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内容详情

包含连清鼠疫防疫新闻的词条

2023-01-24 5 adminn8
包含连清鼠疫防疫新闻的词条

站点名称:包含连清鼠疫防疫新闻的词条

所属分类:新闻资讯

相关标签: # 连清鼠疫防疫新闻

官方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网 5118

进入网站

站点介绍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连清鼠疫防疫新闻,以及对应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本文目录一览:

大清功劳簿,清王朝数月平定鼠疫:近代防疫体系初步构建

在1910年,我们最熟知的 历史 就是清王朝已经临近末路,清王朝末年所进行的政治改革到达了高潮,也到达了其他人所无法容忍的程度,革命一触即发。然而我们似乎对于这一段 历史 更多的局限在政治经济和军事当中。对于当时王朝末世的整个 社会 则显得知之甚少。

其实,当时清王朝最严重的问题,并不单单是政治改革问题,也并不单单是为了应对东南地区的革命压力,更在于北方地区爆发了一场非常严重的瘟疫。我们所认为的清政府是一个没有能力控制地方,并且是外国人的代理政权的奴才政府,除了卖国什么都不会,那是因为我们只在革命的立场和视角上去看待清政府。

如果我们能够以一个正常的眼光去看待这一个末世的王朝,我们很难认可清朝是当时最差的封建王朝。在这篇文章中,我抛开军事,政治经济以及改革这些耳熟能详的问题,谈一谈清政府在统治末期的 社会 以及对于这场瘟疫,清政府对于我们的贡献。

1910年是特殊的年份,在中国北方的很多地区出现了持续时间长达半年的劣性肺鼠疫,这是从俄罗斯远东地区传播过来的,传到了中国的东北地区,并且随着交通沿线迅速扩张。不仅仅肆虐了整个东北地区,还波及当时的河北,山东造成了数万人死亡。在防范和控制这次鼠疫的过程当中,朝野各界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教训深重,同时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且促进了我国近代防疫体系的构建,是清政府最后一个值得书写的功劳。

当时鼠疫的传播源自对远东地区的毛皮贸易的重视。

西方国家在对世界殖民的时候,往往对于亚洲东部还有美洲地区的毛皮十分看重,为了获得这些大量野生动物的毛皮,殖民者往往通过对土著人支付一些看起来较为优惠的条件,让当地土著帮助自己获得大量野生毛皮。

原本真正的土著可以区分这些获取毛皮的野生动物,它是否有传染病,所以很多病菌并没能够在人口范围内大量传播,但是当这成为了一项产业,很多没有生计的其他地区的民众往往就会进入东北以及卖东北等相关地区搜集野生动物的毛皮。将这些东西卖给俄国商人可以换钱,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哪一些野生动物是有病的,在猎杀的过程当中也吃了这些带有病菌的野生动物的肉感染了诸多病菌。

1910年在东北地区爆发的鼠疫就是这样一个原因,当时很多为了讨生计的工人,都出现了发热等症状,俄国商人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于是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将这些人驱赶回家,这些人自然而然就通过边境进入东北。当时的海关查得也不严,进入以后在酒店住宿与当地人接触,有一些人临近过年就买了一张车票回家。

就这样,传染源逐步扩散,除了东北,还有北方的其他省市都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当清政府意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的时候,仿佛这种传染已经不受控制,各地区都出现了大批死亡的案例。可以说在当时最佳的隔离期已经结束,清政府还在持续与俄国政府和日本政府交涉,希望三方之间可以协调一致,避免传染源的进一步扩散。但对于当时的侵略者,俄国和日本而言,他们不愿意管这么多。

清政府也无能为力,所以时间就逐渐耽搁下来,但是清政府也并没有就此罢手,而是与国际防疫组织联合。并且任命当时剑桥大学的医学博士,在英德法从事细菌研究的医学专家伍连德为东北三省防疫权权总医官,向东北地区派出了多个医疗队。针对当时的疫情进行研究,并对人体和动物的尸体进行解剖,明白了传染源所在。当时的清政府由于政治上的问题确实无法绕过日本和俄国。但是就清政府单方面的反应来看,清政府还算得上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

