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内容详情

经济明显过热,美银美联储别无选择,只能引发欧洲严重衰退,美联储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2022-11-24 6 adminn8
经济明显过热,美银美联储别无选择,只能引发欧洲严重衰退,美联储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站点名称:经济明显过热,美银美联储别无选择,只能引发欧洲严重衰退,美联储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所属分类:新闻资讯

相关标签: # 经济明显过热 # 美银美联储别无选择 # 只能引发欧洲严重衰退

官方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网 5118

进入网站

站点介绍

今天给各位分享经济明显过热,美银美联储别无选择,只能引发欧洲严重衰退的知识,其中也会对美联储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进行解释,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现在开始吧!

本文目录一览:

美联储犯下了哪些错误,才引发了美经济的“严重衰退”呢?

美联储的超发货币、没有加强对于美国财政支出的管控以及随意采取加息政策,都导致美国经济出现了严重的衰退。

对于美国经济发展来说,美联储绝对是一个绕不开的机构,因为如果没有美联储,美元霸权体系就不可能存在,如果在美联储犯下严重错误之后,也给美国经济的发展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一、美联储的超发货币政策给美国经济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由于美联储掌握着美元货币的发行权,这使得美联储可以随意通过发行货币来解决债务问题。不过随着货币的数量变得越来越多之后,美国国内的物价水平必然会出现明显的提高,当物价水平超过了民众的承受能力之后,美国的经济必然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和伤害。

二、美联储没有加强对于美国财政的管控,才导致美国经济出现了问题。

为了维护自身的全球霸权思想,美国才会不断增加自身的财政支出,只不过美国的赚钱能力毕竟有限,这使得美国赚的钱根本没有办法解决开支问题。由于美联储没有及时加强对于美国财政支出的管控,所以才导致美国欠下的债务才会变得越来越多,从而导致美国受到了巨额债务的影响。

三、美联储随意采取加息政策,导致美国经济受到了伤害。

对于经济发展来说,盲目的加息政策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因为当美联储采取加息政策之后,各行业的资金必然会流向美债产品,如果其他行业缺少足够的发展资金,那么必然会导致美国经济出现崩盘的情况。如果美联储不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加息行为,那么美国经济必然会受到严重的拖累。

我希望美联储能够对美国经济的发展负起责任,因为如果肆无忌惮的发行货币,必定会引发严重的金融混乱。

这就是为什么美联储可能会加大加息力度

2022 年 5 月,通货膨胀以 40 多年来最快的速度飙升,推动美联储采取更激进的加息步伐以减缓其速度。尽管有人担心这可能导致失业率飙升,但一项鲜为人知的经济指标表明,美联储可以在不造成太大经济痛苦的情况下这样做。

美联储最近几个月已经两次加息以抑制通胀——包括在 5 月初加息 0.5 个百分点。然而,美国劳工统计局 6 月 10 日报告称,消费者价格指数从 4 月份的 8.3%升至 8.6% 。这高于 8.2% 的经济预测和自 1981 年 12 月以来的最高读数。

换句话说,到目前为止,美联储的行动似乎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

但进一步提高利率可能是有代价的,经济学家担心,过快的加息可能会阻碍经济增长,导致经济衰退和失业率飙升。

经济学家和投资者数周以来一直在敦促美联储采取更加积极的态度。

他们的主要论点是,通胀飙升至少部分是美联储和联邦政府的错。美国政策制定者采取了非常积极的刺激计划,以缓冲COVID-19对经济的冲击,大约4.6 万亿美元的刺激资金最终导致对商品和服务的总体需求增加,这在供应链一团糟的同时推高了价格。

雪上加霜的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导致石油和天然气价格飙升。

与此同时,美联储被指责在采取本可以帮助更快抑制通胀的政策行动方面行动迟缓,回想起来,即使是 5 月份 0.5 个百分点的加息似乎也很弱。

在美联储的辩护中,它有充分的理由保持谨慎。美联储有所谓的双重使命,不仅要控制通胀,还要促进就业最大化。

问题是,旨在降低通胀的行动可能会导致失业率上升。

因此,美联储一直专注于执行所谓的软着陆,在这种情况下,它提高利率足以减缓通胀,但不会导致经济陷入衰退,这可能会导致职位空缺减少和更多美国人失业.

