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内容详情

生物谷资金违规占用和隐瞒关联交易,时任董事长,时任大股东董秘共被罚款1000万元的简单介绍

2022-11-25 27 adminn8
生物谷资金违规占用和隐瞒关联交易,时任董事长,时任大股东董秘共被罚款1000万元的简单介绍

站点名称:生物谷资金违规占用和隐瞒关联交易,时任董事长,时任大股东董秘共被罚款1000万元的简单介绍

所属分类:新闻资讯

相关标签: # 生物谷资金违规占用和隐瞒关联交易 # 时任董事长 # 时任大股东董秘共被罚款1000万元

官方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网 5118

进入网站

站点介绍

今天给各位分享生物谷资金违规占用和隐瞒关联交易,时任董事长,时任大股东董秘共被罚款1000万元的知识,其中也会对进行解释,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现在开始吧!

本文目录一览:

500亿银河系陨落!两上市平台被实控人当“取款机”,数度遭调查处罚

又一资本系坍塌了。

辉煌时市值超过500亿的“银河系”,早已自顾不暇。ST天成(600112.SH)、*ST银河(000806.SZ)这两个“银河系”上市公司平台,在一系列问题的重压下,如今是艰难度日。

其中,ST天成继2018年之后,于2020年7月8日再被证监会立案调查;*ST银河则是继2011年领行政处罚之后,于2020年6月也再领来自中国证监会广西证监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市场禁入决定书》。

至于“银河系”实控人潘琦,则继2011年被证监会认定为市场禁入者、10年内不得担任任何上市公司和从事证券业务机构的高级管理人员职务之后,再于2020年6月被“追加”10年的禁入市场期。

2019年巨亏8.46亿元,2020年一季度续亏2628.59万元的ST天成,近日并不好过。

7月9日,ST天成对外宣布,因存在被控股股东银河天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银河集团)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以及未履行审批程序提供担保等违规情形,2020年7月8日,公司、银河集团、实际控制人潘琦以及相关当事人分别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银河集团、潘琦及以及相关当事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银河集团、潘琦及以及相关当事人进行立案调查。

很显然,这又是一家被控股股东拖入泥坑的公司。资料显示,银河集团持有ST天成18.34%,另天眼查显示,潘琦持股银河集团52.27%,系ST天成实控人。

据悉,ST天成自2019年4月23日首次披露资金占用、违规担保事项至今,一直在持续对相关违规事项进行全面排查,对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涉嫌的资金占用规模、形成时间、占用原因、占用过程进行详细查证。截至2020年6月29日,ST天成控股股东资金占用发生总额为51280.82万元,截止2018年末资金占用余额为26023.27万元,截止2019年末资金占用余额为31153.07万元,截止2020年6月29日资金占用余额为31153.07万元;ST天成违规担保总额为45133万元,截止2020年6月29日违规担保余额为11180万元。

对此情况,控股股东方面也承诺将通过多种方式尽快解决上市公司的对外担保和资金占用问题。但目前ST天成控股股东正在筹划解决相关违规问题,具体方案细节目前尚存在不确定性。与此同时,中审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公司关联方占用资金、违规担保的完整性及坏账计提准确性事项还形成了保留意见。上市公司方面也因为存在被控股股东银河集团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以及违规担保的情形,根据上交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4.1(五)条规定经公司向上交所申请,公司股票于2019年5月24日起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

2020年6月29日,ST天成还发布了“防止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管理制度”,足见问题的严重性。

ST天成已是监管部门“回头客”名单的一员。2018年1月,ST天成就曾收到过一次立案调查通知书;2018年11月,ST天成面对过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证监会对公司及相关责任人有关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了处罚,公司当时被认定构成了虚假记载行为。也因此,中小投资者还奋起索赔,据ST天成披露,截至2020年5月27日,公司共涉及505起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诉讼金额共计人民币8368.43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6.86%,也搞得ST天成焦头烂额。

虽说ST天成一再强调生产经营活动正常,但2019年和2020年一季度的业绩显示,其主营也是一地鸡毛。针对2019年亏损,ST天成自己分析的原因主要是受电气设备行业政策和行业市场竞争加剧影响,公司产品产量、销量、销售均价与上年同期相比均有较大幅度下降,因此营业收入、毛利率大幅下降。另外公司多项逾期债务涉及诉讼,导致现有债务融资成本增加,致使当期财务费用支出较大、利润亏损幅度较大。

