%的股份,股份拥有者是包括陈景河在内的紫金矿业职工--这些原始股权证在紫金矿业A股上市前后最多被卖到了65万元。

作为职业经理人的陈景河谋求紫金矿业股份之路就此展开。

2000年,上杭县财政局将其拥有的福建省闽西紫金矿业集团有限公司86.80%股权全部划拨予闽西兴杭实业有限公司。

同年7月28日一家名为紫金矿业而生的金山贸易公司注册成立。

短短几天之后(2000年8月1日),紫金集团工会委员会、上杭县才溪镇同康村委会分别与金山贸易签订转让出资协议书,将起各自拥有的福建闽西紫金矿业集团有限公司的12.19%、1.01%股权全部转让给金山贸易。

当时紫金的股东变成闽西兴杭实业有限公司和金山贸易。

同月,闽西兴杭实业有限公司作为主发起人,联合新华都(002264行情,股吧)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其他7家发起人,发起设立福建紫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并进入上市冲刺阶段。

紫金矿业招股说明书显示,陈景河与金山贸易在2002年2月1日签署《股权激励协议书》。

依据上述协议,2004年7月12日,金山贸易将持有的紫金矿业600万股转给了陈景河,每股0.1元/股。

“当时股东的想法就是希望紫金矿业通过上市,实现公司资产和股东财富的保值增值。”按照公司董秘郑于强说法,公司成功上市,陈景河以每股0.10元的价格获得股权转让并不出人意料。

最敢赌的福建前首富-陈发树的发家史

2018年6月11日,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正式完成工商变更,陈发树接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并成为公司董事长。

前后历经八年时间,陈发树终于在耗费1700余万诉讼费、差点倾尽家产的情况下,成功坐上了云南白药的董事长之位。

这一次的成功不过是他事业版图中的其中一次“赌博”。

创业40年来,陈发树的经历颇为传奇,被称为最敢赌的福建首富。

那么,他的创业之路究竟有着怎样传奇的故事呢?历经8年的云南白药诉讼案,中间又经历了哪些曲折过程?

2009年9月10日,陈发树与云南白药旗下第二大股东——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合同,以22亿余元收购了红塔集团在云南白药的6581.3912万股股份。

终于将心心念念的云南白药纳入自己的商业版图,陈发树当晚就忍不住庆祝起来,甚至还办了一场庆祝酒会。

可他没想到的是,这次的股权转让远比他想象得要复杂、艰难。

按照规定,合同签署的5天之内陈发树一方就要把22亿元尽数汇到红塔公司账户。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陈发树签订合同的当天就开始筹集资金,第二天就把钱打了过去。

然而,红塔公司的股权却迟迟没有转让到陈发树手中,云南白药公司也一直没有发布任何有关股权变动的工商变更。

陈发树预感到可能有变,只能多番催促红塔公司尽快执行股权变更。

面对陈发树的催促,红塔始终以“股权协议签订后,须获得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的批准才能生效”回复 。

后面的两年中,红塔公司也一直以此为理由拒绝进行股权的分割与转让。

虽然陈发树也多次亲自上门协商,但最终都是不了了事。

股权拿不到手,22亿元流动资金也被暂时扣在了红塔公司一方,这让陈发树感到非常憋屈。

到了2011年底,陈发树苦等800多天,终于收到了总公司的回复,但回复内容并不是股权转让得到批准,而是一则否定书。

两年的苦等,最后却被一句“不同意”给打发了,陈发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一纸诉状将红塔公司告上了法庭。

随后,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随即介入此案件。

据调查,2009年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中的确有一条说明: 转让完成尚需监管部门审核批准。

当然,协议中同样有说明: 倘若股权转让协议未得到上级批复同意,22亿元将无息退还给陈发树一方。

就这样,陈发树一方以:红塔公司拖延合同执行时间,22亿元白白存放在其账户上为由向红塔公司发难。

可是,这样的方法很难如陈发树所愿。

事实也的确如此,5天后陈发树了书面答复: 经查,你的请求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

短短一句话,宣告了陈发树的第一次上诉失败。

自此,陈发树已经花费了1000万的打官司费用,面对这样的结果,陈发树的律师表示: “我们很快会有下一步的举措。”