但 纽约州立大学旧韦斯特伯里分校经济学助理教授Veronika Dolar 认为美联储现在有两个重要的理由可以抛开谨慎态度。

首先是最新的通胀数据告诉我们的,失控的通货膨胀对经济来说是可怕的,对消费者来说也是非常痛苦的,因此美联储别无选择,只能不惜一切代价将其降下来。

另一个与所谓的贝弗里奇曲线有关,这是经济学家用来分析劳动力市场的工具,并且越来越受到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和其他人的监控。

贝弗里奇曲线着眼于失业水平与空缺职位数量之间的统计关系。这条曲线背后的想法很简单:当职位空缺很多时,劳动力市场非常紧张,而且很容易找到工作,导致失业率极低。另一方面,在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职位空缺数量少,就业难度大,失业率高。

5 月,美国有1150 万个职位空缺,有 600 万失业者。这个接近2-1 的比率非常高——有记录以来的最高值。相比之下,在新冠大流行之前,当劳动力市场非常稳固时,每两个失业者只有一个职位空缺。贝弗里奇曲线使用利率,因此它目前显示 7.3% 的职位空缺率高于 3.6% 的失业率。

从 历史 上看,职位空缺的减少——例如经济放缓导致的——与失业率的上升相对应,反之亦然。但是新冠大流行已经极大地改变了现有的模式,看起来失业对职位空缺率的变化没有那么敏感。这意味着美联储可以更加积极地提高利率以抑制通胀,而不必担心经济放缓导致的职位空缺下降会导致失业率急剧上升。

也就是说,我们还应该记住,最新的数字代表了一个滞后指标。美联储的政策需要时间才能在数据中体现出来,而且据我们所知,加息已经产生了影响。

不过, Veronika Dolar 相信美联储有充分的理由采取更激进的行动——因此,如果美联储在 6 月中旬的下次会议上将利率提高 0.75 个百分点,请不要感到惊讶,这将是自 1994 年以来的最大增幅。

美联储激进加息,恶化全球经济前景,这是否为病急乱投医?

这个情况确实属于病急乱投医,但美联储也必须选择这样做。

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如果美联储选择继续加息的话,这个行为一定会引起全球范围内的经济恶化,甚至可能会导致全球经济衰退。如果美联储选择不加息的话,因为美国当地的通货膨胀已经非常高了,这不仅意味着美国的经济发展过热,同时也意味着很多人的生活质量会因此而受到影响,更意味着美国的经济发展可能会存在更大的危机,所以美联储不得不选择主动加息。

美联储的加息导致全球经济的前景恶化。

在美联储加息之际,我们可以发现不仅很多国家的货币在进一步贬值,全球范围内的股市也在进一步暴跌。与此同时,几乎所有的资产的价格都在进一步缩水,这个问题也会导致全球经济进一步恶化,甚至已经导致部分国家出现了相应的经济危机。

这个行为确实属于病急乱投医。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不管美联储是否想选择主动加息,而在美联储面前的选择可能只有加息这一条路了。特别是在通货膨胀没有办法得到有效遏制的时候,美联储能做的事情只有大幅度的加息行为。在美联储加息以后,这个方式可以有效遏制大家的消费需求,同时也可以保证市场上的供需关系相对稳定,所以这个方式几乎是破解通货膨胀的唯一方式。

与此同时,因为美联储的加息会导致通货膨胀进一步流到其他国家和地区,所以我们可以把这个行为理解为美联储的转移矛盾的方法。对于其他国家来说,很多国家不得不主动应对通货膨胀所带来的各种经济困扰,有些国家甚至会因此而出现严重的经济衰退的现象。

“末日博士”鲁比尼预警美股可能暴跌40%,对全球经济会有何影响?

