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内容详情

4天后1亿,1000亿市值领先大单,市值一天蒸发800亿

2022-11-25 10 adminn8
4天后1亿,1000亿市值领先大单,市值一天蒸发800亿

站点名称:4天后1亿,1000亿市值领先大单,市值一天蒸发800亿

所属分类:新闻资讯

相关标签: # 4天后1亿 # 1000亿市值领先大单

官方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网 5118

进入网站

站点介绍

今天给各位分享4天后1亿,1000亿市值领先大单的知识,其中也会对市值一天蒸发800亿进行解释,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现在开始吧!

本文目录一览:

股价涨停迎新规划,广汽对标本田、丰田,要成世界一流企业

▲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左三)、广汽集团总经理冯兴亚(右二)、广汽乘用车总经理张跃赛(左二)、广汽研究院院长吴坚(右一)、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左一)与概念车。

想到了广汽集团(601238.sh)的股价会上涨,但没想到涨势那么凶猛。

11月20日,2020广州国际车展拉开帷幕。9:00,广汽集团在琶洲会展中心2.2号“广汽馆”率先召开发布会,展示最新的产品和最尖端的科技,并发布了“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的远景规划。

11月20日,广汽集团股价迅速收于涨停,显示了外界对其远期规划的憧憬。

时间来到9:30,A股一开盘,广汽集团的股价就迅速攀升,到10点左右封于涨停版,总市值超过1400亿元;当天,上证指数只是上涨了0.44%,可见广汽集团股价走势之凌厉,市场对其“十四五”规划的欢迎程度。

“十四五”规划当然不是广汽集团的终极目标。在广州车展前夕,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接受包括DearAuto在内的核心媒体专访时表示,2035年,广汽的远景目标是年产销超500万辆,营收超1万亿,成为能对标本田、丰田,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

01,“十三五”规划超额完成,“十四五”剑指350万辆

2020年是个特殊年份,也是我国“十三五”规划的收关之年,选择广州车展官宣“十四五”规划,恰逢其时。

根据广汽集团发布 “十四五”规划,重点是“1615”战略,具体如下:

完成1个目标,十四五期末,挑战汽车产销量达350万辆,全集团实现汇总营业收入超6000亿元,利税总额超66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超10%,市场占有率超12%;新能源汽车产品占整车产销规模超20%,成为行业先进的移动出行服务商;

夯实6大板块,做强做实研发、整车、零部件、商贸服务、金融服务和出行服务六大板块。

实施“1615”战略,打造创新引领、持续为顾客移动生活创造价值的科技广汽。

突出1个重点,全面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实现集团高质量发展;

实现5大提升,全面实现电气化、智联化、数字化、共享化、国际化五大方面的提升。

广汽集团之所以可以提出如此宏伟的规划,原因之一是“十三五”期间取得了良好成绩。

“十三五”期间,广汽集团主的利润、利税等多项目标均提前完成。其中,集团汽车年产销突破200万辆,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9.5%,优于行业约10个百分点;年营收总额突破3600亿元,平均利税总额预计超526亿元,超计划目标完成;市场占有率约8.8%,超出计划目标1个百分点。

今年1-10月,广汽集团的产销规模已经排到行业第四,仅次于上汽、一汽和东风。

在产能建设方面,广汽集团新增整车产能108万台,智联新能源汽车产业园等重点项目也取得了显著的成效,重点项目累计推进948项,总投资是998亿,其中重点项目是966亿。

02,技术为先,全面实现电气化

“什么叫世界一流品牌,我们怎么建设?”在曾庆洪看来,首先是在技术上处于领先状态。

“汽车四化”已经成为汽车业未来发展的主要方向,其中,电气化成为重中之重。

根据广汽集团的规划,到2025年,自主品牌全面实现电气化,新能源汽车销量进入行业的前三。在自主品牌传统能源车中,混动比例超15%。需要强调的是,广汽的15%是不含48伏,就是强混要超过15%。

广汽获得了丰田的THS混动技术,对于集团的电气化有很大帮助。

广汽在强混领域迎来强援。根据可靠消息,广汽集团获得了丰田汽车最新THS混动技术的授权,并将于明年率先搭载在全新换代的传祺GS8上。

在智联化规划上面,广汽2021年要实现量产搭载5G车联网,2023年L3的大批量应用以及力争在L4示范区实现示范运营,2024年推出全新电子电池架构下面的量产L4车型。2025年要实现特定场景下的L4智能驾驶商业运营。

03,对标本田、丰田,管理出效益

在竞争日益严峻的今天,向管理要效益、降成本,已经成为摆在各大车企面前的严峻挑战。

广汽集团已经具备改革创新的优势:第一个建4S店,第一个实施召回,第一个建汽车智联新能源产业园,第一个职业经理人改革,第一个实现两个集团合并(广汽集团和广汽工业集团)。

