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内容详情

日本政府上调了本财年的GDP增长预期,日本 经济增长

2023-01-19 9 adminn8
日本政府上调了本财年的GDP增长预期,日本 经济增长

站点名称:日本政府上调了本财年的GDP增长预期,日本 经济增长

所属分类:新闻资讯

相关标签: # 日本政府上调了本财年的GDP增长预期

官方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网 5118

进入网站

站点介绍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日本政府上调了本财年的GDP增长预期,以及日本 经济增长对应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本文目录一览:

日本GDP恐将跌回至30年前,日本的经济为何会沦落至此?

主要是日本政府主动刺破所谓的泡沫经济,导致日本本土的经济发展陷入了迟缓,一度大幅度缩水,倒回了30年前的状态。

日本作为亚洲为数不多的发达国家,无论是在军事实力又或者是经济能力方面,都有很强的能力以及地位。但是我们也可以发现日本的经济存在一个主动。那就是自从30年前到现如今,日本的总体经济并没有太大的发展。因此日本总体经济水平虽然仍然处于世界前列,但是长期以来都保持没有增长的地步。

日本GDP恐将跌回至30年前。

根据日本财政部门的报道,日本本年度的GDP增长将会跌回30年前的状态。远远不能够超过隔壁的韩国以及中国大陆,日本的经济将会陷入停滞发展的态度。其实这也不是日本第1次经济发展陷入痴狂的境界,或者说日本已经连续30次了。因为自从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日本的经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步了。

主要是由于泡沫经济影响的。

首先日本的GDP之所以没有增长,主要是由于受到泡沫经济增长。因为在上个世纪70年代的时候,日本经济增长主要是靠房地产业作为支撑。上世纪70年代日本房地产是非常发达的,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上个世纪70年代的人均收入水平已经超过了同等时期的美国人。

日本政府主动刺破泡沫经济。

对于日本经济的发展,日本政府已经有了完全清晰的认知。要想日本经济得到迅速发展,日本只能够主动刺破泡沫经济。所以我们现在可以看到日元的贬值速度正在不断的增加,日元所能够购买的商品量也正在不断的减少。直接导致其他货币与日本的兑换率不断上升,所以很多国外群众在日本大肆购买商品。

日本政府将本财年GDP增长预期下调至2%,这次的下调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日本的经济增速已经逐步放缓了。他们自己也对此有所察觉,因此将预期下调了不少。

日本的三大过剩是劳动力,设备,债务吗

日本经济不能够简单用过剩来概括的:

复苏缓慢且脆弱

内需疲软,财政恶化,影响市场信心

张季风:当下日本经济明暗相间,虽有所恢复,但仍处于低迷徘徊状态。从国内生产总值(GDP)实际增长率来看,2015年仅为0.4%。2015财年(2015年4月—2016年3月)有可能实现1.0%左右的正增长,但低于日本政府1.2%的预期,也低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2015年日本经济微弱的复苏很大程度上还得益于“中国爆买”,中国游客在日消费额达1.4万亿日元(约合800亿元人民币),拉动日本经济近0.3个百分点。

2015年日本经济基本面没有大变化。第一,由于日元汇率走低,出口顺畅,企业利润持续保持上升态势,但中小企业并未摆脱困境。第二,2015年全年日经平均股指保持在1.9万点以上,这是近15年来少有的高位。然而,这主要是因为日本央行购买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拉高大盘,大量社保基金入市推高股价,其潜在风险很大。第三,就业状况良好,失业率在3.4%左右,但临时工的比重增加。第四,企业员工工资有所增加,但增幅小于上年,中小企业工资上涨幅度更小。第五,税收有所增加,连续3年保持税收大于新增国债发行额,但财政状况恶化的状况并没有改变。总体来看,大企业利润上升和资产价格上涨并没有惠及广大百姓,反而使贫富差距越来越大。

