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内容详情

日本政府敲定财政年度预算(日本当前财政政策)

2023-01-20 10 adminn8
日本政府敲定财政年度预算(日本当前财政政策)

站点名称:日本政府敲定财政年度预算(日本当前财政政策)

所属分类:新闻资讯

相关标签: # 日本政府敲定财政年度预算

官方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网 5118

进入网站

站点介绍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日本政府敲定财政年度预算,以及日本当前财政政策对应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本文目录一览:

日本防卫预算六连增是真的吗?

日本政府22日批准2018财年政府财政预算案,其中防卫预算连续第6年增长,并连续第3年超过5万亿日元(100日元约合5.8元人民币)。

根据预算案,2018财年总预算达97.71万亿日元,较2017财年增加约2600亿日元,连续第6年创历史新高。日本政府将在明年初向国会提交这份预算案。

根据预算案,2018财年日本的防卫预算达到5.19万亿日元,较去年增长约1.3%。根据计划,2018财年日本将购买6架F-35A战斗机、用于战斗机的远程巡航导弹等装备,并将建造一艘新潜艇和两艘新型驱逐舰。

增强导弹防御系统是2018财年日本防卫预算的核心内容之一。日本政府19日正式决定引进两套陆基“宙斯盾”导弹防御系统,并决定在2018财年防卫预算中追加7.3亿日元的军备费用。此外,2018财年日本还将斥资440亿日元购买日美共同研发的“标准-3 IIA”增强型反导系统。

此外,根据该预算案,社会保障支出预算较去年增加约5000亿日元,为32.97万亿日元,刷新了历史最高纪录。

基础财政收支的赤字额为10.4万亿日元,比上一财年减少约4000亿日元。共同社认为,政府虽预测2018财年的税收将增加1.37万亿日元,但防卫预算、社会保障支出预算等项目持续增长,再次阻碍了日本政府改善财政收支状况的步伐。

日本政府决定2018年度预算案防卫费用连增6年是真的吗?

12月22日据日媒报道,日本政府在本月22日的内阁会议上决定了2018年度预算案。一般会计总额为97.7128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7万亿元),连续6年创历史新高。社会保障费增至约33万亿日元。

报道称,日本凭借超越高速增长期“伊奘诺景气”的长期景气扩张,税收预计将增长至泡沫经济期水平,但对于财政支出的膨胀缺乏危机感。在财政纪律依然松弛的情况下,作为借款的新发国债额居高不下,达到33.6922万亿日元。

明年除修宪问题外,日本政府还将面临防卫力建设指针《防卫计划大纲》的修改。包括预算在内围绕安全保障的讨论或将趋于活跃。由于基础财政收支2020年度实现盈余的目标已被放弃,整顿财政今后如何推进也将成为课题。

财政支出总额与2017年度相比增加了2581亿日元。社会保障费随着老龄化创纪录地达到32.9732万亿日元,占比超过三成。焦点问题诊疗报酬调整虽然下调了药价,但相当于医生人工费等的主体部分却调高了0.55%。

日本防卫费连续6年增加,以5.1911万亿日元创历史新高。日本将着手构建陆上部署型导弹拦截系统“陆基宙斯盾系统”。内阁会议同时决定的2017年度补充预算案也列入了2345亿日元相关经费,凸显了对防卫领域的重视。

公共项目预算为5.9789万亿日元,科学与教育振兴经费为5.3646万亿日元,均略微增长。因地方税收预计将增加,为弥补地方政府财源不足的中央对地方财政转移支付(含地方特例支付)减少521亿日元,计入15.5150万亿日元。

用于偿还债务的国债费为23.3020万亿日元,减少2265亿日元,其中主要是因低息持续而利息费减少。

财政收入方面,税收预计为59.0790万亿日元。因景气扩张增加1.3670万亿日元,预计将创下决算额达59.8万亿日元的1991年度以来的27年新高。新发国债额虽连续8年减少,但基础财政收支仍有10.3902万亿日元亏损,仅小幅改善4511亿日元。

东日本大地震重建特别会计的支出总额为2.3593万亿日元。政府将向明年年初的例行国会提交预算案,力争3月底前获得通过。

发达国家在财政预算方面有哪些成功的经验值得借鉴

由于农业的基础性地位及其弱质性,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政府财政对农业都给予了大量支持和保护。总结和借鉴发达国家政府财政农业投入的成功经验,对提高中国政府财政“三农”投入效率,以及制定“三农”财政政策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一、发达国家财政农业投入的一般做法