说起来,ST天成被市场称为“银河系”的上市公司平台,就因为在同一大股东旗下,尚有另一家兄弟公司*ST银河。目前来看,*ST银河的日子也不好过。

首先看业绩,2018年*ST银河亏损7.06亿元,2019年亏损11.53亿元且财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也因此上市公司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2020年一季度,*ST银河又亏损了838.19万元,最新情报显示,*ST银河预计2020年上半年将亏损350万元–500万元,如果2020年年度审计的净利润再为负数的话,*ST银河在披露2020年年报之后,将被实施暂停上市,保壳迫在眉睫。

与ST天成一样,*ST银河也同样存在对外担保和资金占用等情形。据公司披露,截至2019年年末,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的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余额为44460.33万元,违规担保余额为169022.81万元。银河集团的反馈是,正在协商避免执行上市公司资产;正在加大资产处置力度;拟引入战略投资者优化债务结构,优先解决占用*ST银河资金及涉及违规担保的债务问题;针对违规担保也正在配合上市公司及律师团队开展应诉工作。

目前情况是,银河集团已然把自己玩“残”了,除了持股被反复冻结、资产难以自由处置变现、受诉讼影响无法吸收新的外部融资等之外,因未能偿还债务,银河集团的持股已两度被司法拍卖,累计拍卖数量达6586万股。公开信息显示,银河集团持股*ST银河41.07%。

*ST银河也没有闲着,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也采取了一系列“防范大股东”的措施,比如与债权人、法院、政府等沟通,并向相关法院提出执行异议及执行复议,争取协调各方停止或暂缓执行公司的资产或子公司股权,以避免公司资产流失;比如重点加强资金管理制度的执行、监督以及用章管理力度,密切关注和跟踪资金使用动态,严防控股股东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事项再次发生;比如通过诉讼“守”住资产,*ST银河目前已通过法律手段免除了公司27865.71万元的担保责任。

当然,对大股东来说,最为“致命”的还是一系列的“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2019年1月,*ST银河就被立案调查;2019年11月*ST银河、银河集团等相关当事人收到了中国证监会广西监管局出具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2020年6月,*ST银河收到了来自中国证监会广西证监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市场禁入决定书》。

其中内容显示,因*ST银河存在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未按规定披露为关联方提供担保、未按规定披露重大诉讼信息、未按规定披露银河集团所持银河生物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等情况,监管层决定对*ST银河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潘琦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时任上市公司董事长徐宏军和唐新林、时任董事刁劲松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对时任财务总监张怿给予警告,并处以25万元罚款;对时任董事、常务副总裁叶德斌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对时任高层卢安军、王肃、刘杰、朱洪彬、宋海峰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5万元罚款;对时任高层陈汝平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对时任监事蔡琼瑶给予警告,并处以5万元罚款。

更为严重的,监管层还对潘琦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徐宏军、唐新林分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刁劲松、张怿分别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在巨潮咨询中搜索发现,*ST银河 历史 上也两度被行政处罚,除了此次之外,*ST银河在2011年6月10日还收到过证监会下达的《行政处罚书》,当时被认定的违法事实是虚增2004年销售收入17942.7万元,利润6931.87万元;虚增2005年度销售收入3475.76万元,利润795.16万元;隐瞒关联方资金往来事项;隐瞒对外担保事项;隐瞒银行贷款事项;未能及时披露因重大违法违规行为被财政部广西专员办检查和被地方政府处罚的情况。

耐人寻味的是,也就在2011年,证监会认定潘琦为市场禁入者,自2011年5月25日起,10年内不得担任任何上市公司和从事证券业务机构的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同时被认定的还有姚国平,7年内不得担任任何上市公司和从事证券业务机构的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没想到,上一个10年禁入时限还未到,潘琦就又领10年新罚单,这在A股市场也算是罕见。

潘琦作为“银河系”的掌门人,依托银河集团,手握ST天成和*ST银河两家上市公司平台,甚至一度还收获过市场的热捧。网上资料显示,潘琦生于1963年,成都人,在南京大学经济管理系完成本科与硕士学业,随后前往西南 财经 大学,于1991年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次年,潘琦前往海南并成立北海通台经济发展总公司(下称北海通台)。