困扰日本经济的核心问题,既有有效需求不足,也有供给侧企业创新能力不足,从长远看主要是人口老龄化问题。而且,通缩与人口老龄化问题搅在一起,形势越来越复杂。

张玉来:日本经济处于缓慢复苏但又依然脆弱的状态。最大的问题是占GDP六成的内需依然疲弱。

日本经济基本面与经济结构出现了新变化。一是劳动力供给状况改善;二是企业盈利能力提高,上市企业收益与企业国内存款均创新高,分别突破30万亿和200万亿日元,破产率降至历史最低;三是政府税收大幅改善,国家税收已突破56万亿日元,2016年度预计将超过100万亿日元;四是经济结构与产业转型启动,服务贸易成长为新的支柱,企业加速战略转型,2015年日企海外并购规模突破10万亿日元。

困扰日本经济的核心是财政问题,以及老龄少子化应对措施不力。日本主权债务状况继续恶化,2015年政府债务余额占GDP比重高达246%,位列七国集团之首。但在其基本经济改革思路中,并未确立起从财政重建角度来制定老龄少子化的应对措施。这一沉疴将是市场信心难以重建的关键所在。

长谷川克之:日本经济现在处于上升途中的平台阶段。如果今后海外经济复苏能够持续,企业设备投资意愿继续好转,日本经济有望缓慢复苏。日本2016年实际GDP增长率预期在1%左右。美联储10年来首次加息引发国际金融市场不安。日本最大的出口对象国中国及亚洲地区的经济增速也在放缓,导致日本经济增长放缓。国内外金融市场的动荡,对企业投资和个人消费意愿产生负面影响的风险正在加大。

菊地朋生:日本经济面临两大基本挑战,一是人口老龄化及人口数量逐渐减少,二是日益增长的政府债务。两者之间很明显是相互联系的。不断增加的养老金是政府债务上升的原因之一,都导致了内需减少,因此日本公司越来越多地将他们的运营机构和工厂移向海外,这让日本企业的海外收益和并购交易数量双双创下历史纪录,然而这并不益于刺激日本国内投资。

塔米姆·巴尤米:日本经济形势比较脆弱,通货膨胀率虽然还是正数,但正向零增长后退。日本最大的问题是要推动经济产出和通货膨胀持续增长,打破“增长几个季度就来一次衰退”的模式。如果整体经济不能保持持续增长,巨大的政府债务和持续的财政赤字很难得以解决。

央行小马拉大车

“安倍经济学”未撬动结构改革

张季风:“安倍经济学”已经失败。首先,日本经济未摆脱低迷,两年内2%的通胀率没有实现。“安倍经济学”实施3年多以来,扣除提高消费税率影响的核心CPI从未超过1.5%。2013年日本经济增长率为1.4%,2014年为0,2015年为0.4%,那么3年平均也仅为0.6%,而前20年日本实际GDP年平均增长率约为0.9%。相关调查表明,70%以上的国民没有感受到“安倍经济学”带来的好处。

第二,“安倍经济学”提出的长期目标几乎都不能实现。第一个目标是“未来10年实现年均名义经济增长率3%、实际经济增长率2%”,而过去20年上述两个数字分别只有-0.1%和0.9%。第二个长期目标“2015年国家与地方基础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与2010年相比减半,到2020年实现盈余”。据日本财务省测算,即使实现年均2%的增长目标,到2020年日本仍将有1.6%的财政赤字。“安倍经济学”还确定了劳动生产率提高、外国直接投资额翻番等20多项具体指标,但如果无法实现年均2%的增长,这些都是镜花水月。

第三,2015年9月,安倍抛出了“实现名义GDP600万亿日元”“出生率达到1.8”和“实现看护离职率为零”的所谓“新三支箭”。然而,“新三支箭”的目标几乎不可能实现。

第四,2016年1月底,日本央行又出台史无前例的“负利率政策”刺激经济。这恰恰宣告了“安倍经济学”的破产。但如果想要改变统计基准,做数字游戏就另当别论了。

张玉来:“安倍经济学”不改变“央行独舞”的状态将难以成功。以“通货再胀”理论为基础所设计的“安倍经济学”在方向上是正确的,但理应是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与增长战略等“三驾马车”的改革框架,在结构改革裹足不前的状态下,却逐渐演变成了“货币政策独行”的小马拉大车。