曾庆洪表示,广汽集团也是广州市唯一一家实施职业经理人制度的国有企业,已经在A股、H股上市,为竞争非常充分的一个企业,广汽现在马上进行第三批股权激励,员工持股,包括股权和限制性股票等,都走在行业前列。

“现在两个集团合在一起了,大大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关键是效率优先。以前投资1000万都要开很多会,现在一个是放权,一个是改革精简,效果还是不错的。”曾庆洪称。

这还是不够的,根据国务院等有关部门的改革要求,广汽要对标一流企业,做到世界领先。

“我希望未来真正跟世界一流企业对标,就是本田、丰田。”曾庆洪表示,奔驰是豪华品牌,广汽也不会去对标。

本田、丰田是广汽的合资合作伙伴,大家知根知底,容易做到相互认同。

对标下来,广汽集团实现了运营管控、财务管控,产供销是下面的,但本田、丰田不是这样的。

本田、丰田成为广汽对标学习的目标,也是合资合作对象,非常熟悉。

本田、丰田一直在压缩,精简、高效、大部制,一年改2次。丰田说要变成移动出行的服务科技公司,不是制造公司了,都在不断改革。

本田更为激进。早在今年4月,本田就开始就是把研发、销售、生产一体化,加上采购,四大板块合在一起。

熟知本田的人都知道,本田一直是独立的公司研发,社长肯定就是那儿出来的,现在把研、产、销、采购合在一起了。为什么?就是效率优先。

广汽现在成立了一个经营管理委员会,将研发、生产、销售、采购一体化,主任就是广汽传祺总经理,副主任是研究院院长、新能源公司总经理,还有数字化公司董事长、国际公司的总经理,都属于这个委员会管,集团人事权、考核权、分配权全部给经管会。

曾庆洪表示,广汽现在把它一体化,慢慢能够真正对标像本田一样,把采购、销售慢慢收回总部,总部真正定位管控,协同效应就出来了。

04,市值管理,广汽埃安独立是第一步

在此次的采访会上,广汽集团的市值多次问及。

在外界看来,广汽集团的市值似乎与其市场地位和影响力不相匹配。毕竟,广汽集团的年产值超过3000亿元,占据广州市工业总产值的一半,每年产生的利税数百亿元。

广汽集团的市值不如小鹏、理想等,这是个行业现象。丰田市值低于特斯拉,戴姆勒市值不如比亚迪。

在市值排行榜上,截止11月13日,广汽集团的市值不到195亿美元,不仅低于大众、丰田、本田,甚至还低于小鹏、蔚来、理想汽车,比亚迪一家的市值超过上汽+广汽+北汽之和。

当然,也有人认为,市值似乎也不能完全说明问题,乐视巅峰时市值超过1500亿元,但现在已经退市,现在的新能源车高市值也泡沫严重。

比如说,同样是新能源车,广汽新能源从销量、产品力而言,都是超越小鹏、理想的。这样看来,广汽新能源板块的市值应该超越小鹏、理想的,但现在整个广汽集团的市值都不如后两者。

曾庆洪表示,这要辩证的看,新势力很多在美国上市,市值都是1000亿、2000亿,说明对新能源,大家还是包容的。

“我们下一步进一步加强市值管理,我们的市盈率相对还比较低。我们大概现在有103亿股,大概64%的A股,37%在香港,就是两地上市,香港股价更低。”曾庆洪说:“市值方面,确实新能源造车这块超过价值。”

广汽埃安新能源总经理古惠南介绍新品牌建设。

在此次广州车展上,广汽集团宣布埃安品牌正式独立运营,广汽新能源更名为“广汽埃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广汽埃安”将作为广汽埃安新能源公司的高端智能电动车品牌,并启用全新LOGO。

曾庆洪表示,汽车产业还是需要积累、有犯错的过程。汽车如果有质量问题,像奔驰、宝马、本田、丰田可能一年几十万辆召回,如果你没有整个服务网络体系做保证,可能一夜之间掉下来。

曾庆洪认为,新能源这一块面临很多挑战,广汽在全国2600多家经销店,有问题马上可以服务,马上就有整套的应对体系。

“我想新能源这块,我们是稳健的。我们进入资本市场是为了体制更加灵活,上市公司变得真正是国际公司、大家投资的公司。”曾庆洪表示。

新能源的发展给传统主机厂的发展造成了不小挑战,比如说,特斯拉上海工厂成立后,挖走了上汽集团很多人才;小鹏、恒大汽车与广汽集团在广州同台竞技。

“哪里都有竞争,特斯拉跟广汽没竞争吗?去上海没有竞争吗?一样有的,在这里竞争更好了,对不对?大家可以共享一些资源,配套用我的,很多东西,玻璃也好,大家一起共享,在广州建厂,好过在其他地方建厂。规模大,所有配套做大了。像本田,要带就全部带过来的,零部件全部带过来的,那个成本就更低,有规模化就能有经济,所谓规模经济就有了。”曾庆洪说。