当疫情爆发造成了大量的人口和动物死亡以后,伍连德上报政府必须将尸体火化,防止疫病扩散,因为当时北方正处于冬季,冰天雪地无法进行深埋,而清政府迅速同意,即便在 社会 上,很多民众不认可火化,认为要安葬。在疫情面前,大家的这种传统,也被暂时抛弃,朝野再一次达成一致,也促进了多地风俗改良。此后的日本和俄国也认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也开始与清政府就这一方面进行合作。

交通运输这一方面也获得了这些国家的支持,阻断鼠疫传播的渠道开始发挥作用。此外,对于参加疫情防控和治理的医务人员,清政府也给出了很多奖章和奖励,与现在如出一辙,比如说异常劳动保护奖,阵亡优劣抚恤奖。并且对当时无法控制鼠疫,虚报死亡人数,隐瞒当地疫情的官员进行革职处罚。这一次疫病是近代民族国家初步形成的 历史 条件之下出现的在东北地区的鼠疫,益于有效的科学防治措施,这一场鼠疫虽然传播范围极广,但是死亡人数是近代以来鼠疫死亡人数最少的一次。

清政府确实获得一次成功

当时的伍连德对于中医则嗤之以鼻,当时朝野各界为了能够防御或者解除这一次疫情危机。各种医疗工作者也纷纷进入东北,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医术。解决这一次问题,尤其是各地的中医纷纷登台,但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些医生在接触这一次鼠疫以后,十死八九。伍连德虽然认可中医医药系统在疫情方面的作用,在中医药方面提取到了鼠疫的相关成分。

但是对于中医极为粗浅,并且落后的治疗手段嗤之以鼻。不仅没能够防控疫情,反而还搭上姓名。最后更不着调的跳大神、迷信烧符纸也纷纷上演。这些人往往也打着中医的旗号,更令伍连德无法忍受。

当这一场疫情基本结束以后,清政府也发布了建立近代疫情防控体系的诸多文件,中华共和国历届政府也都以此为基本,建立自己的系统性防御体系。具体来讲,在机构方面设立了防疫事务处,中央防疫处等常设机构,并且在各地主要城市建立防疫医院。同时建立的诸多医学学堂和红十字会总院,共计二十多所,把防控疫情带来的成果和经验进行认真区别分析。向西方国家购置了诸多防御医疗设备,培养一批近代医学人才。

制度方面建立了全国性的防御法律体系,在1911年清政府设立的防疫章程并且下发各省。又陆续颁布了消毒规则,检疫规则,防御消毒办法,这些在王朝灭亡以后,也对中国的防御事业和 社会 卫生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发挥了重大作用。

清政府也借着这一次防御的成功,对于民间各种迷信的医学体系进一步打击,引入了科学的防治观念。形成了对于近代医学理论,卫生科学习惯的共识和传播。民众在这一次疫情当中,也充分看到了一些民间庸医的丑相,也激发了民众对于疫情知识的渴求,从客观上也促进了医学知识的传播和普及。

政府和很多有识之士也在报纸上发表诸多科学文章,介绍对于疫情和其他传染病的常识和预防方法。清政府在这场疫情防治支出确实因为自身或者是强的原因没能控制住疫情的爆发和扩散,这与年前疫情的基本态势完全一致,但是清政府并不是一个完全无能的政府,在这一方面,许多措施也被我们所效仿,但是在 社会 卫生事业方面的成就并没能使清政府躲过民众和革命派在政治改革失败方面的声讨。最终清政府还是灭亡了,但是在它灭亡前夕所通过的一系列 社会 卫生事业的章程和做法,却被但整整继承下来。

鼠疫压垮了明朝,清末也爆发了东北大鼠疫,为何却能成功控制?

在人类灾难史上,瘟疫始终是威胁人类生存的第一大杀手,而在诸多瘟疫排名中,14世纪欧洲发生的黑死病最为恐怖,有学者统计,在1348-1350年的三年时间里,黑死病带走欧洲三千万人口,此后三百年更是肆虐蹂躏欧洲,将近一半的欧洲人口因黑死病而丧生,由此可见黑死病的厉害之处。

对于我们来说,黑死病好像是一个很遥远的名词,其实黑死病就是我们熟知的鼠疫,感染黑死病的人,患者皮肤上会出现很多黑斑,因此,欧洲人管这种瘟疫叫“黑死病”,我们称其为鼠疫。

根据资料显示,黑死病很可能是沿着中国与西方的贸易路线传到中东,再传到欧洲的,在1346年蒙古军队进攻黑海港口城市卡法时,由于久攻不下,就用抛石机将感染鼠疫而死的人的尸体抛入城内,这是人类历史上记载的第一次细菌战,也对世界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而鼠疫对两三百年后的中国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1644年李自成的魔幻东征之路,从西安打到北京只用一个半月?

