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内容详情

气候谈判在即还是巴黎协定承诺兑现?(巴黎气候协定签订时间)

2022-11-21 8 adminn8
气候谈判在即还是巴黎协定承诺兑现?(巴黎气候协定签订时间)

站点名称:气候谈判在即还是巴黎协定承诺兑现?(巴黎气候协定签订时间)

所属分类:新闻资讯

相关标签: # 气候谈判在即还是巴黎协定承诺兑现?

官方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网 5118

进入网站

站点介绍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气候谈判在即还是巴黎协定承诺兑现?,以及巴黎气候协定签订时间对应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本文目录一览:

特朗普为什么要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美国总统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是兑现其竞选时的承诺,也是对奥巴马政府政策的否定。

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原因无有两条:一是损害美国经济;二是对美国不公平,是美国的巨大负担。特朗普认为,美国在减排等方面承担的义务远远超过其应当承担的部分,美国为“绿色气候基金”付出大量资金,其他国家却付出甚少;《巴黎气候协定》损害美国经济、美国工业、美国能源产业,会让美国失去大量工作。特朗普称,《巴黎气候协定》并没有消灭煤矿业的工作岗位,只是将它们转移到了美国以外地区,输送给外国。这个协定与其说是和气候有关,不如说是让他国获得优于美国的财力优势,因此对美国是不公平的。特朗普提出,要重新进行《巴黎气候协定》的条款或者新的气候协定的谈判,要给美国、美国民众、美国纳税人一个公平的交易,在达成这一切之前,美国的选择是退出该协定。特朗普表示,他作出这一决定的出发点是“美国优先”,为美国创造“公平的竞争场地”。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闭幕有那些值得回忆的瞬间?

此次大会上,之前因战火延绵无法参与国际气候谈判的叙利亚,成为第196个签署《巴黎协定》的国家。美国成为全球唯一“退群”者。

会场内数年来第一次没有了“美国馆”。但在会场外,前纽约市长、亿万富翁布隆伯格耗资100万美元,建了一个比所有国家馆都更大的“美国民间馆”,召集了美国各地方州长、市长、商界人物和NGO领袖,公开表明“我们美国民间仍会参与气候行动”。

会议结束前一天,“美国民间馆”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曾任奥巴马气候特使的托德•斯特恩(Todd Stern)。斯特恩可是联合国气候大会的熟人:他从2009-2015年每年带领美国代表团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也是他与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经过近一年的秘密磋商,终于拿出来给全世界的“献礼”。他花了近七年时间,终于带着美国搞定《巴黎协定》,本以为功成身退,没想到特朗普当选让他前功尽弃。

如今他说自己感到“愤怒多过悲伤”,“烦躁和沮丧”。以往都是戴“谈判官员”牌子的斯特恩,这次戴的是“观察员”牌子——他不再是公务员,如今是华盛顿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高级顾问。

今年66岁的斯特恩,毫不客气地批评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是“死不悔改”(wrongheaded)。“(特朗普)说(全球变暖)是个骗局,说这毫无意义,说(巴黎协定)是个糟糕的协议并且全世界都在嘲笑我们上当,这真的太荒谬了!”

12岁斐济男孩向200国部长发言

会议第二周,在高级别部长会议开幕式上,12岁斐济男孩提摩西•纳努萨拉(Timoci Naulusala)面对近200个国家的部长,讲述自己的村庄在2016年遭遇飓风的故事。

因为紧张,小男孩的声音甚至有一点点发抖。但他勇敢地讲了下去。

“这(全球变暖)是真真切切在发生的,绝不只是一个梦。你准备好面对没有地球的生活吗?如果我们忽略这个现实,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

“海洋正在吞噬村庄,侵蚀海岸,摧毁庄稼。人们失去家园,失去最亲爱的家人,因饥渴而死去。这是充满悲伤的灾难,这一切都是真真切切的。你以为气候变化只影响小国吗?你错了。没有一个国家——无论如何强大——能免除气候变化带来的灾害。像斐济这样的小国,更是无力。我来自一个小小的村庄,2016年,我们遭受了斐济史上最严重的飓风。我的家园,我的学校,食物、食水和所有积蓄都毁于一旦,生活完全被打乱。我在种植园里不停地走,搜寻食物,却只有绝望和沮丧。我那曾经美丽的村庄,我曾经的家园,如今成了荒凉的废墟。那之后好几个月,夏天越来越热,土壤越来越干,种不出任何东西。树木不再结果,水源逐渐干涸,鱼虾一一死去。我感到痛苦,不想上学,没有安全感。我看着身边所有从绿色转为黄色,又转为枯棕……这是人类消亡的征兆吗?我问自己:那只是一场五级飓风,接下来是什么?我还能活下去吗?我的村庄还能活下去吗?”