而*ST银河,就是1993年4月经广西壮族自治区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以桂体改股字[1993]57号文批准,由北海通台、北海银滩国家 旅游 度假区招商中心、广西建设信托投资有限公司北海办事处、海南南华金融公司、上海远东银联实业有限公司海南公司等五家公司共同发起,以定向募集方式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至于ST天成,其前身长征电器在2002年出现巨亏,原股东考虑股权转让,也正是这个契机被潘琦敏锐发现,并于2003年火速达成转让协议,最终收购于2004年初完成过户,“银河系”正式形成。

原本手握两家上市公司平台的“银河系”正值大展宏图之时,但“银河系”却选择了一条将自己引向深渊的道路,运转至今一片狼藉,两家上市公司平台也并无起色。

再看股价方面,以前复权复盘,*ST银河 历史 高点曾创于2015年,高达31.91元,如今现价1.52元尚不及其零头,市值损失334亿元;ST天成的 历史 高点同样是在2015年创出,高达35.88元,如今1.62元的现价不可同日而语,市值损失174亿元;两项合计,“银河系”这些年蒸发的市值超过了500亿元,令人叹息。

至于投资者维权方面,上海申浩成都律师事务所陈世君律师认为上市公司实控人受到过行政处罚,小股东维权都很有可能得到法院支持的。

金正为什么倒闭了

由于管理人与部分债权人之间的协商并未取得一致意见,深陷困境的金正大正在走向破产边缘。

11月10日晚,*ST金正(002470.SZ)发布公告称,关于*ST金正控股股东临沂金正大的重整申请,目前临沭县人民法院批准的协商期限已届满,临沂金正大管理人与部分债权人之间的协商并未取得一致意见,因此,临沂金正大重整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有被宣告破产并转入破产清算程序的风险。

今年5月,证监会对金正大下发《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查金正大4年虚增收入230亿元,虚增利润总额19.9亿元,造假金额之大令人咋舌。另外,金正大还存在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及关联交易,部分资产、负债科目存在虚假记载等。

消息公布之后,舆论哗然,金正大也陷入舆论与债务危机之中。

今年1月29日,*ST金正披露了临沂民营经济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临沂城投和临沭城投等各方将通过组建纾困基金、战略投资公司等方式,为金正大提供融资需求,保障其资金流动性。其中,临沭国资临沭城投将认缴27.65亿元,占比92.17%。

然而,从控股股东重整方案未达成一致这一情况来看,即便是国资出手也难以拯救金正大,而控股股东一旦破产,上市公司发展可能再次陷入僵局。

一、四年虚增收入230.7亿元 数十亿元关联占款体外循环

公开资料显示,金正大生态工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正大、*ST金正)成立于1998年,是全球最大缓控释肥生产基地,复合肥产销量曾连续多年位居国内首位,创始人万连步一度被称为“中国肥料大王”、“中国复合肥大王”。然而,今年5月一纸罚单的落地,让金正大及“肥料大王”万连步的光辉形象轰然倒地。

5月20日晚,金正大公告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文件显示,2015年-2018年,金正大四年累计虚增收入230.7亿元,虚增成本210.8亿元,虚增利润总额19.9亿元。另外,金正大还存在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及关联交易,部分资产、负债科目存在虚假记载等。

其中,2018年度、2019年度,金正大通过预付账款方式,分别向诺贝丰支付非经营性资金55.45亿元(年末余额19.83亿元)、25.29亿元(年末余额27.58亿元)。上述资金大部分被金正大划入体外资金池、资金池内资金主要用于虚构贸易资金循环、偿还贷款本息、体系外资产运营等。

资料显示,诺贝丰的实际控制人为万雅君,也就是金正大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万连步的妹妹。

另外,金正大与富朗(中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诺泰尔(中国)化学有限公司之间也存在关联关系及关联交易。仅仅2018年-2019年之间,金正大与两家公司的未披露金额合计达数亿元之多。

除了虚增收入、隐瞒关联交易之外,金正大还在2018年年报中虚减应付票据、其他应收款9.28亿元;2019年半年报中,公司虚减应付票据、其他应收款10.28亿元,造假规模之大、手段之恶劣,震惊市场。

二、8名高管受罚董事长终身禁入 控股股东破产重组

处罚结果显示,证监会决定对对金正大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150万元罚款;对公司创始人、董事长万连步给予警告,并处以240万元罚款,终身市场禁入;对时任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李计国,时任财务部经理、财务中心总监唐勇给予警告并分处60万元、55万元罚款;对时任董事、董秘、副总经理崔彬等5人给予警告并分处50万元罚款。