美国暴跌的话对我国应该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的。

如果美联储想恢复2%的通胀目标,就不可能避免经济硬着陆。鲁比尼预测,在美联储本周将利率上调75个基点后,11月和12月的政策会议将继续将利率上调50个基点,年底联邦基金利率将达到4%-4.25%。更严重的是,持续的通货膨胀意味着美联储可能“别无选择”,只能进一步将利率推至5%。供应链和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冲突等叠加因素将使美联储更难维持低经济增长和失业率,同时应对经济衰退。

你也可以理解为,因为美联储的加息将直接导致市场货币流动性的减少,所以这种行为肯定会导致许多公司的股价进一步下跌。在此之前,对于那些大幅增长的能源企业和科技企业,其市盈率普遍较高,因此这些企业的回收率将至少达到30%。由于美联储加息,一些科技公司的市值甚至增加了数千亿美元。美国股市崩盘导致全球股市崩盘,直接影响到全球股市的崩盘,导致全球财富蒸发和全球资本市场动荡。

美国股市的崩盘将影响全球经济,而美国股市崩盘导致的全球股市崩盘将进一步影响全球经济。在全球资本市场崩溃之后,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将会显现。股票市场通常比经济早六个月左右。当美国股市暴跌,导致全球股市暴跌时,也就是说,全球经济问题将在六个月后发生。因为疫情在欧洲和美国蔓延,直接影响到欧洲和美国的经济。当欧洲和美国经济衰退时,肯定会导致全球经济衰退。

如果美联储想要解决通货膨胀问题,它需要严格提高利率。在加息过程中,美国的经济发展将受到负面影响,资本市场将缩水一万亿美元,这也是美联储在加息时必须面对的成本。

美国经济正面临巨大风险,却无人关注

情况似乎好得难以置信。

现在,美国有个难得的机会以非常低廉的利率借款,即便总债务负担迅速上升,总利息支出却在持续下降。美国可以为有价值的项目大手笔投钱,而不必承担通常会重创联邦预算的利息支出激增风险。

但拉里·萨默斯明确指出,只有一个问题仍然需要保持警惕。萨默斯曾经在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政府担任财政部部长,他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对利用当今超低利率扩大联邦借贷,向基础设施、绿色能源和 社会 项目进行投资的支持。他认为,债务规模和赤字规模的重要程度远不如债务成本。

萨默斯在他的蓝图上提出了关键的警告。美国财政部只有将战略重点放在以当前长期利率借款(目前利率处于 历史 最低水平),并且锁定遥远未来可承受的支出,才能够规避巨大风险。让萨默斯震惊的是,美国政府恰恰采取与之相反的危险策略,即用隔夜债务为长期债券融资。

“实际上,政府现在拥有的是用浮动利率短期负债,而不是长期固定利率负债。”8月13日萨默斯接受彭博电视(Bloomberg Television)的《华尔街周报》(Wall Street Week)采访时表示。“在极度不确定的时刻,在很多人认为利率非常低的时刻,增加短债的决定似乎很奇怪。”

萨默斯特别谈到了美联储的“量化宽松”(QE)政策,即利用日常借款工具购买当前发行的大量长期国债。购买规模高达每月800亿美元。美国每年可以省下数百亿美元,因为这些国债利息会以闭环方式直接返还给美国财政部。但该计划很容易适得其反。美国支付的隔夜利率极低,目的是防止新产生的、用于购买美国国债的资金流入新增贷款从而加剧通胀。

具体而言,美联储正在吸引金融机构将“超额准备金”纳入其资产负债表。现在,美联储只需要支付0.15%的超低利息就能够增加货币供应量,同时还可以遏制通胀。

然而这条路的前方有很大可能存在危险。经济从封锁中持续复苏,导致当今强大的通胀压力持续,甚至还可能恶化。美联储被迫为4.2万亿美元的银行准备金支付更高利率,才能够阻止大量资金流入 汽车 、住房和消费贷款从而推高物价。额外费用将大大增加联邦预算的利息支出。

由于美联储将减少买入新发行债券,也会减少央行向财政部提供的实际“补贴”,进一步打破脆弱的平衡。到目前为止,史上最低的债券收益率,加上美联储购买大量新发行国债再将利息返还给财政部的招数,导致债务激增的同时美国国债收益率不断下跌。而且美联储的做法推动困境愈发迫近。只要出现一阵通货膨胀,就可能导致这一特别平衡举措的崩溃。

历史 上最大的

可调整利率贷款(ARM)

萨默斯所指的美联储“古怪”道路,只是造成高压状况极端危险的部分原因。美国财政部也在为应对新冠疫情承担的巨额刺激支出提供大量资金,短期国债到期时间短则四周,长则一年。总体来说,2019年年底以来美国联邦债务增长了30%,达到22.2万亿美元,其中约一半的支持基础为美联储隔夜借款、12个月或更短时间到期的债券或浮动利率证券。