安倍内阁经济增长战略乏善可陈。截至2015年4月,日本央行向市场投放的基础货币量已经突破300万亿日元,其持有的日本国债已经占到发行额的1/3,预计到2017年底将达到极限状态。从央行国债持有占GDP之比来看,日本已达60%,远远高于欧美央行的20%。政策手段枯竭是日本央行日前导入负利率的真正背景。

肖敏捷:“安倍经济学”实施至今,日本经济基本面尚未发生根本变化,老龄少子化、生产供过于求、经济靠外需刺激等结构问题没有解决。但是,“安倍经济学”改变了1997年桥本内阁提高消费税以来的社会“通缩预期”。企业设备投资、个人消费和劳动就业数据都出现了向好趋势。这种趋势如果能持续三五年,日本很有可能实现“2020年GDP600万亿日元”的目标。

塔米姆·巴尤米:“安倍经济学”没能推动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率上升,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世界经济的现况。“安倍经济学”使得货币政策有力扩大,但财政问题并未得到根本性解决,结构性改革需做更多工作。

菊地朋生:股票价格上涨及日元贬值是“安倍经济学”产生的显而易见的效应。但2%的通胀目标和实际GDP增长2%的目标远还没有实现。

量宽不是万灵药

工资持续下降抑制消费欲望

张季风:日本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力度越来越大,但收效甚微。其原因在于,安倍及其智囊对通缩成因出现明显误判。

量化宽松政策能够增加市场流动性,但实际上,影响物价的真正因素是工资水平低下。“安倍经济学”的出发点是通过提高通胀率去刺激民众的消费欲望和行动。这种做法本末倒置,收入不增加,即使有购物欲望也是枉然。通缩的原因来自工资减少,而不是所谓通胀预期,更不是流动性减少。自1995年以来,日本的工资一直处于慢性下降状态,而美欧则一直处于上升状态。这就是近十几年来同为发达经济体的美国和欧洲多国没有发生通缩的原因所在。

在新兴经济体崛起、国际竞争日益激烈的大背景下,企业都本能地削减人工费等经营成本。日本的通缩问题主要体现在员工收入低导致的私人消费疲软上。私人消费约占日本GDP的六成,提高收入就要扩大就业。日本目前就业确实有所扩大,失业率也大幅下降,但是增加的主要是临时工。临时工的工资仅为正式工的60%左右,所以社会总体收入并未提高。

日本央行近日出台的“负利率政策”,目的是进一步宽松货币政策。然而,日本市场并不缺乏流动性,近年来企业利润大增,留存不断扩大,企业并不缺钱。“负利率政策”副作用显而易见。负利率使银行业遭殃,还可能波及一般储户的利益,最近日本银行板块股票下跌就证明了这一点。“负利率政策”会使日元继续贬值,这样就可能引发新一轮的以竞争性贬值为特征的国际金融战。

若国际经济形势不发生大的变化,估计2016年日本经济将略好于2015年,由于2017年4月日本将把消费税率从8%提高到10%,因此2017年可能再次跌入负增长。受东京奥运会的利好影响,再加上TPP的刺激,到2018年和2019年经济可能稍微好转,但2020年或2021年又将出现“后奥运萧条”。考虑到日本潜在经济增长率是0.5%左右,随着老龄化社会的不断深化和财政状况的进一步恶化,从中长期来看,日本经济年平均增长率能达到1%左右就不错了。

张玉来:泡沫经济崩溃之后,日本用20多年时间才消解了“债务”“设备”和“雇佣”三大过剩。与此同时,在经济全球化与IT革命浪潮中,德国和美国企业成为执世界之牛耳者,积极融入全球化的中韩以及东盟等也取得了巨大成就。自我陶醉的日本企业则步入“孤岛化”误区,其产品技术一度出现与国际标准严重脱钩现象,其全要素生产率落后于美德英法。只有通过结构改革实现资源有效配置,进而提高生产效率,推进技术创新,提高潜在经济增长率,才能促使日本摆脱长期通缩。