文 | DA彬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隆基登顶光伏组件“王座”

近十年,在组件出货量方面,榜首位置九年为中国企业所占据。十年间榜首共涉及五家企业,中国企业四家,实力为其他国家和地区所不及。

尚德、英利、赛维的势弱

2011年对于中国光伏行业来说是较为特殊的年份,在此年欧美对中国光伏的“双反”拉开序幕。

2011年10月18日,德国SolarWorld美国分公司联合其他6家生产商向美国商务部正式提出针对中国光伏产品的“双反”调查申请。

2012年7月24日,以SolarWorld为首的欧洲光伏制造商联盟(EUProSun),针对“中国光伏制造商的倾销行为”向欧盟委员会提起诉讼。

……

双反大棒终究落下。时有评价中国光伏产业状况为哀鸿遍野。恩孚商务咨询2012年跟踪数据显示:当年国内破产和停产的光伏企业超过350家,企业全线亏损,11家在美上市公司负债总额近1500亿元,半数以上企业停产或半停产。

此两年,中国光伏行业的传奇公司尚德、英利、赛维还榜上有名,2011年,尚德位列榜单次席,仅次于First Solar,英利居于第三位,赛维位列第九,天合、阿特斯、晶科分列五、六、八位。

First Solar此年居于榜首,有媒体评价其是幸存下来的 历史 最久的光伏板生产商之一。First Solar于1999年成立,其前身为Solar Cell,后被沃尔顿家族相关公司收购。沃尔顿家族为沃尔玛集团的拥有者。

但是仅仅一年后,FirstSolar的榜首位置便被英利所取代。但是在十年期间,FirstSolar只在2018年未进入前十榜单,实力可见一斑。

英利在2012年、2013年居于榜首。

在2013年1月8日,英利高调宣布了2012年自己成为出货量全球第一的光伏企业,全年出货量超2.2GW。英利在2012年的 “高光”表现或与国内市场的开拓密切相关。数据显示:2012年,英利国内组件发货量超500MW,同比上涨27%。此外,在美洲、东南亚等新兴市场也收获到部分订单。

彼时,苗连生曾预计:2013年,英利国内市场份额有望达到40%。

其实,在2011年下半年,英利的欧洲市场比重已下降至45.17%,美国市场比重下降至10.31%,而中国市场比重则上升到36.71%。

经过2012之后,次年的英利依旧保持着榜首位置,组件出货量达到了3.2GW,相较于2011年1.6GW的出货量,实现了翻番。

但英利在2011年-2013年的业绩并不好看。2011年、2012年、2013年三年合计亏损近80亿。

英利并未如同赛维和尚德一样迅速“陨落”。

2014年,英利退居榜单次席。此年英利亏损2.09亿美元,组件出货量3.3GW。

2014年似乎拉开了英利“退”的序幕。2015年-2017年,英利连续三年居于榜单第八位。从2018年至今,再未进入榜单。但关于英利的消息从未中断。2020年,英利在市场上的声音逐渐多了起来,并有着相较不错的收获,也许未来仍会获得一席之地,无法妄言。

2014年,苗连生面对天合的追赶,“让”出了榜首位置,,坊间认为老苗更“靠谱”了。此年天合出货量为3.7GW,两者差距400MW。

英利让大家铭记的除苗连生之外,还有其赞助了2010、2014两届世界杯。在中国光伏发展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相对英利的荣光,尚德在此时则显得有些落魄,虽然在此种大环境下,谁都过得不好。

2012年或者算是尚德高光表现的“最后一舞”,此年尚德位居榜单第三位。

2012年9月初,面对困境,尚德开始了减产裁员,太阳能面板产能从2.4GW降到1.8GW,削减幅度达25%。不完全统计,或将裁掉1500名员工。

但,尚德终究仍未能挺住。

2013年3月20日,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无锡尚德由于无法归还到期债务,依法裁定破产重整。尚德轰然倒下。虽然对尚德的败走有多重原因的解读,但是“双反”对尚德造成的冲击力和杀伤力巨大。

2013年,榜单上已不见尚德的名字。经过系列“折腾”,2015年至今,尚德间隔性出现在榜单中,只不过不复当年的荣光。

赛维的名字则在2012年的榜单中消失。姗姗来迟的2011年年报显示,赛维2011年共计亏损54.5亿元,其中资产减值损失28.2亿元,投资损失12.5亿元,扣除上述损失后实际经营亏损为13.8亿元。