演讲结束时,全场部长们起立鼓掌。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一一过来跟小男孩握手。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甚至亲吻了小男孩的脸颊,把他抱起来放在椅子上,全球媒体的闪光灯亮成一片。

“拖堂”后的歌声

今年大会本来比以往各届大会都进展顺利。到会议结束前一天,所有人都眉飞色舞,看来今年大会很有可能是八年来唯一能按时收官的。

但最后大会还是拖堂了13个小时。导致“拖堂”的还是历届大会的“老大难”问题——资金。所谓“损失损害机制”希望由发达国家出资,对发展中国家遭受的极端气候灾难如飓风、洪灾、旱灾等进行资金补偿。

会议在第一周时,资金问题吵得不可开交。欧盟和澳大利亚表示,全球变暖并不能说是极端气候灾难的唯一原因,不能全部由发达国家买单。一位欧盟代表说:“并不是所有灾害都能归因到全球变暖的。”

到第二周,有国家提出,关于该机制的争论要不明年再来谈。发展中国家对这个建议非常不满,尤其是南非,一度威胁说如果不解决资金问题,大家就别谈其他了。

周五,按议程,闭幕大会应在下午三点开始,六点结束。大会主席、斐济总理在两点半紧急约见中国和印度的部长,商讨资金问题。

最终双方都有让步。发达国家同意,《京都议定书》中提到的“适应基金”将成为《巴黎协定》的条款。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在闭幕大会上说,今年是就《巴黎协定》实施细则“做加法”,明年要“做减法”。所谓“做加法”,是把各方意见都写入案文;“做减法”则是寻求共识,消除分歧。“做加法同意,做减法很难,”他说,今年的谈判成果“虽然还有一些不尽人意之处,但平衡地反映了各方的关切”;“2018年的任务还很艰巨”。

熬了整整一夜后的早上七点,大会结束时,能容千人的大会堂已经没剩下多少人。大会主席、斐济总理弗兰克•姆拜尼马拉马也是一脸疲惫。

余下众人拉起手,合唱一首斐济告别歌曲“Las Lei”,大会在悠扬歌声中落幕。

下届大会在波兰“煤都”举行

下一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于2018年12月3-14日在波兰南部城市卡托维兹举行。那将是波兰第三次主办联合国气候大会;上次举办是在2013年。

2013年华沙大会时,就有大量非政府抗议,因为波兰是欧盟最大产煤国。

这次会议举办点——卡托维兹,更是波兰著名的“煤都”,产煤占波兰的98%以上。

“卡托维兹以煤矿著称,但它自己也被严重的空气污染所困扰。实际上,整个波兰都因为产煤导致空气污染严重。这个城市在过去几年已经采取了一些积极措施,煤矿数量有所下降。这并不是因为他们自觉减排,更多是出于经济原因。对联合国气候大会来说,在这里办会有特别意义:它可以意味着告别肮脏的煤炭历史,重新建设更清洁的未来。波兰也许诺将采取更及时的减排行动。我们需要告诉世界,像卡托维兹这样的重煤地区,也能成功转向低碳经济,”非政府组织“气候联盟”的波兰专家厄苏拉•斯蒂芬诺维斯(Urszula Stefanowicz)说。

绿色和平全球总干事詹妮弗•摩根也表示:“波兰作为一个严重依赖化石能源的国家,明年关于巴黎协定规则书和促进性对话的谈判工作会比较艰难。我们希望波兰作为主席国能作出表率,确保各国兑现承诺。”

中国坚守《巴黎协定》承诺的意义是什么?