菊地朋生:为了实现通胀目标,日本必须扩大内需,而要达到这一目的,就需提高工资水平、解决收入不平等现状,并改变劳动力市场倾向于男性和年长工作者的惯例。

长谷川克之:与3年前相比,日元汇率过高的问题得到修正,股市也大幅上升。因此,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应该说是适当的。但货币政策不是万灵药,还需要财政政策、结构改革等共同推进。日本的通胀率在“泡沫时代”都没有超过2%,即使从中长期看,这个目标也有些高了。不过,日本工资已经摆脱20年不涨的局面。随着日本经济的缓慢恢复,通胀率也会缓慢上升。如果通胀率能够持续超过1%,就可以认为走出了通缩,这恐怕至少要在三四年以后。

肖敏捷:2%的通胀目标“生不逢时”,赶上了原油价格大跌。不过,日本个人消费市场价格上涨迹象十分明显。因此,能否实现2%对日本央行来说可能只是“面子”问题。

塔米姆·巴尤米:人们再次对经济长期增长看好,可能会促使通货膨胀上升。但这要求必须进行结构性改革,采取大胆措施解决巨大的政府赤字和不断增长的政府债务。日本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国内问题,但目前世界经济形势不利于日本经济的发展。

缘何走不出通缩

人口结构特点使问题复杂化

张季风:通缩的危害在于,加重了企业的债务负担和融资成本,直接影响到生产扩大。再者,在通缩的状态下,消费者通缩预期增强,捂紧钱袋观望,不肯积极消费,其结果是导致螺旋式通缩的恶性循环。

在世界各国的经济实践中,治理通胀的手段和经验颇多,但摆脱通缩的手段却很少,经验也不足。逃离通缩要比治理通胀难得多。尽管进入由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转型的新常态,但中国仍属于发展中国家,发展空间要远远大于日本。政策工具也有很多,陷入长期通缩的危险并不大。从日本的经验教训来看,通缩与人口老龄化交织在一起,将使问题更加复杂化。我国人口老龄化问题也令人担忧,迅速建立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保障制度尤为重要。

张玉来:日本经济长期通缩是复杂的结构性问题,其中既有供给、也有需求的问题,也是政府、企业与市场之间博弈的问题。通缩也将是中国经济面临的重要风险,日本“双宽松”政策及其政策组合具有参考性,但日本模式是否有效值得研究。技术创新与技术进步是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这是日本经济发展的重要经验,迄今为止的日本经济改革过程中,技术进步发挥了重要作用。

长谷川克之: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经济停滞一直在日本延续,人们将这样的年月称之为“失去的20年”。日本陷入“失去的20年”有几个原因:银行不良债权处理迟缓、企业和产业重组缓慢、日元汇率长期过高。给予一定的财政支持,促进产业重组对摆脱通缩十分重要。日元汇率过高是摆脱通缩的重要障碍。外汇市场很难控制,因此通过货币宽松避免日元汇率过高非常重要。随着美联储加息,美元倾向于升值。与美元联动的人民币当前要避免汇率过高。当然,从经济稳定考虑,也要避免人民币过度贬值。

肖敏捷:日本是世界上陷入通缩时间最长的国家,现在回过头来看,日本经济泡沫后的一系列改革其实就是“供给侧改革”。对“僵尸企业”和银行不良资产的清理非常彻底,很有借鉴意义。日本银行体系的资产负债表十分坚挺,金融体系不存在系统性风险。虽然日本的银行和企业经常被批评过于保守,但这种谨慎对经济稳定并非全无益处。

塔米姆·巴尤米:如此长期的通货紧缩至今在其他国家还未出现过,部分反映了日本的人口结构特点。中国是快速增长的经济体,日本则是停滞发展的经济体,但都应确保各自的经济政策能够灵活应对世界经济动荡。

