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内容详情

蓝光发展质押违约股权频遭司法拍卖冻结净亏损逾期债务,蓝光发展股票拍卖最新消息

2022-11-21 5 adminn8
蓝光发展质押违约股权频遭司法拍卖冻结净亏损逾期债务,蓝光发展股票拍卖最新消息

站点名称:蓝光发展质押违约股权频遭司法拍卖冻结净亏损逾期债务,蓝光发展股票拍卖最新消息

所属分类:新闻资讯

相关标签: # 蓝光发展质押违约股权频遭司法拍卖冻结净亏损逾期债务

官方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网 5118

进入网站

站点介绍

今天给各位分享蓝光发展质押违约股权频遭司法拍卖冻结净亏损逾期债务的知识,其中也会对蓝光发展股票拍卖最新消息进行解释,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现在开始吧!

本文目录一览:

蓝光发展计提减值29亿上半年预亏46亿 千亿销售额下降过半逾期债务388亿

曾经的房地产“黑马”蓝光发展(600466.SH)深陷经营债务危机。

7月14日,蓝光发展发布2022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将亏损46亿元左右。其中,公司计提了约29亿元的减值损失,主要为存货跌价准备。

蓝光发展曾是四川房企一哥,2015年上市以来快速扩张,2020年合同销售额突破千亿,2021年仍名列中国房地产百强第21位。

债务违约下,蓝光发展相继出售资产回笼资金,推进债务重组以求自救。

逾期债务本息近388亿

蓝光发展是四川房企一哥,2015年从蓝光控股集团拆分独立上市。从扩张速度来看,蓝光发展堪称“黑马”。

2015年至2019年,其销售规模从183.7亿元增至1015.37亿元,四年增长5倍多;营收规模从176亿元增至391.9亿元,归母净利润从8.05亿元增至34.59亿元,业绩高速增长。

2020年,蓝光发展的合同销售额突破千亿,达到1035亿元,市值也一度接近400亿元。2021年,蓝光发展连续第14年荣获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名列第21位,位列百强房企成长性第4位。

规模急速增长的同时,债务压力同步攀升。数据显示,公司2018年负债总额还只有1238亿元,到2020年负债总额已达2119亿元,两年增加负债881亿元,2020年资产负债率已达82.04%。其中,有息负债在2017年之后迅速攀升,当年仅为306亿元,2018年增长75.32%,2019年增长7.31%,2020年则增长19.33%至722亿元。

而同期,公司融资成本也在上升,经营性现金流回速放缓,导致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截至2022年6月30日,公司累计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合计387.75亿元(包括银行贷款、信托贷款、债务融资工具等债务形式)。

债务违约下,蓝光发展相继出售资产回笼资金。在2020年9月,公司就以9亿元将迪康药业出售给汉商集团、去年2月将上市不到一年的蓝光嘉宝服务大部分股权以48.47亿出售给碧桂园服务。截至2021年末,公司总资产为1745亿元,同比下降32.4%。

但通过变现资产化解危机的方式,还不足以应付接连到期的债务。目前,蓝光发展正在积极推进债务重组。

值得一提的是,6月22日-7月8日期间,公司控股股东蓝光集团所持股份再被司法拍卖,累计成交的股份数量为4.0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36%,已累计被拍卖5.27亿股。

销售“腰折”亏损加剧

在房地产行业下行周期下,蓝光发展的销售也出现了量价下滑。

2020年公司销售额超过千亿,2021年仅实现销售额465.62亿元,同比下降55.03%,销售面积505.80万平方米,同比下降58.03%。

从整体业绩来看,2021年,蓝光发展仅实现总营收201.16亿元,同比下降53.17%;归母净利则由盈转亏138.34亿元,同比下降518.92%。

进入2022年,公司经营情况仍未得到改善。公司预计2022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6亿元左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43亿元左右。

对于亏损加大,蓝光发展表示,受前期房地产政策调控以及公司债务风险影响,报告期内公司完成售房履约义务并纳入结算的项目销售毛利较低;同时,为维持公司持续经营,确保项目交付,各项运营支出仍在持续发生;另外,因公司部分项目非正常停工影响,本期费用化利息支出较大;公司美元债因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下降的影响产生汇兑损失约2.5亿元。受上述因素影响,公司2022年上半年度预计经营亏损约19亿元。

此外,蓝光发展称,今年以来支持房地产行业发展的政策陆续出台,但政策落地以及向市场的传导需要一定时间,公司所处的经营环境及融资环境尚未得到实质性改善。基于当前的房地产市场环境及资金流动性风险加大,客户购房预期降低,结合公司项目所在的城市市场情况,加之公司债务违约等风险影响,公司计提了约29亿元的减值损失,主要为存货跌价准备。