在未来国际低碳领域中占据一席之地,甚至能引领低碳发展的潮流,目前有以下作用:

气候政策带来环保和经济“双赢”

启动全国碳市场是履约最大支撑

气候政策带来环保和经济“双赢”

《巴黎协定》是经过多次谈判协商在2015年达成,2016年11月正式生效,是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继《京都议定书》后第二份有法律约束力的气候协议,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做出安排。

去年4月29日,特朗普在他上任一百天的庆祝集会上指出:履行《巴黎协定》将导致包括钢铁、煤炭和水泥在内的美国工业生产损失,将在未来10年内给美国带来2.5万亿美元的损失。经济损失的主要原因是,限制温室气体排放会增加能源成本,从而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张俊杰说,特朗普引用的数据有问题:该数据是基于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的研究,这项研究倾向于夸大气候政策的经济影响;即便是该数据没错,研究报告指的是20年成本,而不是10年的;而且,特朗普选择性地忽视了气候政策的正面影响,比如减缓气候变化、改善环境质量、刺激低碳创新等。

其实在世界上,许多大公司根据《巴黎协定》宣布了各自的二氧化碳减排计划和目标。这些计划的一个主要特点是,将“后碳”未来与企业愿景结合起来,从而实现环境保护和公司业务的可持续发展。其中重要的一点是公司如何能从二氧化碳减排中寻找商机。

我国在2017年底启动了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电力行业成为首批纳入碳市场的行业。有机构预测,全国碳排放权配额交易市场市值总规模有望达到1200亿元人民币,若考虑期货等衍生品,交易额规模可达5000亿元。参与企业将迎来发展重大机遇。

启动全国碳市场是履约最大支撑

张俊杰说,中国在不同的国际场合多次发表了支持《巴黎协定》的声明,即使美国退出了巴黎《协定》,中国还是会坚守国际承诺。

场机制应对气候变化、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重大体制机制创新,也有助于激励排放实体低成本完成碳减排目标,是我国实现温室气体排放总量控制和峰值目标的重要手段。此外,还有助于将技术和资金导向低碳发展领域,推动企业发展新旧动能转换,倒逼企业淘汰落后产能、转型升级。

联合国波恩气候大会开幕呼吁什么?

波恩11月6日消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第23次缔约方大会(COP 23)6日在德国波恩开幕。参与本届气候大会的国际社会代表纷纷呼吁加快落实《巴黎协定》规定的各项任务,携手应对全球气候变化。

本届大会主席国为斐济,这是首次由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担任气候大会主席国。由于斐济基础设施不能胜任上万名代表的接待等要求,本届大会改由《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所在地德国波恩承办。

“全球各地为数众多的人们正在遭受气候变化所施加的强大威胁。”作为深受气候变化威胁的小岛屿国家,本届气候大会主席、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表示,各国领导人的职责就是竭尽所能去应对这些威胁,“这意味着要完整地兑现我们的承诺,而非逃避承诺。”

“我们需要勇往直前去实现将于2020年前到期的承诺。在这其中,资金和减排是关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埃斯皮诺萨呼吁在相关议题上尽快取得进展。她表示,本次波恩气候大会期间各国政府的重点工作首先是确保如期拿出《巴黎协定》的实施细则,并使得落实《巴黎协定》所需的工具和手段得到强化。

德国环境部长亨德里克斯重申了德国对联合国应对气候变化工作的支持。她宣布,德国今年将增加5000万欧元用于支持联合国气候变化适应基金。

就在大会开幕同一天,世界气象组织在一份报告中指出,2017年1月至9月的全球平均温度比工业化前时代约高1.1°C。2013-2017年已成为有记录以来最暖的五年期。

“全球气候每年都在变得更暖的事实毋庸置疑,这告诉我们,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需要立即开始,没时间浪费了。报告中的数据再次说明,气候变化前线的人们处境岌岌可危。这种情况必须要改变。”绿色和平全球总干事詹妮弗。摩根(Jennifer Morgan)表示,“今天,当谈判者们走进会议室时,心中就需要敲响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的警钟。是时候履行巴黎协定承诺,实现气候雄心,承担时代赋予的责任了。”

本届波恩气候大会将持续至11月17日。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等领导人预计将出席并发表演讲。而作为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后举办的首次气候大会,美国代表团在本届大会上的表现亦受到各方关注。

巴黎协定内容

《巴黎协定》主要内容:

从环境保护与治理上来看,《巴黎协定》的最大贡献在于明确了全球共同追求的“硬指标”。协定指出,各方将加强对气候变化威胁的全球应对,把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并为把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努力。只有全球尽快实现温室气体排放达到峰值,本世纪下半叶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才能降低气候变化给地球带来的生态风险以及给人类带来的生存危机。

从人类发展的角度看,《巴黎协定》将世界所有国家都纳入了呵护地球生态确保人类发展的命运共同体当中。协定涉及的各项内容摈弃了“零和博弈”的狭隘思维,体现出与会各方多一点共享、多一点担当,实现互惠共赢的强烈愿望。《巴黎协定》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下,在《京都议定书》、“巴厘路线图”等一系列成果基础上,按照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公平原则和各自能力原则,进一步加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全面、有效和持续实施。