日本央行维持利率在-0.1%不变 再度下调通胀预期

金融界美股讯 日本央行维持货币政策不变,再次下调通胀预期,凸显离物价目标仍有一大段距离,央行能祭出的选择越来越少。

日本央行周三维持政策利率在-0.1%不变,并维持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在0%附近不变,符合市场的普遍预期。

日本央行表示,将2018财年核心CPI预期从0.9%下调至0.8%;2019财年从1.4%下调至0.9%;2020财年从1.5%下调至1.4%。

日本央行还上调了明后两年GDP预期。该央行表示,将2018/19财年GDP预期由1.4%下调至0.9%;将2019/20财年GDP预期由0.8%上调至0.9%;将2020/21财年GDP预期由0.8%上调至1.0%。

日本央行表示,日本经济预计在2020财年将继续扩张, 经济朝向物价目标发展的趋势不变,但缺乏动能, 物价前景、经济前景风险均偏向下行。 中长期通胀预期基本不变,很可能将逐步上升。

欧洲央行周四将召开货币决策会议,而美联储下周也要开会,日本央行的政策与西方这两大央行渐行渐远。尽管美联储可能不久就会暂停升息,但美联储和欧洲央行都希望能回到金融危机前的货币政策,万一再次发生冲击或经济陷入衰退时,才能有更多空间做出回应。

日本央行决议前瞻:聚焦五大悬念,汇市或迎大动荡

北京时间7月31日11:00,日本央行将公布利率决议,并发表经济展望报告。本次利率决议备受市场瞩目,因为市场普遍猜测日本央行可能以更为鹰派的方式调整其超宽松政策,这从上周及本周高涨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中就可见一斑。

长期以来,日银一直是主流央行中大胆尝试宽松货币政策的先导者,奉行量化、质化、负利率三个维度的宽松货币政策。而这与机动的财政政策以及结构性经济改革搭配成为安倍经济学的三根箭,然而目前市场有传言称日本央行可能调整收益率曲线控制及购买ETF的结构问题,那么安倍经济学是否真的会就此改变?这究竟是不是意味着日本央妈开始掉头转向,还是为了能够更有效的持续宽松做铺垫?对于日元又会带来何种影响?本文将做阐述。 本周日银决议的五大看点

☆日银会否改变控制10年期日债收益率为0附近的目标?☆

也许会,但可能性极低,即使调整并不意味着紧缩,可能只是让货币政策变得更加灵活。为了刺激通胀,日银实行了大量的巨额购债操作,从市场上大量扫货日本国债,因此打压日本10年期国债利率为到0附近(债券价格和收益率成反比),但这也导致市场上流通的国债变得稀缺,而不知不觉中日本已经把市场上41%的国债都揽入囊中。

日本央妈做了那么多,可是日本通胀依然疲软,6月消费物价指数上升至0.7%但还是低于0.8%的预期,而剔除了食品和能源价格波动的因素后,日本通胀仅上升0.2%,远低于2%的设定目标。

目前日本央妈多少有一些无奈,再这么买下去可能会面临无债可买以及永远无法货币政策正常化的窘境,而且日企的扩张性欲望丝毫未被激发、居民的储蓄率依旧在高位。

但矛盾的是,由于日银利率决议取决于通胀目标的实现进度且在贸易政策不确定因素下,停止向市场释放流动性无异于“经济上的自杀”。

因此最有可能的办法是采取微调的操作,包括可以缩短购入国债的期限,对于收益率曲线采取更灵活的操作措施,而不是一味地使收益率曲线趋平打压到0的地板线位置。长期利率更自然的上升,可以缓解多年的近零利率给银行带来的痛苦。