正如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经济学家约翰·科克伦所说: “美国当前面临的危险,与2006年房地产泡沫期间用可调利率抵押贷款买房的美国人一样。”

现在,全球最大的经济体正在操作史上最大的可调整利率贷款。简言之,美国正在冒着巨大风险人为压低当前利息支出,使财政状况看起来比实际情况稳定些。萨默斯呼吁美联储“结束量化宽松”,主要因为该计划与快速滚动的信用支持多年期债券并不匹配。

7月底的美联储会议上,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Open Market Committee)的大多数成员都主张从今年晚些时候开始逐渐退出量化宽松。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的经济学家预测,美联储将在11月开始逐渐退出,每月将买入的美元金额减少85亿美元。

众所周知,美联储可以继续通过巧妙手段让美国保持当前的轨道。但前提是通货膨胀只是短期现象。7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上涨5.4%,涨幅为2008年8月以来最大。美联储预测2021年全年CPI将增长3%,远高于2%的平均目标。除了促进充分就业,美联储的首要任务是确保物价稳定。

如果通胀继续,要维持物价稳定可能会对美国的可调整利率贷款融资进行大规模利率调整。如此调整可能导致债务年度利息支出出现美国 历史 上最大规模的激增,从表面上合算变成惊人昂贵。拉里·萨默斯的警告便会成真。

美国财政部短期内为大部分

由新冠病毒推动的支出提供资金

美国为抗击新冠疫情承担的新债务加大了未来的财政风险。尽管现在美国财政部正转向长期借款,但一两年后到期债务将增加数万亿美元,使得美国更容易受利率突然上浮影响。

2019年12月底,联邦政府欠的“公众债务”达17.2万亿美元。此类债务包括个人、公司、外国政府和12家联邦储备银行持有的美国国债。其中,2.4万亿美元是期限为四周到一年的短期国债,占比14%。9.3万亿美元是至少两年期最长到基准10年期的中期国债,占比58%。20年期和30年期国债为2.4万亿美元,占债务总额14%。总的来说,美国超过72%的借款是中长期国债。

美国为新冠疫情承担巨额突发开支和借款时,相对谨慎的形象发生了根本性转变。从2019年年底到2020年8月,美国财政部大幅亏空,发行了惊人的2.7万亿美元短期国债,平均每两个月滚动一次。其每4美元新借款中就有3美元为短期国债。

相比之下,美国财政部只卖出了1.4万亿美元的中长期国债,收益只有风险更高的短期国债一半。(债券发行数据均为同期到期的美国国债净值。)

截至2020年8月,短期国债借款总额所占份额跃升超过10个百分点,达到23.4%。加上浮动利率债券,一年期以内的国债和与短期利率挂钩的国债比例从四分之一跃升到未偿债务的三分之一以上。

2020年前三个季度,联邦债券平均到期日从69个月降至62个月,为史上最大突然降幅之一。

此后,美国财政部调整了方向,大幅减少发行一年内短期国债,并扩大期限较长的中长期国债发行规模,逐步恢复“未偿还债券”平衡。美国财政部的债务管理办公室(Office of Debt Management)在截至6月30日的联邦政府三季度更新报告中详细介绍了相关趋势。

报告中包括了截至本财年9月底的新债务发行预测。据其预测,截至9月30日的12个月内,美国财政部将回收7420亿美元的短期国债,金额超过新发行短债。

2021财年近2万亿美元的新增借款总额中,有1.45万亿美元将由到期时间为五年或五年以上的中期国债以及到期时间为20年和30年的长期国债提供。美国正在重新走上更保守也更传统的道路,依靠较长期债券筹集近四分之三新借款。

弹指间,美国债务平均到期期限就已经回升至新冠疫情爆发前的69个月。

虽然美国财政部将债券期限恢复到危机前水平是一件好事情。但问题是:即使比例保持在过去的水平,现在美国短期未偿债务还是比2019年年底多得多。看实际金额比看占比更重要。

截至7月,美国欠下的短期国债金额达6.6万亿美元,还要加上浮动利率债务,比2019年12月持有的各类短债多出2万亿美元。由于短期国债比例已经恢复正常,四季度美国财政部将再次发行短期国债。

