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内容详情

预计日本财年通胀率仍有低于宽松政策的空间,日本近几年通货膨胀率

2023-01-19 9 adminn8
预计日本财年通胀率仍有低于宽松政策的空间,日本近几年通货膨胀率

站点名称:预计日本财年通胀率仍有低于宽松政策的空间,日本近几年通货膨胀率

所属分类:新闻资讯

相关标签: # 预计日本财年通胀率仍有低于宽松政策的空间

官方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网 5118

进入网站

站点介绍

今天给各位分享预计日本财年通胀率仍有低于宽松政策的空间的知识,其中也会对日本近几年通货膨胀率进行解释,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现在开始吧!

本文目录一览:

日本CPI 1991年来首次突破3%,为什么日本的通货膨胀率这么低?

全球经济现在正与高价格展开战争。尽管主要经济体的价格似乎已超过或接近峰值,但许多国家的通货膨胀仍处于高水平。

作为一个能源净进口国,日本不能选择退出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日本的能源通胀增长率低于美国和欧盟。主要原因是长期合同为日本的液化天然气进口提供了一些缓,根据国际天然气联盟的数据,2018年与石油相关的合同约占液化天然气采购量的67%,因此日本从近期天然气价格上涨中获得了更多保护。

此外,也许更重要的是,根据长期合同,日本从俄罗斯库页岛进口了约10%的液化天然气,但到目前为止,该渠道还没有出现重大供应问题。根据传统的货币理论,太多的钱追逐太少的商品会导致通货膨胀。为什么日本宽松的货币政策没有推高通货膨胀?中泰宏观指出,最直接的原因是过度发行的货币没有流入商品领域。

如果我们比较一下日本居民的工资和价格趋势,我们可以发现,尽管日本的通货膨胀率很低,但工资增长率较低,甚至远低于通货膨胀率。自1999年以来,日本相继启动了包括零利率在内的非常规货币政策,货币宽松程度显著提高。以1999年为基准期考察日本居民的名义工资和价格趋势,可以看出,在1999年至2019年的20年间,日本的CPI增长了约2%,但居民的名义收入下降了11.3%。

通货膨胀率的上升必须有一个先决条件,即不能处于“商品过剩”或产能过剩的状态。如果商品过剩严重,将不会出现“太多的钱追逐有限的商品”的真实状态,通货膨胀将难以发生。

日元贬值创24年来新低,给当地造成了哪些影响?

由于美联储和日本央行在货币政策上的分歧,日元贬值创24年来新低,日本央行和其他主要央行在货币政策上的分歧,使得日元进一步下跌不可避免。与此同时,市场还关注日本央行何时可能干预日元并放弃收益率曲线控制,警告货币政策出现突然转变的风险。

美元兑日元一度触及1998年10月以来的纪录高位136.70日元,因日本央行的超宽松货币政策与美联储决心扑灭通胀火焰的激进政策形成鲜明对比。日元兑美元汇率今年已经下跌了18%以上。欧元兑日元也上涨1.38%,一度触及143.98日元,为6月10日以来的最高水准,当时欧元兑日元触及逾七年高位144.24日元。

自2001年开始以来,日本央行对政府债券的“临时购买”已经增加。作为持续宽松政策的一部分,日本央行仍在加大债券购买力度,试图在全球央行纷纷收紧量化宽松政策之际,将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保持在0-0.25%的目标区间内。日本央行已经花费720亿美元购买债券,几乎相当于美联储和欧洲央行2021年全年的规模。不过,收益率仍处于目标区间的高端。在日本央行做出决定后,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攀升至0.265%,为2016年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在亚太地区的早盘交易中进一步上涨至0.332%。

日本经济在2019年和2020年连续两年萎缩后,于2021年转向缓慢扩张,实际GDP增长率为1.6%。疲弱的增长不仅限制了人们对日元的信心,还使刺激经济的宽松政策成为不可避免的选择。日本的低通胀率也为宽松的货币政策提供了空间。2022年3月份,日本CPI同比上涨1.2%,自2018年10月以来首次超过1%。核心CPI同比上涨0.8%,连续第7个月增长。然而,这仍低于政府在2013年1月设定的2%的通胀目标。

日本的通胀达标:超2%,为何它依然坚持宽松的货币政策?