丑闻曝光之后,金正大陷入股债双杀,公司财务数据也大幅变脸。2019年,公司巨亏6.83亿元,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2020年,金正大再次巨亏33.66亿元。此外,公司短期借款金额高达48.91亿元,净资产仅有32.86亿元,陷入资不抵债困境。

无奈之下,控股股东深陷困局的临沂金正大主动向临沭县人民法院进行了破产重整的申请。2020年12月11日,上市公司*ST金正公告收到控股股东临沂金正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告知函》及转发的临沭县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决定书》等资料,临沭县人民法院受理了临沂金正大重整申请。

但今年在9月2日,部分债权人在临沂金正大第三次债权人会议上对《临沂金正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重整计划(草案)》拒绝发表意见;同时,更有多家债权人希望对重整计划草案中部分内容进一步协商优化。最终,临沭县人民法院同意临沂金正大管理人同未通过重整计划草案的表决组进行协商,协商期为30天,自2021年10月11日至2021年11月9日。

然而,从最新结果上看,临沂金正大与部分债权人仍无法达成一致,控股股东重整计划被迫陷入僵局。

三、数十亿元资金去向成疑 亏损资产评估10亿遭质疑

除了财务造假文外,外界对金正大最大的质疑在于去关联交易中数十亿元的预付款真正去向,这应该也是部分债权人与控股股东无法达成一致的重要原因。

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金正大与对关联方诺贝丰预付款期末余额仍有28.45亿元,且无法判断上述预付款性质及可回收性;同时,大额商业承兑汇票尚未兑付,款项的最终流向与实际用途和可回收性存疑;另外,公司存货余额中发出商品31.97亿元无法盘点等问题。

天眼查显示,诺贝丰(中国)农业有限公司的第二股东就是金正大,持股比例为10.71%,而诺贝丰的法定代表人陈德清还是金正大的质量总监,实际控制人万雅君则是金正大实际控制人万连步的妹妹。

年报公布之后,大信会计师事务所随即表示:“我们不对后附的贵公司的财务报表发表审计意见”。另外,鉴于公司业绩大幅下滑,内部控制制度存在重大缺陷,董事陈国福、王蓉、李杰利、秦涛及高级管理人员白瑛无法保证本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

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董事高管无法保证报告内容真实。显然,此时的金正大已经“破罐破摔”。大量股民质疑金正大管理层通过占用资金掏空上市公司资产,最后导致上市公司资不抵债。

值得一提的是,当今年1月纾困基金成立后,金正大曾公布了一份有关公司与关联方诺贝丰之间25亿元预付款的解决方案,但又引起了更大的质疑与不满。

公告显示,诺贝丰计划将土地、生产设备、厂房,甚至车辆等资产转让给金正大,其转让资产账面价值7.7亿元,评估值10.8亿,评估增值3.1亿元,增值率40.29%。也就是说,诺贝丰想以此抵偿10.8亿元预付款。

不过,诺贝丰自身经营情况却不不乐观。公告数据显示,2020年1-11月,诺贝丰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59亿元,净利润为亏损9846.63 万元。

也就是说,诺贝丰在前11个月亏损近亿元的情况下,将其自身部分资产评估至10.8亿元。另外,诺贝丰房屋建筑物类资产评估原值297,444,177.00 元,评估净值增值 54,728,594.05 元,增值率24.82 %,但纳入评估范围的房屋建筑物并没有办理不动产权证,而本次评估也未考虑该事项对估值的影响。

显然,亏损资产评估过10亿元,金正大及其关联公司动机明显存疑,并引起不少投资者及监管层的注意。对此,深交所在随后的问询函中要求金正大”说明上述大额预付款是否构成事实上的关联方资金占用,本次以诺贝丰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抵偿预付款项的交易是否为以次充好、变相掏空上市公司。”

人在做,天在看。自作孽,不可活。金正大是否会走向破产?京融财经网后期将持续关注。

时空客董事长王恩权被禁入市场5年是怎么回事?