另外,还有一个证据表明日本央妈断不可能彻底放手,在上周一,上周五,本周一,日银分别在0.11%、0.10、0.10%这三个位置进行不限量固定利率购债操作。

日本官员称执行该项操作旨在达到10年期日债收益率为0的目标, 一周多的时间连续三次出手是该手段推出以来首次,这并不寻常。

注意细节的投资者还可以发现, 固定利率购入债券的数值是降低的 ,相比于上周一的0.11%本周一和上周五的两次都是在0.10%就出手干预,日本央行想借此传递的信息是, 第一坚决遏制和打压10年期国债利率的上行趋势, 如果等到0.12%再出手那么市场可能会解读为日银允许长端利率攀升。

第二更希望保持灵活性的意愿,换言之日银将容忍更高的市场波动性,譬如允许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从零双向波动20个基点。

☆日银的80万亿每年的购债规模会不会改变?☆

可能仍旧保持名存实亡的格局 ,对日元最好的情况就是调整具体购买目标的措词。自2016年9月实施“收益率曲线控制”(YCC)以来,日银就在购债规模上“悄悄减码”。到今年3月为止的一年,日本央行仅购置了不到50万亿日元的债券,远低于日本央行承诺的每年80万亿日元的购债规模。

但是我们发现日本长端债券收益率仍是不可救药的趋平了,换言之现在隐形减码可能也不是市场关心的重点, 市场已经对货币政策正常化失去耐心和信心 并且认为,日银已经不大可能通过使收益率曲线变得更加陡峭来为进一步紧缩政策铺平道路。 ☆日银资产购买策略会否变动?☆

日经新闻报道,日本央行有很大可能在不改变总规模的情况下,调整股市ETF配置权重。据悉,日银将在本周的议息会议上,重新评估目前的资产购买规模分配,以避免对个股影响过度,具体将 考虑削减对挂钩日经平均指数的ETF,增加对锚定东证指数的ETF产品的购买。

在每年6万亿日元的资产购买中,日银购买约1.5万亿日元的日经225指数相关ETF,东证指数(TOPIX)相关的ETF则购入4万亿日元左右。但由于日经平均指数涵盖的范围不如TOPIX广泛,日银对日经平均指数的购买,会带来更大的影响。

相比于日经平均指数,如果日银对东证指数采取了类似的ETF购买策略,效果会是目前的7倍。因为购买股票ETF和国债不同,国债可以到期赎回而ETF则只能在未来抛售。

鉴于日本央妈已经成为了40%企业的前10大股东,而像日经225指数离历史新高不足10%, 降低购买成本追求效益最大化是它们的首要考量目标 ,毕竟全国企业资产国有化恐怕不是他们中意的结局。

☆日银的经济展望报告☆

日银的经济展望报告每季度一次,上一次是在今年4月底, 当时日银删除了“预计2019年达成2%通胀目标”的措辞 ,随后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解释称,专注于通胀实现的时间点不利于与市场的沟通,引发时点与政策相关联的误解。

不过这仍无法打消市场的顾虑认为达到通胀目标要比日银预期的更久。 日银在6月利率决议中也下调了CPI评估,预计CPI区间在0.5%至1.0% 。

据外媒消息称,日本央行本月货币会议可能承认, 通胀率可能在未来长达三年的时间里都无法达到目标值 ,这或将代表着该行过去数年提振通胀的努力宣告失败。同时, 他们可能将2018、2019和2020财年的所有通胀预期全线下调。

不过上一次日银上调了2018财年和2019财年GDP预测,并新增了2020财年GDP预测GDP为0.8%。总体而言,通胀可能仍旧是比较悲观,GDP若在美国贸易政策风险上下调那么对日元可能是双向打击。 日银对日元的态度

日元现在处于一个比较矛盾和尴尬的地方,一方面迫于美国方面的极限施压,(欧盟有操纵汇率之嫌),安倍曾声称:日银的宽松政策并不旨在让日元贬值。但是另一方面在美联储缩表,欧央行行将缩表之际,日元作为传统的套利货币,向全世界弥补两大央行缩表所造成的流动性窟窿。

否则三大央行同时收紧货币政策,日本在全球的套利货币反转,流回日本,那么全球金融泡沫恐怕都会有崩盘的危险。而且日本股市的繁荣,也是安倍经济学推动的,所以说日银不太可能对日元的主基调(主要是货币政策上措词的调整)进行过多评价。

