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内容详情

消费飙升,呷呷呷喂海底捞发现金券,呷哺呷哺 海底捞

2023-01-22 20 adminn8
消费飙升,呷呷呷喂海底捞发现金券,呷哺呷哺 海底捞

站点名称:消费飙升,呷呷呷喂海底捞发现金券,呷哺呷哺 海底捞

所属分类:新闻资讯

相关标签: # 消费飙升 # 呷呷呷喂海底捞发现金券

官方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网 5118

进入网站

站点介绍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消费飙升,呷呷呷喂海底捞发现金券,以及呷哺呷哺 海底捞对应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本文目录一览:

在北方海底捞和呷哺呷哺火锅蘸料哪个好吃?

个人感觉还是海底捞的现调底料好吃,随时可以根据自己口味来调节。而且可以让海底捞的服务员给调几种其他地域的口味,增加新鲜感。

营收增加利润反降?海底捞的“窘境”应该怎么破?

我们正在见证一个时代的结束。

7月29日,呷哺呷哺发布半年预警公告,报告称,集团预期2021年上半年收入相较于去年同期收入增长约59%;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在4千万元(人民币)至6千万元(人民币)之间,与去年同期相比亏损减少80%左右。

此外,呷哺还宣称公司预计全年将会关闭呷哺呷哺品牌亏损门店约200家。

从资本市场上来看,呷哺呷哺从27.15港元/股的峰值,近半年来跌幅近70%,总市值蒸发超200亿港元。

另一大火锅巨头海底捞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7月25日,海底捞发布了盈利预警,虽然疫情之后实现了扭亏为盈,但上半年净利润仅为8000万元至1亿元。受此消息拖累,海底捞股价下挫16.69%,市值单日蒸发379亿港元。

更早之前,海底捞3月1日发布公告,2019年度净利润为23.47亿元,2020年度同比下降约90%。

这些年来,海底捞股价从峰值85.80港元,一路下跌至日前的28.95港元,市值较2月最高时蒸发超3000亿港元。

这样的衰颓业绩,还是那个风光无限、号称“海底捞你学不会”的行业老大吗?

作为火锅界的扛把子,这两家企业为何越混越惨呢?

尽管两家企业各有不同的模式路线,但其业绩的衰微,都指向了同一点——正为过去的蒙眼狂奔,付出巨大的代价。

疫情之下,张勇完成了一场“在别人恐惧时我贪婪”的冒险。2020年,海底捞以平均每天开1.49家新店的速度,净增530家门店。

在扩张方面,呷哺呷哺也未闲着。2017年到2020年,其门店总数分别为759家、934家、1022家和1061家。不停地扩张,直接导致呷哺呷哺的成本大幅提升,其员工成本四年内从8.3亿元上升至14.8亿元。

他曾说过,为了保证服务质量,每年的新增门店不会超过30家。这个火锅品牌发展的前24年,总门店数还不到500家,但2019年开始狂奔,一年就新开308家门店。

现阶段,海底捞主要以开新店来提高市场占有量,从而拉动整体增长。海底捞疯狂的扩张速度体现在不断飙升的门店数量上,2016 年海底捞全球仅有 176 家门店,到了2020 年,这个数字直接跃升到了 1298 家。

“别人恐惧我贪婪”,讲求的是顺势而为。看到别人看不到的真正趋势,才能赌赢。

但在疫情期间扩张,本来就是过于自信、并不明智的举动。在消费寒流的居家期间,如此扩张既会导致对现有门店的分流,同时新店也很难迅速取得效益,这自然意味着翻台率的持续下滑。

所谓翻台率,指的是餐桌重复使用率,翻台率越高,代表着限定的时间内接待客人越多。这此前是海底捞引以为傲的核心优势。

但近年来,海底捞翻台率不断恶化,2017 年和 2018 年海底捞的翻台率均为 5.0 次/天,2019 年,海底捞平均翻台率下降到 4.8 次/天, 2020 更是下滑至 3.5 次/天。

即使在疫情好转后,海底捞的翻台率仍在一路下跌。2021年海底捞 3 月份的翻台率为 3.5 - 3.7 次, 4 月已经低于 3 次,这无疑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根据国信证券测算,3 次/天的翻台率是海底捞单店的盈亏平衡线,跌破该数值,可以认为该店处于亏损状态。

呷哺呷哺的情况也是如此,颠峰时期的呷哺部分门店翻台率高达7次/天,但2018年却已经下降到了2.8次/天,2020年更是只有1.8次/天,子品牌凑凑的翻台率从2019年的4.1次/天下滑至去年的2.9次/天。