一般来讲,发达国家财政农业投入的目标主要有两个:一是农业发展,二是农业保护。财政农业发展资金主要用于农业技术开发与农业技术进步、科研和技术推广、基础设施建设、农业扩大再生产和改善农业结构等。财政农业保护主要包括农产品价格支持与保护、农村环境治理与保护、农村救济和农村社会保障等内容。具体讲,发达国家财政农业投入的一般做法可以归纳如下:

(一)财政农业投入方式

1. 农产品价格支持。为了提高农民从事农业的积极性,维护和提高农民收入,发达国家普遍采用价格支持方式实施农业保护。美国从20 世纪20 年代开始实施农产品价格支持政策,主要手段包括平价(保证价格)、融资、政府收购。政府财政主要通过设立商品信贷公司进行价格支持。政府授意商品信贷公司向农场主发放贷款,该贷款以稳定价格为目标,并用农产品作为抵押。当市场价格高于贷款所定价格时,农场主就出售产品偿还贷款,当农产品出现剩余时,生产者可按平价的一定比率(但高于市场的水平)把产品卖给政府①。从1961 年实行《农业基本法》以来,为促进城乡收入平衡、刺激农业生产规模扩大、推动农业现代化,日本大幅度地提高农产品价格,并对农产品实行“支持价格制度”,使农产品价格提高幅度大于工业品上涨幅度②。

2. 农民直接收入补贴。发达国家始终对本国农业发展、农民收入采取高保护政策。由于主要发达国家早期的国内价格支持政策导致了国内农产品生产过剩和国际贸易中农产品价格扭曲,进而产生了一些农产品国际贸易争端,因此,在WTO 农业规则约束下,各国不断改变本国农业支持方式。发达国家财政农业支持政策逐渐由价格支持为主转向对农民直接收入补贴为主,如欧盟在2003 年取消对农产品的价格补贴,采取对农民直接的收入补贴政策。

(二)财政农业投入重点领域

1. 提高政府农业基本公共服务水平。为了提高财政农业投入资金使用效率,很多发达国家注重提高政府在财政农业投入过程中的基本公共服务水平。欧盟和日本在这方面较为突出,分别提供了组织培训农民、咨询服务、加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通讯设施建设以及支持农业技术研究等服务。由于这类服务范围较广,有利于农业基础条件改善,而且不会产生扭曲,因此许多发达国家在财力允许的条件下采取了有利于农业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的措施。

2. 重点支持农业、农村可持续发展。根据WTO 规则,各国都不同程度地调整了本国财政农业支持政策。逐步加大对农业和农村可持续发展的支持力度。从1995 年开始,日本较大幅度调整了对农业的财政支持政策,主要是在WTO 规则允许的“绿箱”政策范围内,从过去以补贴生产、流通环节转向支持农业的公共性服务、农业基础设施及支持生产结构调整等方面。欧盟与美国也不断地对国内农业支持政策进行调整,且其调整的方向具有一定的趋同性,即增加直接补贴之外的其他“绿箱”政策的财政支出,尤其是大大加强农业科研和科技推广、食品安全检验、病虫害防治、基础设施建设等公益性服务支出,加强资源和生态环境保护以及贫困地区发展等方面的支出。

(三)财政农业投入资金管理

财政农业投入是一个国家财政支出的重要组成部分,其预算管理、支出管理和财政监督均被纳入整个国家财政支出管理框架。分析国家的财政支出管理,也就可看出财政农业投入的一些规律和特征。发达国家财政农业投入资金管理可以分为以下几个方面:

1. 预算管理。发达国家一般有较为严格的预算管理。以欧盟和德国为例,欧盟及德国政府农业财政预算程序,大致分为预算编制、预算审计、预算执行和预算执行后的检查及绩效考评四个阶段①。

(1)预算编制。欧盟农业预算编制是在《欧盟预算法》、预算条例和有关欧盟政策性文件的基础上,紧紧围绕中长期农业发展规划(七年规划)进行的。其目标主要是:稳定农产品价格,保障农业人口的充分就业,保护农业生态环境,保证农业的持续发展。

(2)预算的审议与通过。欧盟农业预算审议程序是,欧盟理事会将本年度农业财政预算上报欧洲议会,理事会上报的申请由欧洲议会专门委员会进行审议,第一次审议结果将反馈给理事会,由理事会组织进行修改后重新报议会再次审议。确保欧盟成员国之间经济发展平衡是欧洲议会审议通过农业预算的基本原则。预算经欧洲议会审议通过后,将被严格执行。