换言之,目前日元的走强更像是市场上的情绪所为,因为日银通常被认为是最后一个开启加息大潮的主流央行, 那只要略有鹰派的言论都会被放大处理,因为他紧缩的空间是很大的,只不过需要择时进行 ,日元近期走强的趋势和逻辑都是经不起推敲的。

投行前瞻

☆摩根士丹利:日本央行不会改变货币政策方向,长端债券利率走高只是昙花一现;

摩根士丹利认为,由于日本通胀仍然远低于2%的目标,因此日本央行并不会改变货币政策方针。因此,就算近期有美债大举被抛售导致收益率曲线变陡,也将只是“昙花一现”。

摩根大通日本市场研究部负责人TohruSasaki认为,日本央行可能将允许10年期收益率涨至0.1%以上;日本央行的意图目前尚不清楚,这可能不意味着紧缩,可能只是让货币政策变得更加灵活。TohruSasaki预计,美元兑日元可能会继续下探至108-109附近。

☆野村证券:日本央行7月决议料难暗示正常化货币政策;

①野村证券指出,近期媒体报道称日本央行考虑在7月决议上调降2018财年和2019财年通胀预期,以对疲软的薪资增长和通胀做出回应,若如此,将为2018财年来第二次下调,此前于4月进行了一次调降;

②假如市场参与者们认为日本央行货币政策立场变得更为鹰派,那么日元极有可能再度升值,如年初一样;假如日元走强,那么当前低于1%的日本核心通胀极有可能承受更大下行压力,从而进一步压缩日本出口商们的盈利空间,进而可能导致经济复苏放缓,出于这个原因考虑,日本央行将难以在7月货币政策会议上暗示将迈向正常化货币政策。

☆法国兴业银行:日本央行将不会如预期般立即对QQE项目做出调整;

法国兴业银行称,日本央行将不会如预期般立即对QQE项目做出调整;近期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出现大幅波动,7月31日日本央行利率决议受到市场的格外关注;

但法兴经济学家并不预计日本央行将会对QQE(质化量化宽松)项目做出即时调整,因为通胀仍处于相对较低的位置,而且也存在日本央行下调通胀预期的可能性;

日本央行可能会增加部分收益率曲线控制的灵活性,这将有望消除低收益率与收益率趋平带来的副作用。

市场反应前瞻:

①情景一:日本央行维持现行政策不变,包括日本央行利率-0.1%,10年长期日债收益率目标在0,对于经济和通胀没有过多下调,也没有强调通胀可能在未来三个财年达不到预期。

如果此次利率决议是上述情况,那就是过于鸽派不符合市场预期,美元兑日元可能出现修复性上涨行情,因为之前所有的预期都发生了偏转,不仅没有紧缩货币政策想法,甚至也没有调整的意思,短线美元兑日元将面临上行风险。

②情景二(基本情境):日本央行维持QQE、YCC政策不变(主要不上调10年期国债目标收益率)但是:a.改变ETF的购买结构;b.调整80万亿日元的日本国债年度购买量目标的措词;c.日本央行下达指示,考虑在9月份进行政策的可持续性调整,以此让市场为未来的变化做好准备;d.承认通胀三个财年内无法达到预期,但保持经济增长预期或提高预期;以上情况四选一。

在上述情况下,决议料被市场解读较为鹰派,但仍未出乎多数交易者意料,料短线会提振日元使得美元兑日元下挫,短线可能重回110.5这一前期低点,不过也需谨防市场的预期消化,因为这些选项都在市场的预计范围内。

所以美元兑日元探底回升可能是绝佳布局良机,详情请看《美日六连跌》笔者曾在上周四喊介入美日短多当时只有110.65。

③情景三:日本央行维持货币政策不变但:a.日本央行可能会上调目标收益率,此举会导致日元出现最大幅度的上涨;b.取消或者调降80万亿日元的日本国债年度购买量目标;c.调高通胀和经济预期。这三种情况发生,就是黑天鹅事件,是笔者认为最小概率的事情,如果真的是这样日元恐出现暴涨,可能最终看向108.8位置附近。