对于2022年度业绩展望,蓝光发展董事长、总裁杨武正称,从政策效果上看,目前房企资金压力尚未得到实质性改善,市场信心还未完全修复。在宏观政策调整及市场进一步向好的情况下,公司将积极改善公司流动性,提升盈利能力。

观察|债务违约高管出走,曾经“四川房企一哥”蓝光何去何从

曾有“四川房企一哥”之称的蓝光发展(600466.SH)目前陷入了资金紧张、核心高管离职以及债券违约的局面。而蓝光发展实际控制人杨铿的儿子杨武正也在近期接过了公司董事长和总裁的位置,但市场对这家在风口浪尖的公司也有着担忧:年仅26岁的杨武正是否能够力挽狂澜,公司的未来将如何?而这些都是杨武正需要解决的问题。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若蓝光发展不能在短期内解决资金问题,那么公司将陷入债务全面违约的爆发阶段。

融资依赖非标,一季度末有息债务达790.6亿元

2015年,蓝光发展成功借壳上市,当年销售额为183亿元,到了2019年公司的销售额达到了1015亿元。用了四年公司的销售额破千亿,当时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黑马房企。

然而,蓝光发展在跨进房企千亿俱乐部之后,其销售额就几乎停滞不前。2020年蓝光发展的销售额为1035亿元,与2019年的销售额近乎持平。

按照克而瑞研究中心披露的数据,2021年前5个月,蓝光发展的销售额累计达到446亿元,同比增长23%。从目前的销售额情况来看,公司的销售是没有问题的。

但进入2021年以来,蓝光发展的负面消息不断。包括非标逾期、撤离上海总部、大幅裁员、出售物业公司回笼资金以缓解自身资金压力,尤其再加上其表内外债务压力的显现,这一切都使得蓝光发展的资金链非常紧张。

从蓝光发展目前的基本面来看,公司股东的质押比例一直较高,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被冻结的股份约3.9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约22.44%,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2.86%。而质权方包含多家信托公司,这就说明公司股东资金链较为紧张而且有一定的非标融资依赖度。

公开可查询的资料披露,6月份以来蓝光发展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份因股票质押出现违约而被司法冻结,同时公司旗下的子公司蓝光和骏被平安不动产旗下的投资公司申请司法冻结以做财产保全。

虽然无法得知蓝光发展的表外债务数据,但从其2020年的年报和2021年一季报披露的数据中可以发现,有息债务分别为780.25亿元和790.6亿元。而应付票据分别为59.77亿元和78.45亿元。

另外,从公司存货来看,截至2020年底,蓝光发展的账面存货价值为1696亿元,其中已完工开发项目、在建开发项目和其他存货金额分别为194亿元、1502亿元和0.4亿元。若以账面价值计算,剔除预收账款后公司的未售货值约906亿元,有机构测算过,若按2020年毛利率进行成本加成,蓝光发展的未售货值可能在1220亿元左右。但需要指出的是,这些仅为估价,在实际的资产处置中会出现打折的情况,实际变现能力不足,这些对于其短债的偿还能力有限。

公司存在自由现金流缺口,可动用资金仅2.07亿元

蓝光发展发家于四川省成都市,因而其大部分的土地储备都在成渝圈内和三四线城市。截至2020年底,公司持有待开发土地面积为568.95万平方米,其中权益占比为72.4%左右;非权益部分既有房企合作伙伴,也有金融机构的明股实债。土地储备在西南区域、华中区域、华东区域、华北区域和华南区域占比分别为40%、33%、10%、8%和9%。其中,西南区域占比最高。

虽然蓝光发展在2020年上半年调整了土地结构,聚焦新一线、二线及强三线城市;调整拿地节奏,向市场好、周转快、能力强的区域倾斜。但仍有部分金融机构认为,公司土地储备偏向城市能级偏低的城市,回款存在压力,去化水平不高。而且拿地溢价较高,盈利空间较薄。

有参与过蓝光发展尽调的金融机构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蓝光发展的回款进度弱于拿地强度,这样造成了公司持续存在自由现金流缺口。在缺乏现金流的情况下,公司继续采取高杠杆、高非标占比和高融资成本的债务融资,推高了公司的债务规模,导致资金流动性承压。加之债券密集到期,存在较高的集中兑付风险,虽然公司也卖了一些资产,但是短期这种处置资产的举措并无法解决密集到期的偿债压力,所以使得如今的公司陷入了债务违约的局面。

尽管蓝光发展强调,控股股东杨铿及其一致行动人具备相应的资金偿还能力,还款资金来源为其自有资金,其偿还能力强,不存在流动性风险,由此产生的质押风险在可控范围内。但以目前发生的事实来看,蓝光发展手中可自由动用的资金仅有2.07亿元,而截至7月12日,蓝光发展累计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合计45.44亿元,手持货币资金完全无法覆盖其现有的债务。