(3)预算执行。欧盟及德国农业财政预算一经议会审议通过即具有法律效益,各成员国和德国农业财政预算部门必须严格执行。为了更好预算执行工作,欧盟委员会设立了两个基金会用于发放农业补贴。一个是欧洲农业保障基金会,主要负责管理直接补贴、出口退税、仓库补贴和农业生产津贴;另一个是欧洲农村发展基金会,主要负责管理农村机构。

(4)预算的检查和评价。在欧洲和德国,预算的检查主要由独立于行政的审计机构来执行。审计院在农业财政预算执行方面的主要内容是审查执行单位的支出是否按预算执行,是否符合法律,是否经济节约。此外,审计工作只服从宪法和法律,从而保证了审计机构的审计效率和合理性。

2. 财政支出管理。除了有较为严格的预算管理外,发达国家也非常重视财政支出管理。以日本为例,日本政府建立了由国会、审计部门和财政部门分工负责、协调配合的财政支出管理体系。国会的管理主要是预算管理,通过审批预算,控制财政支出规模及其使用方向;审计部门主要审计预算编制和执行的严肃性、科学性,确保财政资金高效、依法使用。此外,日本财政支出管理具有依法管理、全面管理、经常性管理和实行财政公开等特点。

3. 财政监督。由于历史制度传承性不同、各国政权形式不同等多方面的原因,其采取的财政监督类型亦各有不同。国内学者罗剑朝②(2004)将国际上财政监督总结为四种主要类型:立法监督制度、司法监督制度、行政监督制度和日本型的财政监督制度。本文仅以第一种类型即立法型监督制度为例进行说明。立法监督制度主要通过制定财政、财务管理、会计的相关法律,依法管理国家预算机关,审计机关和监督机关向国会负责。一般又分为以下两种情况:一是宪法对财政监督做出明确规定,如英国是在《宪法》中对财政支出最早作出规定的国家。意大利、德国和瑞士的《宪法》对财政收支的一切活动也均有规定,从预算、税收、国库到审计等均在法律范围内进行。二是在宪法规定的基础上,还设有专门对财政监督作出的更为具体的规定,如美国、法国、加拿大等国。

二、中国与发达国家财政农业投入比较

近些年,中国对农业支持和保护力度不断加大,但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尚有较大差距,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一)中国财政农业投入总量偏小和农业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地位相比,目前中国财政农业投入总量严重不足,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中国农业现代化进程。虽然,中国财政农业支出金额呈增长趋势,但是农业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却呈下降趋势。1952 年至1998 年,中国财政农业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除了个别年份超过10%以外,其余年份均在10%以下徘徊。1998 年至今,国家财政农业投入规模虽有了较大幅度增加,但是财政支农在全部财政支出中的比例仍没有显著提高,一直在8.2%以下徘徊。而发达国家财政农业投入的绝对量和比例都是不断增长的,如美国用于农业方面的财政投入额,从1970 年的64.3 亿美元上升到1982 年的145.5亿美元,占当年联邦预算总支出的2.95%。如果把联邦、州及地方各级政府的农业支出计算在一起,则农业预算在联邦预算中仅次于国防支出。日本农业投入大量来自国家的财政资金。日本财政农业投入从1970 年的1785 亿日元上升到1980 年的8859亿日元,政府的农业投入在农业总投入中所占的比重,1960 年为23.4%,1970 年为49.8%,1975 年为65.7%。不仅总量是不断增长的,而且比重也不断增长,其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远远超过中国。

(二)中国财政农业投入结构不合理

中国财政农业投入结构不合理主要表现为对农业基本建设和农业科研投入不足。目前,中国大量财政补贴用于弥合购销差价、降低农用生产资料的价格以及贴息贷款等方面。对农业教育、农业技术推广、农业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调整农业生产结构和组织结构等方面补贴很少,中国农业科研和推广费用在整个财政支出中的份额不仅很低,而且还不断下降。据有关资料显示,中国目前每年对农业的科研投入为60 亿元,约占农业总产值的0.25%左右,而发达国家平均为2.37%,发展中国家平均为0.7%-1%。中国农业技术推广经费占农业GDP 的比重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现行不合理的补贴结构不利于从根本上解决农业生产力低下、农民收入增长缓慢等问题,不符合WTO 农业规则,不利于农业生产的市场化和国际化。