技术分析:

美元兑日元如果从周线级别看,很明显三周前就突破了15年6月初起三年多的下降趋势线的压制,上周只是借利空消息回踩。

目前均线虽黏合未呈现明显的多头排列,不过13日均线上传55日均线金叉,为多头讯号,只要不跌漏13日均线支撑,回调都是买点,MACD指标呈现鸭子张嘴的形态,意为加速上涨。

值得留意的是,从104.56开始有一根上升趋势线,本周初的位置略有跌漏,所以如果日银如笔者所料偏鸽派,当心美元兑日元的上行风险,最终本周收盘该货币对可能必须站回111.20以上,周线可能会出现下影线,时间对多方有利。日线级别看下方55日均线110.59支撑强劲,回踩皆是不错的买点,目前在0.236的黄金比例分割位置(104.56-113.17)有短线阻力,这也是本交易日迟迟难以越过的难关。

一旦越过上方先看112整数关卡,为7月19日长下影线的最低点以及7月20日长阴的半分位位置附近。

(美元兑日元日线图)

2022年日本经济现状

2022年上半年,日本在俄乌冲突、新冠肺炎疫情、美联储加息等背景下经济形势复杂严峻,政府和央行破局乏术,进退维谷。另一边,日本政府对内大力推进经济安保战略,急于与中国脱钩,对外协助美国推行“印太经济框架”,推进第三国基建投资,对冲“一带一路”倡议,不惜“一掷千金”。可以预见,由于世界形势复杂和其自身实际经济、资源状况约束,日本的经济前景仍不明朗。有分析认为,日本必须尽快把精力放回到制定更加有利于国家和国民发展的经济政策上来,尽快走出困境。

经济体系经受考验

日本内阁府7月25日数据显示,2022年度日本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预期为2.0%,较1月内阁会议决定的预期下调了1.2个百分点。日本央行则把2022年度实际GDP增长率预期下调至2.4%。日本内阁府发布的2022年一季度GDP修正值显示,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的实际GDP比上季度下滑0.1%,换算成年率为减少0.5%。目前日本二季度经济数据尚未公布,尽管多家经济机构预测日本二季度实际GDP增长率将转负为正,但不可否认的是,在上半年复杂严峻的外部形势下,日本脆弱的经济体系正在经受严峻考验。

深度介入俄乌冲突令日本经济受损严重。俄乌冲突背景下,全球政治极化加剧,国际能源保护主义抬头,世界大宗商品价格高企,对于高度依赖能源进口的日本物价抬升作用明显。且由于其跟随美国加紧对俄制裁步伐,最终遭俄反制,萨哈林2号天然气项目被俄收回,占日总进口量9%的液化天然气来源前途未卜,能源供应短缺进一步加剧,使日本深陷夏冬季能源困境。

国内外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严峻,对日本经济造成冲击。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背景下,日本本土多行业零件短缺,生产供应受阻,国内外需求低迷,旅游业恢复遥遥无期。东京近来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接近20万例,如何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发展成为重要课题。

在欧美货币政策紧缩的趋势下,日本宽松货币政策加速日元贬值。美联储加息背景下,6月15日,日本10年期国债期货价格跌幅创下9年来最大纪录,两次触发大阪交易所熔断机制,引发了舆论对央行货币政策是否将调整的猜测,然而日本央行依旧坚守宽松货币政策,美元对日元汇率已逼近1比140关口,日元持续贬值进一步加剧了日本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

物价上涨影响民生

内外因素交织叠加的影响直接体现在日本上半年各项经济指标上。

从物价指数看,居民生活承受重压。日本总务省公布的日

关于日本政府上调了本财年的GDP增长预期和日本 经济增长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不知道你从中找到你需要的信息了吗 ?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信息,记得收藏关注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