从现在起,美国财政部可能继续出售短期国债和浮动利率债券,以维持公众持有总债务30%的份额。未来几年,财政部每年要借入约2万亿美元,为庞大赤字提供资金。

因此,两个月至一年期美元债务和浮动利率债券将继续快速增长,原因都是新冠疫情应急资金大幅提升了整体负债水平。与18个月前相比,6.6万亿美元且不断增长的债务需要不断展期或重设利率,使得预算更容易受到通货膨胀爆发和利率上升影响。

美联储可能面临银行准备金成本大幅提升,所以必须遏制通胀。

新增万亿短期借款给美国的财政路径造成了新风险。美联储为防止银行将新供应资金注入信贷体系而引发经济过热所采取的政策,可能导致利息负担急剧上升。如今,美联储以快速增加货币供应闻名,其挑战是阻止货币超级宽松时代万亿资金通常会产生的作用,即加剧通货膨胀。

美国财政部通过向金融机构出售中长期债券筹集资金。与此同时,美联储将发行美元存入自己的账户,从而产生新资金,然后再用新资金从银行购买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增加货币供应量,增加家庭和企业的信贷供应。

如此一来,贷款人就有更多的流动性为信用卡余额和住房贷款融资。客户将美元存入支票账户,银行将新存款的一部分出借以获得更多的存款,从自身和竞争对手银行获得更多的贷款继而形成循环,扩大整个经济体内的消费者和商业支出。

过去,如果金融机构刚从财政部买入国债再迅速发行,美联储不会买入。之前美联储购买的金额刚好够在经济复苏时提供额外信贷。通货膨胀迫在眉睫时,美联储以诱人的利率向银行出售国债,以收回争相竞购商品和服务的过剩美元。

银行资产负债表上持有大量美国国债作为储备,贷款需求增加时将其中一部分出售给美联储。但2008年10月金融危机最严重时启动的量化宽松计划改变了这一模式。某种程度上,量化宽松的目标是将长期利率维持在极低水平,提振房屋、股票和其他资产价格,增加家庭和企业的财富。

在量化宽松政策下,美国财政部发行了更大规模的中期国债(两年期至10年期)和长期国债(20年期至30年期),而美联储则吞下了其中绝大部分份额。

截至2021年8月中旬的12个月内,美联储买入了9780亿美元的中长期国债。据我估计,在到期时间不低于五年的约1.2万亿美元国债中,美联储购买的份额超过了80%。总而言之,2016年年中以来,美联储持有的两类较长期债券金额已经翻了一番,达到4.7万亿美元。

美联储买入的中长期国债都计在其规模庞大的资产负债表资产端。请记住,美联储从银行手中购入的国债就是银行刚刚从美国财政部买入的。

实际上,银行只是将债券转售给美联储。金融机构很清楚,美联储将对刚刚收购的中长期国债进行清理,还提供中介佣金。“这是利率如此低廉的原因之一。”佛罗里达大西洋大学(Florida Atlantic University)的经济学和货币政策教授威廉·路德说。“银行都知道,美联储会立刻按当前高价买下银行想出售的美国国债。”

美联储正在动用数以万亿计的新增资金从银行购买创纪录的美国国债。如果过去一年银行将美联储近1万亿美元的资金转化为新贷款,物价就会飙升。“美联储需要杠杆确保货币供应量大幅增加,且不会转化为新增银行信贷。”路德指出。“美联储的目标是钳制资金,避免资金流入信贷体系导致通货膨胀。”美联储强大的工具就是:支付存款利息。

多年来,受准备金余额利率(IORB)波动影响,美联储为隔离资金而支付的费用差异巨大。金融危机之后六年里,该利率仅为0.07%到0.15%。但随着2018年经济好转,准备金余额利率跃升至2%,2019年1月至8月徘徊在2.4%之上。

就在去年2月,该利率仍然为1.58%。去年将联邦基金利率削减至接近零,将准备金余额利率拉回到现在的0.15%左右。

为什么银行愿意存入数万亿准备金只获得如此微薄的利息?路德指出,原因之一是银行别无选择。巴塞尔规则要求银行资本与风险加权资产比率非常高,风险加权资产也包括根据违约风险调整的贷款。