1644年大概是中国政治史上最风云诡异的一年,在这一年里面农民起义出身的李自成称帝建国号“大顺”,张献忠则在四川定年号为“大顺”,而在东北的新皇帝则定年号为“顺治”,如果算上年初还没有自杀的崇祯皇帝,中国同时出现了四位皇帝,而且三位都想要“顺”。

尽管从后世的上帝视角来看,取代明朝的会是关外的满洲政权,实际上这是有失偏颇的,明朝的强大实力让满洲的统治者认为不可驾驭,当时满洲的一代雄主皇太极暴毙,他的继任者顺治皇帝当时只有六岁,估计就是满洲人自己都没有问鼎中原的计划。

当时最被给予厚望的人应该是李自成,李自成是坚决的反明农民起义将领,在他的十几年起义生涯中,虽然备受打压,最惨的时候,身边只剩下十八骑,但是他都顽强的挺了过来,并且在1643年攻破潼关,打败宿敌孙传庭,占领陕西全省,气势正旺。

1644年初,李自成在西安称帝,大有要大干一场的趋势,二月初二,闯军开始东征。李自成的军事能力是相当差劲的,在其戎马一生当中,鲜有胜绩,出兵仅仅半个月就遭遇宁武关守官总兵周遇吉的抵抗,当时周遇吉手下不过几千兵,而李自成则是几十万大军,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对决。

让人震惊的是,双方大战十余日,李自成还没有拿下宁武关,最后不得已采取人海战术,付出上万人的代价,一直到三月初一才拿下宁武,守官总兵周遇吉战死沙场。这一场仗直接将李自成两年来攒下的自信全部打垮,当时李自成就已经萌生退意。

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在李自成还没有来得及撤退,闯军收到了大同总兵和宣府总兵的降表,于是李自成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继续东征。

估计翻开历史,很少会发现,一场改朝换代的战争,竟然是以这样摧枯拉朽的方式打到北京,从宁武关出发之后,往往李自成还没有到达的地方,降表就已经来了,所到之处,没到之处,全是投降的消息。

三月十五日抵达居庸关,让人想不到的是,被崇祯勤王召来的唐通,也在阵前投降给李自成,而诺大的北京城,更是一天之内就打开城门投降,可以说,从宁武关之后,李自成以气势就赢得了战争。

对于李自成东征这一个半月的历史,实在充满了太多的魔幻,有的时候甚至会让人产生怀疑,明朝怎么会这样不堪一击,明朝的士兵真的这样怂,望风而降?

如果人们一味的从政治军事史中寻找原因,估计很难发现那一场发生在明朝末年的鼠疫,很多历史学家后来证明发生在明朝末年的瘟疫就是鼠疫,鼠疫的肆虐横行,很可能是明朝官军不堪一击的根本原因。

鼠疫是压垮大明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老鼠也能灭国?

历史学者曹树基根据明朝末年华北一带的地方志以及明代人的一些记录得出,在1997年的论文《鼠疫流行与华北地区社会的变迁》中,首次提出了明末席卷华北地区的瘟疫实际就是鼠疫,引发历史学界的极大震动。

2006年他与李玉尚合著《鼠疫:战争与和平》,对前期的研究做进一步的完善,提出了“老鼠亡明”的观点,再次引发人们的关注。

人们称这场大疫为“疙瘩瘟”,感染者通常表现为剧烈胸痛、咳嗽、吐血,早期感染鼠疫者大多是通过跳蚤传播的腺鼠疫,鼠蚤叮咬处引流区淋巴结肿痛,并且快速肿大,通常在两到四天内达到高峰,在三到五天内死亡。