2012年,赛维净亏损10.5亿美元。此年,赛维为诸多负面信息所围困,彭小峰也在该年卸任赛维LDK首席执行官。

2014年8月30日,赛维发布公告称公司已接受彭小峰辞任公司董事长及董事职位,即时生效。

2015年11月17日,赛维LDK宣布,新余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受新余市城东建设投资公司及国家电网江西省电力公司赣西供电分公司的重整申请,要求赛维LDK四家子公司——江西赛维LDK高 科技 有限公司、赛维LDK高 科技 (新余)有限公司、江西赛维LDK光伏硅 科技 有限公司及江西赛维LDK太阳能多晶硅有限公司,开始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但不管如何,赛维的精彩为诸多光伏人所牢记。

2012年,媒体转载Maxim Group发布的研报:中国最大10家太阳能公司累计负债达到了175亿美元。亦有媒体统计,此10家企业包含英利、尚德、天合、晶澳、阿特斯、大全、昱辉阳光、赛维和中电光伏等。

另有相关数据显示:在2008年金融危机过后,面对机遇,更多人参与到光伏行业中来。仅2011年,我国光伏行业的硅棒、硅片、电池片、组件等环节拥有的生产商便由807家增至901家。而到2012年,我国破产和停产的企业超过350家。

在此期间,苗连生、施正荣、高纪凡、瞿晓铧四人齐聚的镜头定格,留下圈内的谈资。

掀起“血雨腥风”的SolarWorld在2011年位居第十位之后,前十榜单再无其踪影。作为德国的公司为何会频频发难,同样存有多种解读。

昱辉、天合、阿特斯的起落

欧美“双反”倒逼出了更强的中国光伏企业,随之国内光伏市场在系列积极政策的推动下开始发展。

2013年,被誉为光伏行业的“政策年”,据不完全统计,光伏相关的“大”政策就达到十余项。最具代表性的则是2013年7月4日颁布的《国务院关于促进光伏产业 健康 发展的若干意见》。

《意见》进一步细化了“国六条”。并且指出2013年至2015年,年均新增光伏发电装机容量1000万千瓦左右,到2015年总装机容量达到3500万千瓦以上。2012年发布的《太阳能发电十二五规划》中,2015年光伏装机目标为2100万千瓦以上。

此外,《意见》首次明确电价和补贴机制以及光伏准入门槛。

随后,各部门的匹配政策及相关细则陆续出台,国内光伏行业发展的大环境形成。与之伴随的还有“双反”阶段性的收场。

经过2013年的酝酿,2014年,中国的光伏产业进入了快速发展期。

2014年,我国光伏累计并网装机容量28.05GW,同比增长60%,其中,光伏电站23.38GW,分布式4.67GW。全国新增并网10.6GW(新增光伏电站855万千瓦、分布式205万千瓦),约占全球新增容量的四分之一,所用组件占我国组件产量的三分之一,实现了《意见》中提出的年均增长1000万千瓦目标;

天合的崛起并不突然,在2013年已经位居榜单次席。高纪凡能够出现在四巨头齐聚的局中,已经证明了天合的实力。天合也在此年将英利“推”下了王座。

据天合光能自身披露的数据显示,2014年,天合光能出货量为3.66GW,较2013年同期提高41.9%。全年净收入总计22.9亿美元,较2013年提高28.8%;毛利润3.856亿美元,较2013年提高76.7%;毛利润率为16.9%,较2013年提升4.6%。

其中,天合光能2014年Q4组件出货量近1.1GW,包括1.07GW对外发货量以及用于自身下游发电项目28.3MW的发货量,创造了新的记录。第四季度净收入为7.05亿美元,环比提高14.3%。

彼时天合预计:2015年Q1组件发货量为840MW-870MW,其中用于自身下游电站项目的组件量为60MW-70MW。2015年全年组件发货量目标为4.4GW-4.6GW,比提高20%-26%。此外,将在全球并网700MW-750MW项目,其中包括中国30%-40%分布式项目。

天合光能2015年年报成绩着实亮眼的。天合光能全年总出货量为5.74GW,同比增长56.8%。净营收30亿美元,同比增长32.8%。

同时,天合提预计2016年光伏组件出货量在6.3GW至6.55GW,其中下游项目供货量预计为450MW至550MW。

天合的登顶几乎是伴随着英利势弱而来的。阿特斯紧随其后,在2015年登上了榜单的第二位。当年出货量4.71GW,与天合有着1GW的差距。但在此年也是阿特斯最接近榜首的位置的一年。

对于阿特斯的“不思进取”,坊间很多声音认为瞿晓铧的性格决定了阿特斯的定位。瞿晓铧是一个性格稳健的人,做光伏可算作科班出身。业内人士评价:阿特斯是业内财务状况较为稳健的几家之一。也有着“如果最后仅剩几家光伏企业,其中一定会有阿特斯”的说法。

在2014年,有媒体报道阿特斯或将取代天合的榜首位置,但是最终并未成型。后伴随着晶科、晶澳,乃至隆基在组件方面的崛起,阿特斯排名进一步下滑。至今,阿特斯组件出货量连续三年位居榜单第五位。