由于美国和英国的通货膨胀率分别超过8%和9%,市场对日本的通货膨胀率仅略高于2%并不感到太惊讶。对日本过去CPI增长数据的回顾表明,2.5%的标准通胀率和2.1%的核心通胀率不太正常。2.5%的通货膨胀率已经是日本最高的;如果上升到4%,这将是其最高水平。日本的通货膨胀率最近一直在稳步上升,从1月份的0.5%上升到3月份的1%以上,4月份的2%,预计本月将超过3%。由于历史上的低通货膨胀甚至通缩,日本的货币政策仍然非常宽松。

日本央行投票决定将短期利率目标维持在- 0.1%,并承诺引导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0%左右。将继续放松收益率曲线控制,直至价格目标实现,将毫不犹豫加大宽松力度,CPI可能暂时维持在2%左右,之后上调幅度可能放缓。日本央行的政策思路仍然是维持目前的超宽松状态。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已经看到日本的CPI数据超过2%,但由于思维惯性,他不相信CPI增长能够长期稳定在2%以上。日元一直在贬值,兑美元汇率跌至24年低点。外界普遍猜测,日本央行可能会调整其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允许债券收益率进一步上升,以防止日元进一步走软,并提高燃料和食品进口成本。

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岸田文雄的支持率下降了6个百分点,至60%,为今年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约6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赞成岸田文雄处理通货膨胀的方式,并表示他们因此入不敷出。日本经济正在复苏,但它面临着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带来的下行压力,而最重要的是,要真正支持经济活动,需要强有力的货币宽松政策。工资需要进一步上涨,这样家庭才能消化更大幅度的物价上涨,通胀才能变得更可持续。日元对美元迅速贬值,推高了进口成本。原材料价格一直在上涨,日元走弱加剧了这种影响。这并不意味着目标已经实现。经济仍存在下行风险,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正在损害消费。

日本央行雨宫正佳警示风险 暗示宽松政策倾向

日本央行副行长雨宫正佳周四表示,鉴于贸易谈判不确定性和疲软的全球需求使前景蒙阴,日本央行将侧重关注经济面临的风险,强调了央行在经济复苏面临威胁时扩大刺激的决心。

雨宫正佳表示,全球经济正显示出一些光明迹象,因半导体需求有所复苏,一些采取的刺激措施也提振了经济增长。但他说日本央行不会降低对海外风险的警惕,海外风险可能会进一步推迟经济回升,并损害已经在恶化的企业信心。

“目前,日本央行认为经济活动和物价的下行风险最需要予以关注,主要是关于全球经济形势的发展,”雨宫正佳对冈山商界领袖表示。“如果经济可能失去实现央行2%物价目标的动能,我们将毫不犹豫地采取更多宽松举措。”

雨宫正佳对国内需求的看法要较之前来的暗淡些,指受全球经济放缓打击以及10月上调消费税,资本支出和民间消费可能会短暂减弱。“在一段时间内出口和产出将仍疲弱,”雨宫正佳说道。“内需恐怕也会暂时减慢。。。,不过从长期看仍将保持韧性。”他说道。

日本央行在10月维持货币政策不变,但发出了迄今以来最强烈的信号,称如果有风险威胁到日本经济2%通胀率目标的实现,央行有可能降息。尽管海外风险升高,但央行认为按兵不动是恰当之举,认为强劲的内需将缓和外部不利情势对出口的冲击。

这一观点因为一连串疲弱的消费和资本支出数据而备受质疑,不过许多分析师预期日本央行在下一次利率评估时仍然不会采取放宽政策。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上月表示,他认为目前并不需要扩大刺激。这凸显出日本央行更倾向于节约正在不断减少的弹药,以防经济因海外风险加剧而受到更大的挫折。