相对于腺鼠疫来说,肺鼠疫感染更为可怕,它可以通过呼吸道进行感染,患者感染后几个小时内就会出现状况,严重者两到三天就会休克死亡。

这场鼠疫中,两种鼠疫都存在,甚至交叉感染的状况,腺鼠疫经常在爆发后转化为鼠疫,因此,极难控制。

之所以导致这种情况的发生,是因为明朝当局对鼠疫的忽视,因为鼠疫大多是来自草原上生活的老鼠,而明朝在推翻元朝之后,经常性采取闭关的策略,大大减少了中原与北方游牧民族的接触,这就使得明朝中期以后的统治者始终对鼠疫不够重视。

而到了万历年间,由于人口的增加,农民开始对草原进行开垦,使得人与草原鼠接触的机会增多,使得鼠疫开始逐渐爆发,刚开始是个例,后来渐成规模。

万历八年(1580年),“大同瘟疫大作,十室九病,传染者接踵而亡,数口之家,一染此疫,十有一二甚至阖 门不起者”。

明末大瘟疫实际上早在崇祯六年时就已经在山西爆发,一直到河北,传入北京时,正是崇祯十六年(1644年),明朝被推翻的前一年。

根据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崇祯十六年(1643年)八月,京畿爆发肺鼠疫:“上天降灾,瘟疫流行,自八月至今(九月十五日),传染至盛。有一二日亡者,有朝染夕亡者,日每不下数百人,甚有全家全亡不留一人者,排门逐户,无一保全。”

台湾明史专家邱仲麟在《明代北京的瘟疫及帝国医疗体系的应变》的文章中写道,在1643年时,北京已经开始大规模爆发瘟疫,几十万北京人死于这场瘟疫。

到1644年,则演变为:“死亡枕藉,十室九空,甚至户丁尽绝,无人收敛者。”

由此可见,随着鼠疫的蔓延,官兵也未能幸免,明朝的整个国防系统都陷入瘫痪,这也是为何,李自成东征之时,大批明朝官兵投降,实际上已是迫不得已,毫无战斗力,这也是为什么李自成在接收城池之后,不率领明朝降军继续作战的原因。

虽然明朝已是强弩之末,深处内忧外患之下,但是这场鼠疫的爆发的确让不堪负重的明王朝最终被压塌。

历史的惊人相似,明朝末年爆发的鼠疫,在清朝末年再次上演!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明朝从1368年建国到1644年被推翻,276年国祚;而清朝自皇太极1636年建立大清,到1912年溥仪退位,也正好是276年国祚。

而更为相似的是,明朝灭亡时的鼠疫,在清朝被推翻的时候也正好上演,1910-1911年,清朝东北地区爆发大规模肺鼠疫,被称为近代史上规模最大的鼠疫,从东北爆发后,波及整个华北地区。

然而让人想不到的是,这场鼠疫以“洪荒之力”爆发,来势汹汹,结果却是仅造成六万人死亡,八个月内被成果消灭,实在是令人惊讶,此时距离1912年2月溥仪宣布退位,只有10个月。

我们现在就来回顾一下这场鼠疫的历程。

晚清时期,迫于日俄对东北虎视眈眈的国际形势,一改清初时期的禁止开发东北形势,开始鼓励人口向东北移民,尤其是甲午中日战争以来,“闯关东”人口迁移现象明显增加,大量的人口对土地进行开垦,极大的改变了原来的东北自然环境,跟明朝晚期时的山西开发颇有相似之处。

东北地区是重要的皮毛生产地,女真时期还是渔猎民族,打猎本身就是东北地区的重要生活方式,然而随着人口涌入,猎人数量也加大,可能以前的猎人喜欢捕貂,但是在貂减少的情况下,只能捕一些其他有皮毛的动物,比如旱獭(土拨鼠),作为草原鼠的一种,身上携带鼠疫病菌。

一些移民过来的猎人,由于无法分辨哪种旱獭是健康的还是不健康的,或者是在利益的趋势下,不管什么样旱獭都去狩猎,导致缺乏鼠疫常识的猎人将鼠疫带回到城镇,有的时候,不止是留下獭皮,甚至还会吃獭肉,不知道具体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1910年10月12日,在满洲里的一个小镇上,确诊第一名鼠疫患者,此后开始爆发,出现大面积感染鼠疫患者,然而当时正处于春节前夕,东北地区又有很多京畿及山东地区的商人或者工人回乡,鼠疫沿着铁路开始扩散,鼠疫“如江河一泻千里,不可遏绝之势蔓延开来”。

经过统计,这场鼠疫导致死亡人口接近六万余人。

鼠疫是压垮明朝的最后一根稻草,为何清末东北鼠疫被成功控制?