从经济视角审视,《巴黎协定》同样具有实际意义:首先,推动各方以“自主贡献”的方式参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积极向绿色可持续的增长方式转型,避免过去几十年严重依赖石化产品的增长模式继续对自然生态系统构成威胁;

其次,促进发达国家继续带头减排并加强对发展中国家提供财力支持,在技术周期的不同阶段强化技术发展和技术转让的合作行为,帮助后者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再次,通过市场和非市场双重手段,进行国际间合作,通过适宜的减缓、顺应、融资、技术转让和能力建设等方式,推动所有缔约方共同履行减排贡献。此外,根据《巴黎协定》的内在逻辑,在资本市场上,全球投资偏好未来将进一步向绿色能源、低碳经济、环境治理等领域倾斜。

扩展资料:

《巴黎协定》是2015年12月12日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通过、2016年4月22日在纽约签署的气候变化协定,该协定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作出安排。《巴黎协定》长期目标是将全球平均气温较前工业化时期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并努力将温度上升幅度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

2019年9月23日,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签署政府令,批准巴黎气候协定,俄罗斯正式加入巴黎气候协定。2019年11月4日,美国开启退出《巴黎协定》正式流程。

2020年11月4日,美国已正式退出了《巴黎协定》,成为迄今为止唯一退出《巴黎协定》的缔约方。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巴黎协定

如何理解巴黎协定2020后将开启全球气候治理新阶段

首先,《巴黎协定》最大限度地凝聚了各方共识,向着《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所设定的“将大气中温室气体的浓度稳定在防止气候系统受到危险的人为干扰的水平上”的最终目标迈进了一大步。必须承认,目前各国提交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还不足以保证21世纪全球温升能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巴黎协定》为此作出了巨大努力。在长期目标上,各方承诺将全球平均气温增幅控制在低于2度的水平,并向1.5摄氏度温控目标努力,以降低气候变化风险;同时邀请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于2018年发布关于1.5度目标的特别报告。为不断提升减排力度,《巴黎协定》明确了从2023年开始以5年为周期的全球盘点机制(global stocktake),包含对减缓行动和资金承诺等比较全面的盘点,促进未来各国逐步提升气候雄心,弥合实际气候行动与目标之间的差距。可以说,《巴黎协定》为将来实现进一步强化减排的目标指明了方向,提供了制度安排。考虑到目前国际政治、经济、生态和排放格局的变动所造成的各国利益的巨大分歧这一现实,《巴黎协定》的成果是有力度的,来之不易。

其次,《巴黎协定》将全球气候治理的理念进一步确定为低碳绿色发展。全球气候谈判的历史,实际上是全球从过去依赖化石能源的经济形态向去碳化的低碳绿色经济发展的历史。但这一进程的演变十分艰难。其中既有传统能源行业抵制的原因,也有新能源行业技术、体制不完善的因素,更与未来全球发展方向不清晰有关。《巴黎协定》的通过,展示了各国对发展低碳绿色经济的明确承诺,向世界发出了清晰而强烈的信号:走低碳绿色发展之路是人类未来发展的不二选择,绿色低碳成为未来全球气候治理的核心理念。

第三,《巴黎协定》奠定了世界各国广泛参与减排的基本格局。《京都议定书》只对发达国家的减排制定了有法律约束力的绝对量化减排指标,发展中国家的国内减排行动是自主承诺,不具法律约束力。根据《巴黎协定》,所有成员承诺的减排行动,无论是相对量化减排还是绝对量化减排,都将纳入一个统一的有法律约束力的框架。这在全球气候治理中尚属首次。

第四,《巴黎协定》标志着国际气候谈判模式的转变,即从自上而下的谈判模式转变为自下而上。1990年世界气候谈判启动以来,遵循的是保护臭氧层谈判的模式,即自上而下模式,先谈判减排目标,再往下分解。《巴黎协定》确立了2020年后,以“国家自主贡献”目标为主体的国际应对气候变化机制安排。这是一种典型的“自下而上”的谈判模式。模式的转变对未来全球气候治理影响深远,值得高度关注。

关于气候谈判在即还是巴黎协定承诺兑现?和巴黎气候协定签订时间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不知道你从中找到你需要的信息了吗 ?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信息,记得收藏关注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