日本央行决议前瞻:聚焦五大悬念,汇市或迎大动荡

北京时间7月31日11:00,日本央行将公布利率决议,并发表经济展望报告。本次利率决议备受市场瞩目,因为市场普遍猜测日本央行可能以更为鹰派的方式调整其超宽松政策,这从上周及本周高涨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中就可见一斑。

长期以来,日银一直是主流央行中大胆尝试宽松货币政策的先导者,奉行量化、质化、负利率三个维度的宽松货币政策。而这与机动的财政政策以及结构性经济改革搭配成为安倍经济学的三根箭,然而目前市场有传言称日本央行可能调整收益率曲线控制及购买ETF的结构问题,那么安倍经济学是否真的会就此改变?这究竟是不是意味着日本央妈开始掉头转向,还是为了能够更有效的持续宽松做铺垫?对于日元又会带来何种影响?本文将做阐述。 本周日银决议的五大看点

☆日银会否改变控制10年期日债收益率为0附近的目标?☆

也许会,但可能性极低,即使调整并不意味着紧缩,可能只是让货币政策变得更加灵活。为了刺激通胀,日银实行了大量的巨额购债操作,从市场上大量扫货日本国债,因此打压日本10年期国债利率为到0附近(债券价格和收益率成反比),但这也导致市场上流通的国债变得稀缺,而不知不觉中日本已经把市场上41%的国债都揽入囊中。

日本央妈做了那么多,可是日本通胀依然疲软,6月消费物价指数上升至0.7%但还是低于0.8%的预期,而剔除了食品和能源价格波动的因素后,日本通胀仅上升0.2%,远低于2%的设定目标。

目前日本央妈多少有一些无奈,再这么买下去可能会面临无债可买以及永远无法货币政策正常化的窘境,而且日企的扩张性欲望丝毫未被激发、居民的储蓄率依旧在高位。

但矛盾的是,由于日银利率决议取决于通胀目标的实现进度且在贸易政策不确定因素下,停止向市场释放流动性无异于“经济上的自杀”。

因此最有可能的办法是采取微调的操作,包括可以缩短购入国债的期限,对于收益率曲线采取更灵活的操作措施,而不是一味地使收益率曲线趋平打压到0的地板线位置。长期利率更自然的上升,可以缓解多年的近零利率给银行带来的痛苦。

另外,还有一个证据表明日本央妈断不可能彻底放手,在上周一,上周五,本周一,日银分别在0.11%、0.10、0.10%这三个位置进行不限量固定利率购债操作。

日本官员称执行该项操作旨在达到10年期日债收益率为0的目标, 一周多的时间连续三次出手是该手段推出以来首次,这并不寻常。

注意细节的投资者还可以发现, 固定利率购入债券的数值是降低的 ,相比于上周一的0.11%本周一和上周五的两次都是在0.10%就出手干预,日本央行想借此传递的信息是, 第一坚决遏制和打压10年期国债利率的上行趋势, 如果等到0.12%再出手那么市场可能会解读为日银允许长端利率攀升。

第二更希望保持灵活性的意愿,换言之日银将容忍更高的市场波动性,譬如允许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从零双向波动20个基点。

☆日银的80万亿每年的购债规模会不会改变?☆

可能仍旧保持名存实亡的格局 ,对日元最好的情况就是调整具体购买目标的措词。自2016年9月实施“收益率曲线控制”(YCC)以来,日银就在购债规模上“悄悄减码”。到今年3月为止的一年,日本央行仅购置了不到50万亿日元的债券,远低于日本央行承诺的每年80万亿日元的购债规模。

但是我们发现日本长端债券收益率仍是不可救药的趋平了,换言之现在隐形减码可能也不是市场关心的重点, 市场已经对货币政策正常化失去耐心和信心 并且认为,日银已经不大可能通过使收益率曲线变得更加陡峭来为进一步紧缩政策铺平道路。 ☆日银资产购买策略会否变动?☆