我们知道,在翻台率萎靡不振的情况下,企业们便将手伸向了消费者,试图通过提价来牟取利润。

这两年,“海底捞花式涨价”的新闻频频登上热搜,比如“减量不减价”“牛肉粒替换成大豆素肉”等。

还有网友晒出菜单,整份酥肉从26元涨价到44元,海带由原来的半份11元涨价到整份28元。有网友表示,最近两个人就吃了344元而在疫情以前算上折扣两个人消费不到200元

对比 2020 年与 2021 年海底捞的菜单,多数菜品价格都有 1-3 元的上调。如半份椒香腰花由原先的 19 元涨到了 22 元,半份青笋由 10 元涨到了 12 元。

这一点海底捞的业绩公告显示,海底捞整体的顾客人均消费从 2019 年的 105.2 元上升至 2020 年的 110.1 元,人均消费增加 4.9 元。

4.9 元听起来并不多,但火锅作为多人餐饮活动,乘以人头数,一顿的钱也多了不少。再结合 2020 年海底捞公布的 2.5 亿客流量,就会发现,人均在海底捞上涨的消费就能为海底捞额外创造 12.25 亿的收益。

近几年呷哺呷哺门店的人均消费随之大涨,由原来的平均40-50元涨至70-90元,部分一线城市的门店甚至能能达到80-100元。

背离产品初心的花式作死

在两大巨头急速狂奔的背后,反映了同一个致命的痛点——成长为龙头之后,正在背离此前的初心。

先说海底捞,一向以服务著称,网上还出现了“海底捞服务有多变态”的大讨论。

但海底捞近年来似乎忘了——服务,从来只是“锦上添花”;而产品,才是关键命脉。

因此,我们看到这些年来,海底捞的产品越来越被人所诟病;与此同时,它所赖以维生的服务护城河,也被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评价为受不了。

一方面,相对于海底捞的服务而言,产品无疑显得乏善可陈。

相比于巴奴的毛肚,海底捞并没有什么最为创新、最为亮点的产品。甚至于,黔驴技穷”的行业老大,还想出了“山寨”小弟家的产品。

此前,海底捞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巴奴毛肚火锅产品的消息刷爆全网,一度登上微博热搜,话题阅读量接近3亿。

网友有图有真相地爆料,海底捞的摆盘方式与巴奴相似,两家火锅店的豆芽、绣球菌、毛肚、小油条等菜品的摆盘存在抄袭。网友还指出,海底捞的活体豆芽更是抄袭巴奴井水黄豆芽中的文案。

值得注意的是,被海底捞“山寨”的巴奴,还曾经是前者坚定不移的模仿者。创业之初,一直在亦步亦趋学海底捞。“海底捞立下的规矩,你后面都得干,你不干好像都不对了,心里没自信。”巴奴掌门人杜中兵曾经如此说道。

但后来公司面临了巨大的资金压力,所以巴奴醒悟了,战略的核心不是抢别人,而是守自己。大家各回各家,各归各位。“服务不是巴奴的特色,毛肚和菌汤才是。”自此,巴奴扛起产品主义大旗,是和海底捞的服务主义“鼓对鼓锣对锣”地宣战,后来的巴奴因为业绩火爆还曾引发海底捞北京火锅店店长集体品尝学习。

另一方面,海底捞最引以为傲的“服务”也正在失去竞争力。

刚开始,大家对海底捞这种无微不至的服务感充满新鲜感,但是时间一长,就产生了满满的“被打扰感”。

年轻人难得聚在一起,因此总把“吃饭”当做“社交”,自然不愿意被外人所打扰。而对于商务人士而言,在聊商务合作之时被旁听,或者在关键时刻被打扰,尤其令人不适。

更何况,羊毛出在羊身上,过度的服务势必意味着额外的人力支出,最后又要消费者来买单。据内部说法,海底捞平均每个新人的招培成本在1400-1800元,完全独立还要500多元,这就是吃一顿海底捞为啥这么贵的重要原因之一。

总而言之,海底捞不仅忘记了“产品”才是立业之基,错误将企业重点偏移;更是搞错了“服务”的真正含义——是设身处地为消费者着想,并不是将其当做吸引顾客的噱头而已。

再说呷哺呷哺,走的是“性价比”“单身经济”路线,这种来自台湾的一人锅,干净、快速、方便。曾经是许多学生党、北漂族们的火锅心头好,在热气腾腾的冬天,吃一顿有肉有菜有经典麻酱的小火锅,价格不过是30-40元。

然而这些年来,呷哺呷哺却不再亲民,吃一顿往往要60-70元,让人越来越吃不起了。呷哺呷哺变化的症结,大概是受了海底捞的影响。因为在原本呷哺性价比的模式下,赚起钱来实在是太慢了。呷哺一顿30元,海底捞一顿300元,要翻多少桌才能赶上后者?