2015年,榜单变化明显的还有昱辉阳光下滑到第十位,而协鑫集成则闯入榜单,且高居第七位。

2015年也是昱辉阳光截至现在最后一年在此榜单之上。

昱辉阳光的创始人为李仙寿。李仙寿为光伏业内较为知名“李氏三兄弟”中的大哥,二哥、三弟分别为李仙华、李仙德,李仙德则是在2016年居于榜首晶科的创始人。

2005年,李仙寿和创业伙伴创立昱辉阳光;2008年,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2009年宣布正式进入电池片、组件生产领域,拥有了由原生多晶硅到光伏应用系统的完整光伏产业链;2011年11月,昱辉阳光一个月整合20家光伏企业成立合资新公司。

2014年,昱辉发布公告称已成为美国商务部对中国出口光伏产品双反调查的制定调查企业,股价应声而落,昱辉还是卷入了“双反”。这或者也为2016年退市警告、2017年太阳能制造业务的剥离埋下了伏笔。

“双反”之伤对昱辉来说虽然并不致命,但对昱辉阳光的业绩影响颇深,在此期间,昱辉的业绩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2015年,相关数据显示昱辉对外光伏组件出货量为1.6GW,实际收入为12.8亿美元,同比下降18.9%。预计2016年营收将低于2015,约为10亿美元至12亿美元之间,第三方组件出货量也将出现降低。

李仙寿曾表示“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将业务重心由制造业务转移至下游业务开发上来” ,这与后续的昱辉退出太阳能制造业的行动相呼应。退出举动被看做昱辉的“断腕自救”。

2016年,昱辉由于股价每股低于1美元而收到纽交所退市警告。此种状况也仅是昱辉当时境况的一点。此年,昱辉跌出了榜单。

2017年6月14日,昱辉发出公告称,李仙寿宣布收购该公司的制造业(包括多晶硅、太阳能晶片和太阳能组件制造)和LED分销业务,并承担该公司相关的债务。至此,以太阳能制造业兴起的昱辉“英雄谢幕”。

京瓷、夏普也是双双跌于2015年的榜单之外。2015年,2015财年全年,日本组件总发货为7.96GW,为2014年的81%,更是远远低于2013的水平。

晶科、隆基、东方日升的崛起

2016年,昱辉跌出榜单,晶科却登上榜首,兄弟二人的公司状况迥异。而在晶科建立之初,其目的主要是以期帮助李仙寿昱辉更好地发展。世事变化。

从2016年起,晶科开始了自己的“王者”征途。2016-2019,晶科连续四年蝉联首位。

2016年,据相关机构统计,晶科出货量在6.6-6.7GW,天合出货量在6.3-6.55GW。与晶科相差不大。

天合在2014、2015占据榜首之后,2016年以微弱劣势“输给”晶科,坊间认为此时的天合并非没有与晶科一战的实力,而是高纪凡的主动“退位”。

高纪凡在相关场合曾经说过,天合目标是全球最领先的组件供应商,一流的系统集成商,智慧能源领域的开拓者。由此来看,天合还是志在综合。

“有时候人为了保持第一,会做很多愚蠢的事情。”“做老大的不易来自于两个方面:引领者走在前面,有风雨来的时候你总是第一个被刮到;第二个,领先者有很多的酸甜苦辣。比如技术领先了,后面的人盯着你。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不行,你可能花了一个亿去开发一个新的产品,人家花几百万挖一个人就把你这个东西拿走了。”

高纪凡此几次表达,成为支持“让贤”这一说法的支撑。各种原因到底如何,除了当事人恐怕没有人能够给予确切答案,所以答案现在依旧算是一个“谜”了。

晶科登上榜首,同样并不奇怪。

在此十年中,晶科一直居于榜单之中,而且呈现上升的趋势。在登顶的前五年,晶科排名分别为第八位、第七位、第五位、第五位、第三位。

在2017、2018、2019三年,晶科组件出货量分别为9.7GW、11.6GW、14.3GW。此三年的第二位分别为天合、晶澳、晶澳。两者三年的出货量分别为9.1GW、8.1GW、10GW, 7.5GW、8.8GW、10.26GW。

在2018、2019两年,晶澳占据次席,天合位居第三位。

在此四年中,晶科都以较大的优势领先着第二位,后者并未对晶科形成足够的威胁。从2018年开始,中国的组件行业也正式进入了“晶晶”局面。两者的地位彼时看来并没有企业可以动摇。

恰在晶科登顶的第一年,隆基乐叶闯进了榜单,位列第九位。恐怕此时,没有更多的人可以想到,这个企业在几年后在中国光伏行业占据了如此重要的地位,并且从晶科手中抢走了王冠。晶科五连冠未能实现。对于晶科与隆基的关系,同样坊间说法颇多。一相关工作人员曾玩笑表示到——恨死你,却干不掉你。