(三)中国财政农业资金投向不利于现代农业发展

农业经济增长和农村发展离不开政府大力支持和投入。同时,政府农业投入应根据农业发展阶段和程度而有所不同。目前,中国财政对农业基本建设和农业科研投入的资金严重不足,对发展现代农业极为不利。相比而言,发达国家则是逐步按现代农业发展的要求来确定资金的投向,其补贴机制也相对比较合理而全面。随着现代农业发展,发达国家用于农业方面的财政资金不再只局限于农业生产、开发等领域,而是逐步按照现代农业发展的要求确定农业投入方向,并把资金投向有关流通部门。发达国家都把农业研究、开发作为投入重点,例如美国和日本等国在农业资源环境养护、培养农业人才、基础设施投入、种植结构调整、乡村建设以及农民的直接收入方面都投入了大量的财政资金、给予很高补助。

(四)中国财政农业投入没能很好地发挥财政资金的调控作用

农业是一个投入产出水平低的物质生产部门,发展农业要求有较多的物质、资投入,仅靠财政资金是不够的,必须充分调动社会资本、金融资本和个人资本合理投向农业。除了直接支农的职能外,财政资金还应具有调动社会资本、私人资本和调控农业资金投向的职能。目前,中国财政农业支持实行分块管理,部门分割严重,有限的资金不能形成合力,而且政府财政支农资金使用监督机制落后,资金使用效果差,在现行体制下,普遍存在支农资金被挤占、挪用的问题,不能有效吸引社会金融资本、个人资本向农业投入,就更谈不上财政资金与金融资本和个人资本结合形成农业投入的合力。在这一点上,西方发达国家的一些经验就值得我们借鉴。比如,日本的“制度金融”的做法就值得借鉴。日本政府通过“制度金融”,不仅起到了调动私人资本投向农业的作用,而且还能够左右投资全局,引导投资方向,为贯彻产业政策,不断促进结构优化升级提供了基本保证。

(五)中国财政农业投入的有效监督不足

有效的财政监督是保障财政资金高效运行的重要条件。中国现行财政农业投入政策缺乏有效监督,在宏观上表现为国家缺乏对财政农业投入到位状况的监督保障,以补贴为例,国家财政对农业的补贴和投入往往有一定比例不能及时到位或根本不能到位,被短期或长期移作它用,补贴资金流失严重。在微观上表现为财政缺乏对农业补贴立项预算、审核和效益跟踪管理,监督不力和补贴资金使用效率低下,极大地影响了补贴政策整体功能发挥。在法国就有一套相对完善的财政监督体系和机构,设有审计法庭、财政总监和财务监督官,他们对中央预算和地方预算进行事前和事后监督,通过监督体系来检查财政收支是否合法。

三、发达国家财政农业投入管理经验借鉴

在长期的财政农业投入实践中,随着社会经济和农业发展,发达国家不断调整财政农业投入政策目标,并不断调整财政农业支持方式保证财政农业投入效率。随着现代农业的不断推进,财政农业投入的项目选择也日益公益化。此外,财政农业投入的引导功能逐步增强,即依靠一定的财政资金,调动较多的金融资本、个人资本和其他社会资本投入到农业发展中,形成农业投入合力。政府通过制定相应政策措施,充分发挥财政资金“经济引擎”的牵头作用,引导和增强其他投入主体对农业投入的积极性。

发达国家财政对农业投入与管理经验,对中国政府财政支农具有重要的启示和借鉴作用。为了更好地推动中国的财政支农政策,提高财政支农资金使用效率,我们应做好以下工作:一要确保政府财政农业投入总量持续增长,合理配置资源,提高投入效益和资金使用效率。二要加快农业立法工作进程,逐步将财政农业投入法律化,把对农业的支持和保护由政府行为转变为国家行为。加快制定《农业投资法》和《农业财政投资监督保障法》,并通过投资立法,约束政府财政农业投入行为。三要顺应WTO《农业协议》要求,用足黄箱,同时将“黄箱”支持转为“绿箱”政策范畴的支出。改变和改革低效率的价格支持政策,将更多的财政资源,转为直接补贴等支持措施。同时,将投入重心转变为以间接投入为主,大力推进农业科技开发、推广、教育和服务、加大基础建设投入、加大对环境保护和生态农业的投入。四要转变财政农业投入监督方式,构建“立法监督+ 行政监督”的复合型农业财政投入监管体系,可考虑设立独立于政府部门的农业补贴(拨款)和监督委员会,将对农业的支持和保护逐渐由政府行为转变为国家行为。

日本政府财政预算的种类有几种?