证监会近日首次披露了新三板时空客集团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具体违规情况。大连证监局于去年10月27日对时空客及相关责任人作出处罚,公司原董事长王恩权被采取5年禁入市场措施,致其成为新三板首个被禁入市场者。

而这一切的根源在于,王恩权的“一言堂”,即把公司资金当个人资金,自称无妻无子,一心只想把公司做大,多次占用公司资金最终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时空客的乱象是新三板挂牌公司违规的一个特写。

资料显示,时空客公司成立于2010年1月28日,公司股票于2014年11月13日在新三板挂牌交易,主营业务包括高速公路沿线单立柱广告牌、桥体、楼梯广告牌、LED显示屏广告、车载电视广告、公交候车亭、公交站牌等户外广告发布与发布权出租;广告制作及服务、广告营销策划服务;互联网信息服务;互联网游戏平台、移动支付平台等。

据证监会披露,2016年4月中旬,时空客主办券商向监管机构报告,时任时空客董事长王恩权涉嫌占用公司资金。

大连证监局接报后立即进场对时空客展开专项核查,根据前期现场核查情况,在对案情进行充分研判的基础上,决定对时空客立案稽查。10月14日,向时空客及相关责任人员下发了《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并依法举行了行政处罚听证会。

据稽查人员介绍,原董事长王恩权原持有公司约64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1%。2016年5月17日前,王恩权通过采取一致行动人方式控制公司2472万股,共同控制公司53.12%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2016年5月17日,因王恩权存在占用公司资金行为,公司18位股东与其签署《解除一致行动协议》,案件调查期间公司无实际控制人。截至2016年10月27日作出行政处罚时,公司股东共有353名。

稽查发现,公司实际控制人大搞“一言堂”。2014年10月至2016年5月期间,王恩权本人或指使员工通过申请备用金或个人无息借款形式,从时空客及其子公司转出资金到其个人账户,之后再转入其他人账户。

王恩权还指使员工通过虚构业务合同,以费用申请单等方式,经公司内控部门形式审核后,向13家公司转出资金,13家公司中5家由王恩权实际控制,其他公司为王恩权借用账户周转资金,资金转出后全部进入王恩权个人账户,之后再转入其他人账户。

上述行为由王恩权授权并主导,均未履行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决议程序,未履行定期报告或临时公告义务。

2016年5月12日,王恩权主动到大连市公安局高新园区分局自首,称其“占用公司资金”。

调查人员说,他之所以自首是因为公司资金链断裂,导致风险暴露。

王恩权在接受调查组多次询问时,坚称所借债务“是为了公司发展”。他说:“出现问题是因为公司的步子走得太快了,着急了,流出的资金全部用于归还公司以前欠的债务,由于自身不懂法,之前通过个人名义为公司借大量资金用于公司经营,但这部分资金未入账,也没有账本,全凭本人记忆。我无妻无子,也没有其他爱好,每天都工作到很晚,就是想通过打拼把公司做大,给家乡人树立个榜样,绝不会将转出的钱花在个人身上。”

稽查人员称,对王恩权的说法,大部分相关人员认可,不相信他会将转出的资金占为己有或挥霍了。

调查组根据实质重于形式原则,最终将其违法行为定性为“关联交易”,根据证券法的规定,认定为信息披露违法进行处罚。

2016年10月27日,大连证监局作出处罚决定:对时空客给予警告并处40万元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原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王恩权给予警告并处30万元“顶格”罚款,同时采取5年市场禁入措施;对时任董事兼副总经理的臧宇和时任董事兼财务总监的贺云霞给予警告,并处3万元罚款。

证监会称,该案的查处为新三板公司实际控制人及董监高管划定红线:新三板挂牌公司作为公众公司,必须依法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尊法守法,畏法敬法,不断完善公司治理,加强内部控制,切实提高规范运作水平。

办案人员还发现,时空客公司存在大量账外或有债务。2014年10月至2016年5月11日间,王恩权累计转出资金约2.45亿元,转回资金约1.83亿元,尚有约0.62亿元未归还。通过调查发现,其转出的资金转出后最终全部转入王恩权个人账户,再从王恩权个人账户流入百余个其他个人账户。这些人和王恩权是什么关系?资金去向何处?如此巨大工作量,调查组根本无法查清。

调查中,经常有自称是时空客的债权人来到公司,手里拿的是王恩权私人打的欠条,有的盖有时空客的公章,王恩权承认这些债务都是真实的,但账上却没有任何体现。

根据时空客2016年10月21日公告:“公司确定或有负债金额7889.40万元”。虽然资金去向查处难度大,但现有证据已足以认定时空客及相关责任人员信息披露违法。。

关于生物谷资金违规占用和隐瞒关联交易,时任董事长,时任大股东董秘共被罚款1000万元和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不知道你从中找到你需要的信息了吗 ?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信息,记得收藏关注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