日经新闻报道,日本央行有很大可能在不改变总规模的情况下,调整股市ETF配置权重。据悉,日银将在本周的议息会议上,重新评估目前的资产购买规模分配,以避免对个股影响过度,具体将 考虑削减对挂钩日经平均指数的ETF,增加对锚定东证指数的ETF产品的购买。

在每年6万亿日元的资产购买中,日银购买约1.5万亿日元的日经225指数相关ETF,东证指数(TOPIX)相关的ETF则购入4万亿日元左右。但由于日经平均指数涵盖的范围不如TOPIX广泛,日银对日经平均指数的购买,会带来更大的影响。

相比于日经平均指数,如果日银对东证指数采取了类似的ETF购买策略,效果会是目前的7倍。因为购买股票ETF和国债不同,国债可以到期赎回而ETF则只能在未来抛售。

鉴于日本央妈已经成为了40%企业的前10大股东,而像日经225指数离历史新高不足10%, 降低购买成本追求效益最大化是它们的首要考量目标 ,毕竟全国企业资产国有化恐怕不是他们中意的结局。

☆日银的经济展望报告☆

日银的经济展望报告每季度一次,上一次是在今年4月底, 当时日银删除了“预计2019年达成2%通胀目标”的措辞 ,随后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解释称,专注于通胀实现的时间点不利于与市场的沟通,引发时点与政策相关联的误解。

不过这仍无法打消市场的顾虑认为达到通胀目标要比日银预期的更久。 日银在6月利率决议中也下调了CPI评估,预计CPI区间在0.5%至1.0% 。

据外媒消息称,日本央行本月货币会议可能承认, 通胀率可能在未来长达三年的时间里都无法达到目标值 ,这或将代表着该行过去数年提振通胀的努力宣告失败。同时, 他们可能将2018、2019和2020财年的所有通胀预期全线下调。

不过上一次日银上调了2018财年和2019财年GDP预测,并新增了2020财年GDP预测GDP为0.8%。总体而言,通胀可能仍旧是比较悲观,GDP若在美国贸易政策风险上下调那么对日元可能是双向打击。 日银对日元的态度

日元现在处于一个比较矛盾和尴尬的地方,一方面迫于美国方面的极限施压,(欧盟有操纵汇率之嫌),安倍曾声称:日银的宽松政策并不旨在让日元贬值。但是另一方面在美联储缩表,欧央行行将缩表之际,日元作为传统的套利货币,向全世界弥补两大央行缩表所造成的流动性窟窿。

否则三大央行同时收紧货币政策,日本在全球的套利货币反转,流回日本,那么全球金融泡沫恐怕都会有崩盘的危险。而且日本股市的繁荣,也是安倍经济学推动的,所以说日银不太可能对日元的主基调(主要是货币政策上措词的调整)进行过多评价。

换言之,目前日元的走强更像是市场上的情绪所为,因为日银通常被认为是最后一个开启加息大潮的主流央行, 那只要略有鹰派的言论都会被放大处理,因为他紧缩的空间是很大的,只不过需要择时进行 ,日元近期走强的趋势和逻辑都是经不起推敲的。

投行前瞻

☆摩根士丹利:日本央行不会改变货币政策方向,长端债券利率走高只是昙花一现;

摩根士丹利认为,由于日本通胀仍然远低于2%的目标,因此日本央行并不会改变货币政策方针。因此,就算近期有美债大举被抛售导致收益率曲线变陡,也将只是“昙花一现”。

摩根大通日本市场研究部负责人TohruSasaki认为,日本央行可能将允许10年期收益率涨至0.1%以上;日本央行的意图目前尚不清楚,这可能不意味着紧缩,可能只是让货币政策变得更加灵活。TohruSasaki预计,美元兑日元可能会继续下探至108-109附近。

☆野村证券:日本央行7月决议料难暗示正常化货币政策;

①野村证券指出,近期媒体报道称日本央行考虑在7月决议上调降2018财年和2019财年通胀预期,以对疲软的薪资增长和通胀做出回应,若如此,将为2018财年来第二次下调,此前于4月进行了一次调降;