显然,陈发树还没有放弃云南白药这块商业版图。

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陈发树会倾其所有,为了云南白药前后“豪赌”8年时间。

红塔公司没了指望,陈发树开始将眼光放到二级市场。他通过二级市场大肆收购云南白药股权,并且顺利进入十大股东之列。

彼时,一个契机使得陈发树再次向云南白药发起了进攻。

2014年,云南省对云南白药提出混改的要求。

这就意味着云南白药的股权要在市场抛售,股权结构方面民企也可以光明正大的涉足。

后面的两年中,云南省和云南白药公司先后约谈了阿里巴巴、新华都(陈发树公司)、华润等公司,并于2016年4月在昆明展开竞标。

这次竞标对于陈发树来说异常重要,这不仅关乎着他的商业版图能否顺利扩张,更重要的是他要一雪前耻。

竞标前陈发树就做足了准备。

为了聚拢资金,他将新华都公司的流动资金尽数拿出;在工作重心上,他更是不顾新华都最近几年连年亏损的情况,眼睛死死地盯住云南白药。

所幸,陈发树的付出没有白费。

在竞标答辩时,他对云南白药发展前景的判断与描述深得人心;在资金支持上,新华都虽不比其他几个巨头公司占优,但也是诚意满满。

最终,新华都一路过关斩将,成功拿到云南白药45%的股份。

2016年7月19日,云南白药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正式宣布新华都集团进入云南白药。

此外,陈发树为了彻底掌控云南白药集团,则是又将自身的“赌徒”特质发挥到淋漓尽致。

云南白药宣布停牌5个月后,陈发树单方面对公司增资254亿元,再次间接控股云南白药25%的股权。

自此,陈发树终于入主云南白药公司。

不过,这是一步非常险的棋,254亿元几乎是陈发树的全部身家,为了拿到这笔钱,他卖掉了在厦门的数千亩优质土地资源,还把新华都公司的股份抵押给了银行。

陈发树已经倾尽家产,在8年“豪赌”的最后关头押上了自己的全部筹码,倘若一旦出现意外,他的商业帝国将会轰然倒塌。

幸运的是,这场持续了8年的“豪赌”终究还是赌赢了。

其实,这次“豪赌”也只是他在资本市场上的诸多“赌博”之一,甚至可以说, 他之所以能从一个小学都没读过的农村孩子,一步步坐到福建首富的位子很大一部分原因都要归结于他“敢赌”。

1982年,刚刚20岁出头的陈发树,为了自己的梦想想方设法地换来了一张开往厦门的车票。

陈发树深知一成不变只能得过且过,所以他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陈发树此行的目的是见识一下外面的广阔世界,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赚钱的路子。

事情发的发展出乎意料,这个机会竟然还真被他找到了。

原来,当陈发树来到厦门后,他发现厦门各行业普遍缺少稳定、优质的木材供应商。

市场上的木材价格远高于其他地区,而自己正是在安溪林场工作,要是能用安溪的木材打开厦门市场,中间肯定有很大利润。

巨大利益的同时也伴随着不小风险。

一方面陈发树是第一次来到厦门,摸不准哪些企业靠谱,就算找到合适的企业,别人也未必会跟自己合作;另一方面他也没什么积蓄,要想靠贩卖木材赚取差价,只能借钱周转。

这也就是说,一旦这中间出现了意外,自己就会负债累累。

面对极大的“未知性”,陈发树为了完成自己的梦想,他愿意冒险“赌一把”。

很快,陈发树坐公交车再一次来到了厦门。

他找到一家家具公司,好说歹说才与其签下两车木材的交易合同。

签完合同后,他激动地返回了林场,从老板那里赊来两车木头,并于第二天成功交付到了家具厂。

一来一回,陈发树净赚1000元,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赌博”赌赢了。

尝到甜头的陈发树很快就与越来越多厂家签订了合同,一步步成为了泉州、厦门一带最大的木材供应商。

后来,陈发树又将目光放到了百货行业。

经过几年的打拼,他所创立的新华都百货一步步成为了国内首屈一指的百货公司。 也正是因为有了新华都百货作为基础,陈发树才有了后面的多番“豪赌”。

1997年,陈发树豪掷6000万买下一批水电站设备,进军工程行业。

后来,陈发树结识了紫金矿业的董事长陈景河,双方很聊得来。

于是,陈景河就将紫金矿业的外包工程交给了陈发树来做,陈发树也借此一举进入矿山产业。

2000年,紫金矿业为了盘活资金决定改制,大规模引进外部资本。

可当时的紫金矿业受限于开采技术,探测到的可开采量仅剩余5.45吨,市场评估价值不到1.5亿元。

这种规模的金属矿算得上是非常贫瘠,且毫无发展潜力,所以紫金矿业的股价即使压得很低也一直没有人购买。

就在这时,陈发树在所有同行异样的目光中果断出手,通过新华都及其下属的三家公司,共出资4800万拿下紫金矿业33%的股份,再加上陈发树个人持有的7%份额,他一跃成为了紫金矿业的最大股东。