几种就不清楚了,但是他的财政预算方式不同办法,本政府计划编制一份2012财政年度补充预算案,用以刺激国内经济。日本第二季度折合成年率的经济增长率为1.4%,远低于预期。

据日本共同社13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报道称,日本政府补充预算案的用途将包括应对日元升值的影响和防灾措施,预计日本政府将在10月份召开的国会特别会议上发布这份预算案。

共同社还称,预计这份预算案规模较小,主要资金来源是2011财年预算案中未使用的资金。

日本内阁府13日公布的速报数据显示,扣除物价变动因素,今年第二季度日本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增长0.3%,按年率换算增长1.4%,增速低于此前多家机构的平均预期?

由于欧债危机延续?国内重建需求弱化,日本经济景气在双重打压下陷入低迷,预计下半年仍将延续缓慢增长的步伐,同时保持对外部形势的高度敏感性?同时,消费税增税法案对经济带来的短期不利影响,以及引发的政坛动荡也值得关注?

日本政府财政赤字是怎么回事?

据日媒报道,本月27日通过的日本政府2017年度预算仍在持续依赖负债的状态,基础财政收支赤字近5年来首次扩大。预计经济势头低迷导致税收上行乏力,而以教育和防卫费为主的财政支出压力今后将进一步增强。

报道指出,由此,力争在2020年度实现中央和地方收支盈余的政府财政健全化目标不知何时能够达成。考虑到计划2018年度出台的中期评估,修改目标的讨论将在所难免。

据悉,日本2017年度预算中财政支出总额增至创纪录的97.4547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万亿元)。其中包括作为招牌政策之一的新“发放型奖学金”制度前期实施费用。

计划2018年度起全面实施后,以免交居民税的低收入家庭为对象每月发放2至4万日元,但本届国会审议中纷纷出现“金额过少”的声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教育免费化态度积极,为今年夏季制定“健骨方针”,教育预算是否应该增加成为焦点。

报道还指出,安倍政府一贯重视防卫预算的势头仍将维持。以加强与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安保关系等事件为由,有关增额的讨论或趋热。

日本内阁府今年1月更新的推算结果显示,即便保持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超过3%的经济增长,该国中央和地方2020年度基础财政收支为8.3万亿日元,与GDP相比仍有1.4%左右的赤字。2018年度赤字幅度为2.4%左右,此前设定的控制在1%左右的中期目标基本无望实现。

报道称,日本政府内部开始流露出真实想法,认为“修改目标只是时间问题”,也一直有推测认为再度延期至2019年10月的消费税率上调至10%的计划或进一步推迟。能否继续留住国际社会和市场的信任,日本政府的财政运营将迎来关键时期。

军费的数据

2009年中国国防预算为4806.86亿元人民币(合702.5亿美元),比上年的预算执行数增加624.82亿元人民币,增长率为14.9%,国防费预算占当年全国财政支出预算的6.3%,与前几年相比所占比重略有下降。中国2008年的军费开支已经达到587.579亿美元。2008年,中国GDP 4.222 万亿美元。中国2008年最终GDP按照CIA的年平均汇率达到4.502-4.642万亿美元,只落后日本3400-2200亿美元。2009年台湾的军费高达116.27亿美元(2008年台湾现价GDP为12,365,242百万新台币。根据CIA《世界概览》提供的2008年新台币平均汇率为31.470新台币兑换1美元,折合为3929.22亿美元)。2008年香港GDP折合为2151.94亿美元。2008澳门GDP为1718.7亿澳门元(约为214.29亿美元)。

2009年,美国国防预算高达6110亿美元,除去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开支,军费为5150亿美元,相比2008年增加7%,是自二战以来最高的国防预算。5150亿美元国防预算中用于采办的有1042亿美元,与2008年的990亿美元相比增加了52亿美元,主要用于购买武器。预算中有796亿美元用于新型武器的研究和开发,与2008年相比增加了33亿美元。2008年,美国GDP 14.33 万亿美元。

受俄格战争的刺激,俄罗斯2009年的军费开支将增长27%,达到341.05亿美元。俄罗斯杜马安全委员会副主席根纳季古德科夫估算,俄军2009年需要军费不少于1.5万亿卢布,才能确保俄军配备现代化武器装备。他说:“这是最保守的数字。”俄罗斯杜马副主席日里诺夫斯基表示,自由民主党准备为军方提供“所需的额外资金”,他还表示要多少给多少。2008年,俄罗斯GDP 1.757 万亿美元。