②假如市场参与者们认为日本央行货币政策立场变得更为鹰派,那么日元极有可能再度升值,如年初一样;假如日元走强,那么当前低于1%的日本核心通胀极有可能承受更大下行压力,从而进一步压缩日本出口商们的盈利空间,进而可能导致经济复苏放缓,出于这个原因考虑,日本央行将难以在7月货币政策会议上暗示将迈向正常化货币政策。

☆法国兴业银行:日本央行将不会如预期般立即对QQE项目做出调整;

法国兴业银行称,日本央行将不会如预期般立即对QQE项目做出调整;近期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出现大幅波动,7月31日日本央行利率决议受到市场的格外关注;

但法兴经济学家并不预计日本央行将会对QQE(质化量化宽松)项目做出即时调整,因为通胀仍处于相对较低的位置,而且也存在日本央行下调通胀预期的可能性;

日本央行可能会增加部分收益率曲线控制的灵活性,这将有望消除低收益率与收益率趋平带来的副作用。

市场反应前瞻:

①情景一:日本央行维持现行政策不变,包括日本央行利率-0.1%,10年长期日债收益率目标在0,对于经济和通胀没有过多下调,也没有强调通胀可能在未来三个财年达不到预期。

如果此次利率决议是上述情况,那就是过于鸽派不符合市场预期,美元兑日元可能出现修复性上涨行情,因为之前所有的预期都发生了偏转,不仅没有紧缩货币政策想法,甚至也没有调整的意思,短线美元兑日元将面临上行风险。

②情景二(基本情境):日本央行维持QQE、YCC政策不变(主要不上调10年期国债目标收益率)但是:a.改变ETF的购买结构;b.调整80万亿日元的日本国债年度购买量目标的措词;c.日本央行下达指示,考虑在9月份进行政策的可持续性调整,以此让市场为未来的变化做好准备;d.承认通胀三个财年内无法达到预期,但保持经济增长预期或提高预期;以上情况四选一。

在上述情况下,决议料被市场解读较为鹰派,但仍未出乎多数交易者意料,料短线会提振日元使得美元兑日元下挫,短线可能重回110.5这一前期低点,不过也需谨防市场的预期消化,因为这些选项都在市场的预计范围内。

所以美元兑日元探底回升可能是绝佳布局良机,详情请看《美日六连跌》笔者曾在上周四喊介入美日短多当时只有110.65。

③情景三:日本央行维持货币政策不变但:a.日本央行可能会上调目标收益率,此举会导致日元出现最大幅度的上涨;b.取消或者调降80万亿日元的日本国债年度购买量目标;c.调高通胀和经济预期。这三种情况发生,就是黑天鹅事件,是笔者认为最小概率的事情,如果真的是这样日元恐出现暴涨,可能最终看向108.8位置附近。

技术分析:

美元兑日元如果从周线级别看,很明显三周前就突破了15年6月初起三年多的下降趋势线的压制,上周只是借利空消息回踩。

目前均线虽黏合未呈现明显的多头排列,不过13日均线上传55日均线金叉,为多头讯号,只要不跌漏13日均线支撑,回调都是买点,MACD指标呈现鸭子张嘴的形态,意为加速上涨。

值得留意的是,从104.56开始有一根上升趋势线,本周初的位置略有跌漏,所以如果日银如笔者所料偏鸽派,当心美元兑日元的上行风险,最终本周收盘该货币对可能必须站回111.20以上,周线可能会出现下影线,时间对多方有利。日线级别看下方55日均线110.59支撑强劲,回踩皆是不错的买点,目前在0.236的黄金比例分割位置(104.56-113.17)有短线阻力,这也是本交易日迟迟难以越过的难关。

一旦越过上方先看112整数关卡,为7月19日长下影线的最低点以及7月20日长阴的半分位位置附近。

(美元兑日元日线图)

预计日本财年通胀率仍有低于宽松政策的空间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日本近几年通货膨胀率、预计日本财年通胀率仍有低于宽松政策的空间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