核心高管辞职,评级机构预计公司将全面违约

债务危机还未解决的蓝光发展,还面临着核心高管辞职、人事动荡的局面。

7月5日晚间,蓝光发展公告,公司董事会近日收到公司总裁迟峰及首席财务官欧俊明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书。在此时刻,公司的关键人物纷纷辞职,用的原因都是“因公司整体安排”。二人辞任之后,仍担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

事实上,在CEO迟峰宣布离职之前,6月4日,蓝光发展宣布公司董事长杨铿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公司董事会改选杨武正为董事长。这意味着,杨铿将其26岁的次子杨武正推向了前台。

一个月后,蓝光发展宣布,经董事长提名,同意聘任杨武正为公司总裁(法定代表人)。也就是说,杨武正成为了公司的董事长兼总裁。

对于此举,此前有分析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杨铿的这一举措是为了和上市公司做彻底切割。“假设在目前蓝光发展的这些债务中,杨铿有连带担保责任,他拿自己的信用去为上市公司融资。那么如果一旦还不上钱了,杨铿只会有其个人的诉讼,现在切割之后不会牵连到上市公司。”

在评级机构的眼中,蓝光发展目前已无法对未来三个月到期的33亿元境内债券进行偿付。

7月13日,标普全球评级将蓝光发展的长期主体信用评级从“CCC-”下调至“D”。同时,将该公司优先无抵押债券的长期债项评级从“CC”下调至“D”。

标普认为,蓝光发展未能偿还2021年7月11日到期的中期票据,本息共计约9.68亿元。标普表示,鉴于该公司极疲弱的流动性状况,预计其将无法在规定的10天宽限期内完成偿付。

标普于报告中提到,蓝光发展的逾期银行贷款和信托贷款约有36亿元,突显了公司紧张的流动性状况。由于信托公司提交申请,公司的项目股权也在近几个月被法院冻结。同时,项目处置进度也不及预期,未能给公司带来充足的流动性来源。截至2021年6月30日,蓝光发展公布仅有2.07亿元可用现金。

因此,标普预计蓝光发展将全面违约。预计该公司不会对未来三个月到期的33亿元境内债券进行偿付。公司未能偿付前述中票,亦将引发这些债券中的多数债券以及境外债券的交叉违约。

国通信托蓝光项目兑付了吗?

再遭“股债双杀”,蓝光发展的“危急存亡之秋”!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

原创 黄海

四年时间从百亿到千亿,蓝光发展正在为逆势扩张付出代价。6月1日,因大股东质押股权遭强制处置,蓝光发展再次遭遇“股债双杀”。暴跌背后,蓝光发展正在经历兑付危机。先后将迪康药业和蓝光嘉宝转手后,蓝光仍要面对高达120亿的非标融资压力,曾经的增长密码,变为入口的毒酒。“危急存亡之秋”,蓝光发展会步泰禾的后尘吗?

三年前,蓝光发展董事长杨铿曾拿公司和川藏线类比,“如果房地产业以前是在高速路上行驶,那么在新的形势和环境下,像在川藏路上前行。”

6月1日,蓝光发展披露公告,因大股东蓝光集团以持有蓝光发展股票进行质押融资,金融机构将根据协议约定将对相关质押中的股票进行强制处置。

据公告,6月23日至12月22日期间,上述债权人将通过交易所集中竞价方式对质押证券进行违约处置,计划减持不超过6069.86万股,占蓝光发展总股本2%。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股票遭强制平仓或因蓝光集团债务到期,未能按时偿还。

受消息影响,蓝光发展再遭股债双杀,6月1日收盘,蓝光发展收报3.54元,跌幅高达6.84%;20蓝光02净值跌至50,跌幅高达21.88%。

据知情人士爆料,目前多家金融机构纷纷下调蓝光发展的融资余额。此外,蓝光发展还在与三家信托公司谈判,其中包括兴业信托。据了解,兴业信托已动用自有资金池帮助蓝光发展兑付了千万规模本息。

四年时间完成从百亿到千亿的跨越之后,蓝光发展头上的隐雷正在倒数读秒。

蓝光发展2022年会不会被ST

会。2022年1月25日,四川蓝光发展(600466)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蓝光发展”)发布关于控股股东股份冻结的公告。公告显示,截至2022年1月24日,蓝光发展控股股东蓝光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蓝光集团”)持有蓝光发展股份约14.94亿股,占蓝光发展总股本的49.22%。其中约2.26亿股无限售流通股被执行司法冻结,占其所持股份的15.11%,占蓝光发展总股本的7.44%。本次蓝光集团被冻结股份的冻结申请人为中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冻结原因为股票质押违约。

蓝光发展质押违约股权频遭司法拍卖冻结净亏损逾期债务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蓝光发展股票拍卖最新消息、蓝光发展质押违约股权频遭司法拍卖冻结净亏损逾期债务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