陈发树之所以敢这么“赌”,就是因为他的眼光非常长远。

他知道紫金矿业的贫瘠只是暂时的,一旦开采技术有了突破,紫金矿业的价值立马就会上去。

果然,仅仅过了几个月,紫金矿业就宣布因为技术的更新,金矿可开采储量已由5.5吨飙涨到了200吨。

消息一经传出,紫金矿业股价一路飞升,并于2003年重新上市,作为最大持股人的陈发树身价剧增10亿港元。

2009年4月起,为了筹措收购云南白药股权所需资金,陈发树大手笔抛售紫金矿业股权,半年时间就从A股市场套现42亿元。

紫金矿业的这次“豪赌”,让陈发树赚得盆满钵满,也让他在业界一炮而红,被称为“最敢赌”的福建首富。

而几年后,陈发树的另一手操作再次震惊业界。

2014年12月9日晚间,三一重工发布公告:三一集团与陈发树及上海朱雀珠玉橙投资中心签订《股权转让协议》。

三一集团持有的45000万股份以21亿元的市场价格转让给陈发树和上海朱雀投资,其中,陈发树占股3.94%。

在刚刚经历了云南白药股权收购的失败后,陈发树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反而转手就将之前压在红塔集团的22亿元注资到了三一集团,业界无不佩服他的勇气和魄力。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陈发树每一次“赌博”的背后,是对市场、政策、行情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刻苦研究。

这一次他之所以大手笔入股三一重工,就是嗅到了未来的市场变化。

或许是命运的眷顾 ,也可能是上天在补偿陈发树前几年在云南白药上吃的亏。

他在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后,三一重工的股价就开始一路上涨,仅仅两天时间陈发树就实现了7亿元的盈利 。

陈发树凭借自己超前的眼光和过人的魄力,再一次满载而归。

陈发树连小学都没上过,却能屹立商场几十年,并且在多个行业中左右逢源、游刃有余。

许多人都说他运气好,可他人生中的哪一次“豪赌”不是建立在他超前、长远的眼光和过人的胆量之上?

我们不能忽视他成功背后所付出的努力和承担的风险。

现如今,陈发树除了活跃于资本市场,还致力于两件事情。

其一是忙于慈善事业,他早在2009年就以83亿的有价证券成立了国内最大的个人慈善基金,此后每年都会不断向慈善基金注资;其二就是致力于培养商业人才,为此他向福建闽江学院捐赠5亿元,建立了新华都商学院。

至于他的商业帝国,虽然根据2021年的胡润百富榜显示,他的身价已跌落到118位,更是失去了福建首富的位子。

但我们仍不可小觑陈发树的能力与野心。

毕竟他有过太多次出人意料的操作,也祝愿他日后能够在市场中一路劈波斩浪,再创辉煌。

陈发树-搜狗百科

《陈发树》凤凰网 [引用日期2022-03-11]

《斥资254亿入股云南白药控股,福建前首富陈发树“上位”》新京报【引用日期2018-07-23】

紫金矿业李荣生个人资料

李荣生仅是马坑矿业的一名职工,分别于去年3月5日、7日、22日向金山贸易支付股权转让款176.24万元、704.98万元及881.22万元,共计1762.44万元。

据悉,李荣生以自有资金支付转让价款,而且该股权转让经2007年2月17日金山贸易股东会审议通过。不过,紫金矿业公布的消息显示,李荣生是紫金矿业联营公司马坑矿业的职工,也是金山贸易的股东。

据紫金矿业招股意向书披露的信息,去年2月23日,金山贸易把持有的紫金矿业近1.8亿股转给一个叫李荣生的人,价格依然是0.1元/股。

关于紫金矿业1亿股股东的股权转让和紫金矿业股息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不知道你从中找到你需要的信息了吗 ?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信息,记得收藏关注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