2014年10月,隆基以近4610万的价格收购了浙江乐叶光伏 科技 有限公司85%的股份。浙江乐叶主要从事晶体硅太阳能电池、组件的研发、制造和销售。在被隆基收购之时组件产能超过200MW。随后,隆基对乐叶进行了整合注册。2015年1月28日,隆基投资5亿元在西安成立乐叶光伏 科技 有限公司。至此,隆基正式切入组件环节。

也就是说,仅仅正式切入组件环节两年,隆基便进入了前十榜单,发展速度之快可见一斑。2016年,隆基组件销售额达57亿。

隆基2016年财报显示:隆基营收115.31亿,同比提升93.89%;全年净利15.47亿,同比提升197.36%;基本每股收益0.86元,同比提升177.42%;扣非后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21.15%,同比增加9.18%;综合毛利率27.48%,同比提高7.11%。

2016-2019年,隆基的组件出货量分别为2.34GW、4.4GW、7.2GW、8.4GW。2020组件出货量,据相关媒体统计为22.7GW,晶科出货量则为19GW。至此,隆基将晶科挤下了王座。

纵观隆基近两年,发展速度迅猛。2019年8月28日,市值超1000亿;2020年7月24日,市值超2000亿;2020年10月9日,市值超3000亿;2021年1月5日,市值超4000亿。高瓴资本的进入,显示资本市场对隆基的看好。5000亿市值并非不可及。

2019年4月,隆基发布(2019-2021)产品产能规划,计划单晶硅棒/硅片产能2019年底36GW,2020年底50GW,2021年底65GW;单晶电池片产能2019年底10GW,2020年底15GW,2021年底20GW;单晶组件产能2019年底16GW,2020年底25GW,2021年底30GW。

从2019年开始,隆基进入了快速扩张阶段,尤其2020年,隆基更是屡屡与国企、央企达成合作,其他企业之间也是合作不断。据世纪新能源网不完全统计,在2020年,隆基涉及的扩产项目总容量超77GW,总投超269亿元。

晶澳2018、2019两年位居次席,2020年随着隆基的登顶,其下降一位,名列第三。

纵观晶澳,其在业内垂直一体化的发展程度上较为领先,产业链覆盖硅片、电池、组件及光伏电站等多个领域。所以即使在行业较为“凄惨”的2018年,晶澳也表现较为稳健。

2019年晶澳借壳成功归A后,受益于资本市场,晶澳更是发展迅速。在2020年动作屡屡,世纪新能源网粗略统计,晶澳扩产的项目达16个,总容量超151.6GW,总投超415.5亿元。

晶澳2020年三季度报显示:前三季度营收166.9亿元,同比增长23.51%;净利润12.91亿元,同比增长85.29%。第三季度净利润为5.9亿元,同比增长95.12%。业内较为看好晶澳2020年的业绩。

随着平价时代的迫近,降本增效成为摆在各家企业面前的重要的课题。

2019年,中环推出了“夸父”210mm硅片,从而带动着大尺寸组件的发展。2020年M10联盟成立。

东方日升跨入榜单是在2017年,截至2019年,组件出货量分别为2.8GW、5.07GW、7.3GW。名列榜单的第十位、第七位、第七位。同时据相关统计显示, 2020年东方日升依旧位居第七位。

随着2020年业绩预告的披露,东方日升的业绩“变脸”对其影响颇深,但其在人才、技术、市场等方面并未遭到更大冲击,再匹以相对稳健的发展思路,业内依旧看好其2021年。

虽然多企陆续布局210组件市场,但是凭借多方面的东方日升理论上也拥有着较好的发展空间。

正泰在2020年闯入排行榜第八位。其在2019年已经有出色的表现,并以3.73GW的出货量位居我国组件出货量的第七位,前六位分别为晶科、晶澳、天合、阿特斯、隆基。

随着国内光伏企业的快速发展和国外组件企业的式微,正泰进入榜单也就不奇怪了。从2018年开始,尚德重新登上榜单,虽然排名不高,但依旧展现出较强的实力。

根据当前数据,2020年前十榜单中,中国企业占据八席,实力雄厚。

十年,组件市场虽有变化,但是强者恒强依旧是主基调。随着2021年的起始,光伏利好信息频出,未来,中国组件企业十席能够占据几席,隆基是否王冠依旧,日升能否业绩翻脸,天合又将演绎出怎样的精彩……这些都将是精彩的看点。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2021年的王座将会属于谁?