印度政府2月16日公布的2009年至2010年财政年度临时预算中,国防预算比上一年度增加24%,增长幅度是自印度1947年独立以来最大的一次。4月1日开始的新财政年度国防预算总额约为1.41万亿卢比(1美元约合48.5卢比)(计290亿美元),占财政预算总额的15%。 2008年,印度GDP 1.237 万亿美元。

2008年,欧盟GDP 18.93万亿美元。其中,英国2.787 万亿美元(2009年军费527.67亿美元),法国 2.978 万亿美元(2009年军费413.06亿美元),意大利 2.399 万亿美元。

日本的军费开支从1983年起超过法国和英国,成为世界第二军费大国。2000年以来,日本军费总额一直保持在4.7兆亿日元以上。2008年11月24日,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通过了2009财政年度的政府预算案,总额为47741亿日元(538.33亿美元),相比2008年(47788亿日元)减少了0.1%。但减少的是驻日美军整编经费和驻留费用,用在自卫队的预算实际上比2008年增加400亿日元,增长了O.8%。在日本2009年的国防预算中,日本自卫队将采购2艘19DD导弹驱逐舰,总价值1515亿日元,是日本版“宙斯盾”舰。此外,日本航空自卫队将更新22架F-15战斗机,并为“心神”验证机的研制继续拨款85亿日元。2008年,日本GDP 4.844 万亿美元。

韩国实际GDP为818.8079万亿韩元(约合99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6850亿元,略高于广东。韩国国防部已申请2009年的预算为21.4万亿韩元(185亿美元),占该国GDP的约2.9%。 2011年中国军费预算6011亿元,比上年预算执行数约增加约676亿元,大约增长12.7%。国防费预算占当年全国财政支出预算的6%,与前几年相比,所占比重有所下降。

2011年,中国增加的国防费主要用于适当增加装备建设、军事训练和人才培养经费,加大基层部队基础设施建设投入,适当提高与官兵生活密切相关的经费保障标准和调整军队津贴、补贴标准等。我们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实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尽管中国有13亿多人口,国土面积大,海岸线长,但是中国国防投入在世界上相对较低,中国有限的军事力量完全是为了维护国家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不会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 2012年中国国防费预算为6702.74亿元人民币,比上年预算执行数增加676.04亿元人民币,增长11.2%。

2012年以来,为了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适应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需要,中国政府在社会经济快速发展、财政收入稳定增长的基础上,保持国防费的合理适度增长。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三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按当年价格计算,年均增长14.5%,全国财政支出年均增长20.3%,而国防支出年均增长13%,国防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和全国财政支出的比重分别从2008年的1.33%和6.68%下降到2011年的1.28%和5.53%。

中国政府按照国防法、预算法等法律法规的要求,对国防费实行严格的财政拨款制度,每一年的国防费预算都纳入国家预算草案,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查和批准。中国国防费主要由人员的生活费、训练维持费和装备费这三部分组成,包括新型武器在内的所有武器装备的研究、实验、采购、维修、运输和储存费用也都包含在每年公布的国防费预算内。2011年,中国的国防开支占我们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仅为1.28%,而美国,英国等国家都在2%以上。 2013年,中国国防费占GDP比重始终保持在1.6%左右,而美国超过4%,英、法等国都超过3%。

中国政府依据预算法和国防法,对国防费实行严格的财政拨款制度,每年的国防费预算都纳入国家预算草案,由全国人大审批,按规定程序下达各级部门执行,并接受国家和军队审计部门监督。

1998年以来,中国政府每两年发表一次国防白皮书,详细介绍国防费投入规模和使用方向,并于2007年正式参加联合国军费透明制度,每年向联合国提交军费开支报告,国防费公开透明。

军队代表委员表示,国防费越多,就越要管好用好、用出效益来。

两会召开前不久,解放军四总部联合印发《厉行节约严格经费管理的规定》,明确了按战斗力标准花钱办事、严格经费分配与审批、控制非急需基建投资、规范集中采购集中支付、从严管控会议集训和公务接待开支等17条具体规定要求。

全国政协委员、济南军区某红军师政治部副主任徐洪刚说,2012年以来部队官兵衣食住行生活条件发生了很大改善,官兵们勤俭节约的意识也在不断提高。

“这几年,我们全师建立了更为严格的财务制度,资金支付、结算报销等环节都有管控,日常结算必须使用公务卡,彻底堵住了搞不正之风的财路。”他说。

日本政府敲定财政年度预算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日本当前财政政策、日本政府敲定财政年度预算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