于是,2017年呷哺正式官宣从“快餐”转型“轻正餐”,效法海底捞,走高端化(高价格)的路子。升级后的呷哺一盘肉要30元~40元,一杯奶茶要20元~28元,2020年年报显示,呷哺呷哺在一线城市的人均消费已经达到65.2元。在大众点评等软件,人均价格更是升高到了70元-80元,部分一线城市门店消费金额甚至可以达到90-100元。

但消费者们却并不买账,还有网友评论道:“呷哺呷哺就是丫鬟的身份、公主的要求,娶回家了脾气还死差。”也就是说呷哺本来作为一个主打性价比的品牌,却硬要往高端路线上靠,结果装B不成,反倒把自己的性价比优势搞没了,价格上涨,但产品和服务水平都变差了。

这就是因为,呷哺“性价比”的印象已经在人们脑海里根深蒂固,突然走起高价路线会让消费者产生“不值”之感,“有的时候就想吃个便宜的、味道过得去的火锅,真的不太需要这么多‘附加值’。”“如果有这钱,我为啥不去吃其他高端一点的火锅品牌呢?”

换个角度想想,如果换作是小米的产品,突然要收苹果的价格,那么消费者也肯定接受不了。

失去了初心的呷哺,也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品牌核心竞争力。毫无特色、物非所值的它,自然导致了客户群的渐渐流失。

留给巨头们的时间不多了

所以,尽管模式“殊途”,但是两大巨头却是结果“同归”——价格越来越贵,口味越来越差。

这世界上,原本就没有永远不倒的巨头。尤其是对于竞争激烈的火锅行业更是如此,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共有42.2万家火锅相关企业,近一年新成立8.4万家,其中在业存续的有7.7万家。

人群密集之处、也是竞争激烈之处。此前有观点称每6分钟就有一家餐厅倒闭,这并非危言耸听。无论是近年来大量明星网红店的倒闭,还是行业老大海底捞和呷哺的中年危机,我们都可看出这个行业的残酷之处。

若是不能顺应市场规律、不能把握企业根基,即使是行业龙头,也终有一天会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

如此看来,留给海底捞、呷哺呷哺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应该实施精益管理,开源节流!

海底捞们,捞不动了

火锅行业变天,海底捞真的不担心吗?

来源|AI蓝媒汇

ID:lanmeih001

作者|杨雅倩

编辑|魏晓

2020年对于餐饮行业是极不友好的一年,尤其是火锅赛道,堪称集体失速。

以海底捞为例,在近期发布的2020年财报中,全年收入286亿元,同比增长7.8%;全年净利润3.09亿元,同比下降86.8%。而近几个月,海底捞的股价更是直接跌到“海底”。

回顾2019年年报,海底捞收入达265.56亿元,同比增长56.5%;归母净利润23.45亿元,同比增长42.5%,实现营收、净利双增长。

原本如是中天的海底捞,在2020年业绩大败退。于此同时,呷哺呷哺的业绩也与海底捞如出一辙。

根据年报,呷哺呷哺2020年实现收入54.55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9.5%;实现归属股东利润总额183.7万元,同比减少99.4%;经调整纯利1.31亿元,同比下滑67.1%。

“火锅双雄”净利通通暴跌9成,在2020年,曾经稳固的火锅市场格局横生变化。

一个事实是,老牌火锅巨头的宝座,可能坐不安稳了。

双雄日子难过

2020年,受疫情黑天鹅打击,餐饮行业受负面影响至少半年。按照常规的商业运作模式,行业越是处于低迷期,企业越要保存粮草,平稳过冬。

但海底捞没有按照常理出牌。

从年报来看,2020年, 海底捞的关键词可以用“着急”概括 ——急着提高客单价、急着写出更好的数据、急着扩张、急着下沉……

回顾2020年年初,疫情影响下,网上还有绝大部分声音称:“海底捞挺住,开门之后我们会去报复性消费。”

然而,疫情过后,消费者迎头撞上的是海底捞的报复性涨价。尽管海底捞来了波紧急公关,将价格调回疫前水平,但这已经影响了消费者对于海底捞的品牌忠诚度。

这一点,从海底捞隔三差五上热搜,便可窥探一二。

#海底捞人均消费超110元#、#海底捞牛肉粒变素了#、#海底捞回应牛肉粒变素#、#海底捞2020年净利润下降约90%#、#海底捞包间安装摄像头#、#海底捞被质疑过渡服务#……几乎所有的热搜,都是围绕着用户的不满、质疑、负面情绪展开的。