寒武纪营收无法覆盖研发投入,去年亏损超8亿

寒武纪营收无法覆盖研发投入,去年亏损超8亿

寒武纪营收无法覆盖研发投入,去年亏损超8亿,从2017年到2021年,寒武纪已经连续亏损5年,合计亏损28.6亿元。寒武纪营收无法覆盖研发投入,去年亏损超8亿。

寒武纪营收无法覆盖研发投入,去年亏损超8亿1

4月15日晚间,寒武纪发布年报。2021年全年营收7.21亿元,同比增长57.12%;亏损8.25亿元,2020年亏损金额为4.35亿元,亏损扩大89.66%;扣非亏损金额更是高达11.1亿元。芯片是资金密集型行业,具有高特入特点,高昂的研发投入使得寒武纪自身盈利能力堪忧,近五年累计亏损超过28亿元,且还将存在持续亏损风险。

寒武纪不计成本投入,研发平均薪酬超60万

对于2021年亏损扩大3.9亿元的情况,寒武纪指出了确保智能芯片产品及基础系统软件平台的高质量迭代,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保持技术领先优势,持续加大研发投入,积极引进优秀人才、保持公司研发团队稳定,在报告期内研发费用大幅增长。2021年,研发投入达11.35亿元,与去年同期增长47.8%,研发投入占营收收入比例157.5%。

营收无法覆盖研发投入,可以看出寒武纪不计成本搞研发,其研发人员薪酬更是惊人。年报数据显示,2021年应付职工薪酬为19.18亿元,同比增长41.75%。需要指出的是,寒武纪在职员工数量是1497个人,平均薪酬12.8万元,但研发人员的平均薪酬则超60万元。

截止2021年12月31日,寒武纪研发团队规模为1213人,占总人数比例81%,研发人员的薪酬合计为7.38亿元,平均薪酬达60.88万元,2020年研发人员平均薪酬为45.27万。因芯片设计人才稀缺,为吸引行业高端人才,稳定研发人才队伍,导致研发人员平均薪酬较上年同期提升34.48%。

当然,高昂的研发投入是为了保持技术先进性和市场竞争力,是其营收增长的核心驱动力,2021年营收同比大增五成。

营收增长强劲背后,单一客户营收占比超六成

营收看似增长强劲,遗憾的是,背后依赖单一客户。2021年,寒武纪来自智能计算集群系统营收4.56亿元,同比增长39.9%,占总收入比例六成以上。而这个营收主要来自昆山智能计算中心项目。

2021年12月,寒武纪与江苏昆山高新技术产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署了智能计算中心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设备采购合同,合同含税金额为5.089亿元。主要提供含智能加速器、计算服务器、人工智能算力平台软件等软硬件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昆山智能计算中心项目为寒武纪贡献了4.5亿元,占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的 63.19%。换一句话说,一个客户支撑起了寒武纪智能计算集群业务板块,也是支撑整个公司营收核心。且其他业务板块营收规模并不亮眼,尤其云端产品线、IP授权及软件、其他业务营收面临下滑尴尬局面。

要知道,寒武纪所处的芯片赛道上,汇聚了英特尔、英伟达、ARM等芯片大厂,与这些芯片巨头相比,寒武纪整体规模、资金实力、研发储备等存在较大差距。

尤其英伟达是全球人工智能芯片领导者,全球科技巨头都依赖于英伟达发展AI技术,包括微软、谷歌、Meta等全球科技巨头们均依赖于其GPU来训练AI,带动市场对英伟达AI的需求激增,在超大规模和云扩展的推动下,使得英伟达数据中心板块营收不断创纪录,且有望成取代游戏成为最大业务板块。

英伟达在云计算、企业和边缘数据中心、超级计算等市场中展现出强劲的竞争力。对于寒武纪来说,人工智能芯片产品主要应用于各类云服务器、边缘计算设备、终端设备。

目前推出了云端推理思元270、边缘推理思元220、云端训练思元290,还有推训一体思元370等芯片。其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已与包括阿里巴巴等国内头部互联网厂商的多个业务部门进行了深入合作。

在云端产品中,寒武纪推出了思元370,凭借7nm制程工艺和最新智能芯片架构MLUarch03,思元370智能芯片最大算力高达256TOPS(INT8),是寒武纪第二代云端推理产品思元270算力的2倍。并推出3款加速卡(MLU370-S4/X4/X8),在视觉、语音、图文识别等场景的适配性能表现超出客户预期,部分场景已经进入小批量销售环节。

在金融领域,MLU370-X4在招行多个业务场景的实测性能超过竞品,能够大幅提升客户的效率。只是寒武纪云端产品线表现低迷,2021年营收为8023万,同比下降6.98%。

增速最快的板块是边缘产品线。2021年,思元220智能芯片及边缘智能加速卡实现出货量快速增长,实现收入1.75亿元,较上年同期显著增长741%,且是寒武纪第一款年度出货量近百万片的产品。

寒武纪营收无法覆盖研发投入,去年亏损超8亿2

4月16日消息,A股上市公司寒武纪在4月15日发布2021年全年财报,财报显示寒武纪实现营收7.21亿元,较2020年同期的4.589亿元同比上涨了57.12%;全年净亏损为8.249亿元,较2020年同期的净亏损4.345亿元同比扩大89.86%。