第二个原因是,尽管准备金余额利率听起来很低,但美联储通常会做一些安排,使其略高于银行间借贷的联邦基金利率。此外,银行向美联储收取数万亿美元利息时,不用承担通常的风险。路德说:“银行放在美联储的准备金完全安全,这笔钱不存在违约风险也不需要提供服务。尽管其收益很低,但仍然具有竞争力。”

“合并资产负债表”的魔力

当前的财政故事,是美联储前所未有地出手援助美国财政部的传奇。美联储创造数以万亿计的新资金,在量化宽松政策下购买财政部出售给银行的创纪录的长期债务。如今,美联储持有4.7万亿美元的中长期国债。如此一来,美国财政部不用欠外人,而是欠美联储。

两个部门都并入政府的综合资产负债表,也就是说美国欠自己的钱。美联储从财政部收取的利息,都会直接返还给财政部。这一安排将可能是巨额利息的账单最后变成了虚拟的洗牌。

以下是我对美联储流向财政部资金流的估计。2020年,美国财政部向美联储支付了其持有4.7万亿长期国债的约2%收益,即940亿美元。对美联储来说,购买美国国债确实要付出代价,但就目前而言代价很小。

美联储只有支付利息,防止其交给银行用于购买中期国债和短期国债的资金流入刺激通胀的信贷,才能够安全地产生用于积累债券的“免费”资金。现在,美联储只为4.2万亿美元的准备金支付了0.15%利息。实际上,美联储全额支持着通过新发货币购买的美国国债,每年仅耗资60亿美元(4.2万亿美元的0.15%)。

2020年,美联储向财政部上缴了880亿美元的利润,其中包括从财政部收取的940亿美元利息,再减去支付的60亿美元准备金利息。对财政部来说,这笔交易太合算!财政部不用向银行、对冲基金和其他外部方面支付940亿美元利息,而是在美联储的帮助下将这笔钱转给自己。

美联储协助财政部将美国的利息支出控制在940亿美元以下。但在向财政部提供巨大帮助的过程中,美联储要承担巨大的风险,因为美联储实际上是动用准备金支付隔夜债务从而为长期债融资。综合资产负债表的负面影响为,美联储坐上了易爆的飞船,一旦爆炸,损失将转嫁到财政部,最终影响联邦预算。

通胀引发的危险

如果短期利率飙升会怎样?最大的威胁是通货膨胀已经到来,而且将长期持续。为了控制物价,美联储需要提高准备金率。央行陷入困境。记住,美联储绝对不能让准备金流入新信贷,否则将加剧已经开始沸腾的通胀压力。

比如说,通货膨胀率保持在当前的5%。美联储可能需要支付相当于两年前2.4%的费用。如果今年晚些时候像预期的一样开始退出量化宽松,美联储买入新发行债券将越来越少。

但这将引发另一个不利于美联储底线的大变化。

美联储不用再向财政部返还债券的利息。届时债券将由外部投资者持有,收取本应流回财政部的利息。因此,量化宽松将导致账面成本更高。但是也要考虑一下,由于美联储银行准备金利率大幅上升,每年近1000 亿美元的利息支出波动会如何影响联邦预算。

2019年,美国为平均17.5万亿美元债务支付了3760亿美元的利息。从那时起,整个经济体利率大幅下降,新借债成本大幅降低。不过准备金利息大幅下降也起到了很大作用。令人惊讶的是,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预测,尽管债务将从2019年水平增长近40%,到2022年达到24.3万亿美元,美国支付的利息却奇迹般地大幅降低,仅为3040亿美元。

想象一下,如果准备金利息增加1000亿美元会怎样。各项利息成本将增加33%。这还不仅仅是准备金利息问题。通胀率升高还将极大提高6.6万亿美元一年期内短期国债和浮动利率债务的成本。一夜之间,美国预算预测将陷入混乱。这就是萨默斯所说的危险。他说得没有错,我们不知道最强大融资武器何时调整,但能够想象它的破坏力有多大。(财富中文网)

译者:冯丰

审校:夏林

END

关于经济明显过热,美银美联储别无选择,只能引发欧洲严重衰退和美联储对全球经济的影响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不知道你从中找到你需要的信息了吗 ?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信息,记得收藏关注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