“着急”还体现在扩店上。

根据年报,海底捞在2020年一共新开了544家门店,全球门店数量破千达到1298家,平均每天开出1.5家门店,创下公司成立以来开店速度的新高。

截止2020年底,海底捞在一线、二线、三线及以下城市拥有的门店数量分别为255家、499家、451家。

而在2019年,这一数字分别为190家、332家、194家。

也就是说,2020年,海底捞在三线及以下城市布局的新店数量最多,新增257家;其次是二线城市,新增了167家。

这也使得海底捞的员工人数扩增至13万人,即便这样,海底捞在财报中坦言,“本年度公司经营业绩下滑,下半年亦出现员工人手短缺的现象。出于激励员工的角度,管理层提升了一线员工的基础工资。”

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年度,海底捞共发生员工成本(包括薪资、津贴和福利)约97亿元,同比增长21%。

综合来看,海底捞在2020年过的很“水逆”,而火锅赛道老二呷哺呷哺的日子也很难过。

相比海底捞,呷哺呷哺在2020年过的极为谨慎。

年报显示,2020年,呷哺呷哺关闭了受各种商业原因(包括疫情)影响的52间餐厅,同时新开张129间餐厅,包括91间呷哺呷哺餐厅及38间凑凑餐厅。

也就是说,呷哺呷哺在2020年净开张餐厅增加77间,这与此前几年的急速扩张,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同时,呷哺呷哺利润暴跌直接反应在餐厅的翻台率上。由2019年的2.6倍降低至2020年头6个月的1.8倍,随后升至2020年的2.3倍。

呷哺呷哺旗下定位相对高端的台式火锅凑凑也一定程度上受到了疫情影响。2020年,凑凑餐厅的翻台率由2019年的2.9倍下降至2020年的2.5倍。

虽然双雄路径不同,但日子一样难过。

搅局者以及挑战

归根结底,还是在于抗风险能力不足。

以海底捞为例,当线下餐饮受疫情不可抗力影响,其线上业务也未能成为大腿。

在新消费场景下,海底捞自热方便火锅乘势兴起,吸引了一些年轻人的目光。根据财报,这方面的收入及其有限,加上海底捞调味料一起,共计4.2亿,才占总营收的1.4%。

这意味着,海底捞们迫切需要爆品,尤其是迫切需要在火锅之外打造出第二增长曲线。

事实上,海底捞已经做了不少尝试。

2020年,海底捞涉足奶茶领域,以9.9元的流量产品,吸引消费者。在菜品上,海底捞更拼,一年间上架了超过200款新菜品,甚至将“人造肉”纳入到涮品中。

针对下沉市场,海底捞还布局了快餐赛道,核心产品覆盖盖面、盖饭、冒菜三大类,以高性价比切入市场,弥补海底捞在下沉市场的缺失。从“十八汆”面馆开业,到收购Hao Noodle、汉舍中国菜餐饮股权,海底捞全方面进行了疯狂的业态迭代和补充。

海底捞董事长张勇曾透露,以后的海底捞不是靠火锅挣钱,主要依靠周边的附属行业挣钱,火锅只是一个引流的爆点。

不难看出,海底捞布局新增长点,是为了讲出新故事,提高自身的多元化和抗风险能力。

不止海底捞,呷哺呷哺也在布局第二增长点,比如呷哺呷哺推出的“呷呷茶”,通过“火锅+奶茶”模式,帮助其完成品牌升级。

除此之外,西贝、九毛九、霸蛮等将招牌菜、调料、网红食品等生产成标准化的预包装食品,拓展消费场景,增加消费渠道。

尽管这些举措在短期内不能成为品牌的主流营收来源,但“海底捞”们需要一个爆品,来为投资人讲新故事,为消费者提供新的消费冲动。

因为强敌不止是疫情这种难以预计的黑天鹅,还在于新兴火锅网红企业的冲击。

明星们纷纷下场参与创办火锅连锁企业,这不仅分流了海底捞、呷哺呷哺们的客流,更是抢走了风头与热度。

以贤和庄为例,仅半年间,就在北京的重点商圈开出12家门店,据大众点评显示,在京即将开业的还有至少7家。放眼至全国,从2019年到2020年,开出700多家贤和庄火锅店,平均一天一家。

因此,不论是以“变态级服务”取胜的海底捞,还是以性价比取胜的呷哺呷哺,要想保持其增长势头,保持江湖地位,还需更多破局。

关于消费飙升,呷呷呷喂海底捞发现金券和呷哺呷哺 海底捞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不知道你从中找到你需要的信息了吗 ?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信息,记得收藏关注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