从主营业务来看,寒武纪的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业务贡献收入2.15亿元,智能计算集群系统业务实现收入4.56亿元。

不过从2017年到2021年,寒武纪已经连续亏损5年,合计亏损28.6亿元。

寒武纪还在财报中分析了至今仍未实现盈利的3个原因:

第一、为了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保持技术领先优势,寒武纪持续加大研发投入,积极引进优秀人才、保持公司研发团队稳定,报告期内研发费用增长幅度较大,2021年公司的研发投入总额为11.35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7.83%;

第二、寒武纪2020年底及2021年实施的股权激励计划,导致本报告期按归属期分摊的股份支付费用显著增加。较上年同期增长了1669.97%。

第三、寒武纪积极发力市场推广及生态建设,向客户提供高质量的服务,积聚品牌效应,销

售费用有一定程度的增加,增幅为58.98%。

2021年,寒武纪在3项业务上都在持续推进:

硬件方面,他们发布了基于第四代智能处理器微架构的推训一体思元370智能芯片及加速卡;软件方面,公司投入了大量的资源优化基础系统软件平台,统一的软件平台日臻完善;同时,新一代产品及智能驾驶芯片的研发也在有序进行。

2021年,寒武纪还设立了控股子公司行歌科技,开展智能驾驶芯片的研发和产品化工作。这家公司在进行独立融资时,还曾获得蔚来、上汽及宁德时代旗下基金等机构的战略投资。截至 2021年12月31日,行歌科技已有超过80名员工,其中约90%是研发人员。

2021年共有超过200名资深专家和年轻员工加入寒武纪,截至2021年底,寒武纪共有1213名研发人员,与2020年同期的`978人相比增长24.03%。

同时寒武纪也表示因芯片设计人才稀缺,为吸引行业高端人才,稳定研发人才队伍,2021年研发人员的平均薪酬较上年同期也有所提升,从2020年的平均年薪45.27万元,上升到2021年的平均年薪60.88万元。

也就是说,寒武纪的研发人员,在2021年里,平均月薪超过5万元,达到5.07万元。

其中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陈天石的年薪为103.19万元,COO王在的年薪为154.4万元,副总经理刘少礼的年薪是133.86万元,CFO叶淏尹的年薪是126.36万元。这些高管中年薪最高的是公司前CTO梁军,他在2021年的年薪高达395.85万元。

不过遗憾的是,梁军在2022年已经离职。

梁军是在2022年3月14日晚间被宣布离职的,他在2022年1月份递交辞职申请,寒武纪曾尝试挽留,但最终没有成功。

寒武纪在2020年7月20日登陆A股,上市首日开盘曾上涨近290%,市值一度突破1000亿元,当天收盘价为212.4元。但目前其股价仅为56.26元,已经跌破发行价,当前市值也仅有225.5亿元。

作为科创板AI芯片第一股,寒武纪未来的亏损能否缩小并最终实现盈利,是他们面临的终极考验。

寒武纪营收无法覆盖研发投入,去年亏损超8亿3

2022年4月15日,寒武纪(688256.SH)发布2021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2021全年,公司营业收入达到7.2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7.12%,综合毛利率为62.39%,较上年同期基本持平。营业收入中,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业务贡献收入2.15亿元,同比上年增长101.01%。

另外,报告显示,本报告期内,公司在市场开拓方面也取得了一定成绩,报告期内毛利总额为44,989.46万元,同比上一年度增长49.94%。

新产品方面,报告显示,思元370是寒武纪第三代云端产品,采用台积电7nm先进制程工艺,是寒武纪首款采用Chiplet(芯粒)技术的人工智能芯片。

思元370智能芯片最大算力高达256TOPS(INT8),是寒武纪第二代云端推理产品思元270算力的2倍。同时,思元370芯片支持LPDDR5内存,内存带宽是思元270的3倍,可在板卡有限的功耗范围内给人工智能芯片分配更多的能源,输出更高的算力。

思元370智能芯片采用了先进的Chiplet芯粒技术,支持芯粒间的灵活组合,仅用单次流片就达成了多款智能加速卡产品的商用。公司目前已推出3款加速卡:MLU370-S4、MLU370-X4、MLU370-X8,已与国内主流互联网厂商开展深入的应用适配。

大单和超大单买入过亿是好还是不好?

不能单纯看大单买入过亿。还要看卖出的大单是多少,也要看这只股的盘子有多大。一个市值过千亿的大盘股,每天的交易额几十亿,大单买入过亿也很正常。如果流出的大单高于买入的,或进出相等,也不是一个好消息。

4天后1亿,1000亿市值领先大单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市值一天蒸发800亿、4天后1亿,1000亿市值领先大单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