在正常的史观中,人们都认为1910年前后的清政府应该已经行将就木,没有任何的政治号召力,然而在这场鼠疫防控中,清政府还是交出一份很好的答卷。

当时的东北已经是日俄争夺的势力范围,日俄两国都想趁机夺取防疫之权,进而鲸吞东北,清政府顶着巨大的压力,积极进行防疫。

清政府首先是将东北作为疫区进行隔离,在12月13日下令在山海关一带,严防鼠疫传入关内,其次是让中央各部积极配合当时东三省总督锡良,将全部精力用于防治鼠疫上。

尤其是在经济上,尽管当时清政府的财政已经捉襟见肘,仍然拨出一部分白银用作防疫经费,在经费紧张的情况下,也同银行借款专项用于防疫。

在医疗手段上,由于中国传统医学在疫情防治上没有太大作为,清政府转而启用西医,聘留洋医学博士伍连德为防疫处总医官。

伍连德主持防疫期间,采取了一些至今都极有借鉴意义的手段,比如管制交通,病患隔离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尤其是对死者尸体采取火化的政策,更是展现出当时中国人对控制鼠疫的决心。

伍连德在清政府的支持下,很快取得效果,感染人数开始减少,到1911年4月24日,东三省鼠疫全部清除,清政府取得了防治鼠疫的最终胜利。

尽管在第二年,清政府就宣告倒台,但是在这场鼠疫中,清政府雷厉风行,以大局为重的观念,还是将这场世纪大鼠疫给控制住了。

那么问题来了,为何鼠疫成为压垮明朝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如今人们却纷纷对“恶贯满盈”的清政府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点赞?

相当多的历史学者都认为当时明政府处于内忧外患当中,没有精力去控制疫情,其实在我看来,晚清政府的内忧外患未必比明朝好哪去!

晚清时期面对的局面更是“千年未有之变局”,从1840年以来西方列强不断入侵中国,到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中国已经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在内部环境中,天灾人祸不断,各种农民起义此起彼伏,然而都没有推翻清朝统治,想来也是一件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

比如1876-1878年华北地区发生两百年不遇的旱灾,受灾人数多达千万,时任直隶总督的李鸿章采取一系列非常手段,最终成功治理了这场灾难,其中很多措施至今依然存在很大争议,比如李鸿章为募集救灾钱粮,公开出售政府官职,这在近代历史上是难以想象的。

相比于清朝应对灾难的措施,以崇祯为首的明朝政府始终是没有意识到治国的根本在于“以民为本”,前方战事吃紧,于是加紧对社会摊派苛捐杂税,激起更大的民变,灾害只能更进一步加深,战事扩大之后,再次强征苛捐杂税,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最后无法收拾。

我始终相信,最后能够打垮人类的,从来都不是病毒,而是愚昧!清政府的封建统治虽然诟病良多,但是在应对各种自然灾害上,始终是积极应对,这一点还是值得肯定的。

在清朝末年爆发了大鼠疫,究竟是怎么把疫情控制住的?

1910年10月,随着满洲里死亡了第一例鼠疫病人开始,疫病在很短的时间里,便蔓延到东北的边边角角。甚至河北和山东等地,也发现了鼠疫病人。那么,这场瘟疫是如何引发的?最终又是怎么消失的呢?

(参与防疫的医生)

在东北,貂皮大衣一直是阔人的标配,当时国际上对貂皮也是大量需求。于是,聪明人发现,旱獭的皮毛在经过处理后,成色不输于貂。所以捕捉旱獭,成了一些人的谋生之道。

短短的时间里,旱獭的皮毛就上涨了好几倍。然而就这样还是供不应求,俄罗斯见有利可图,于是在旱獭聚集的满洲里设立了据点,大量招募华工猎獭。

由于待遇不错,一些逃荒到东北的苦力,尽管没有捕猎技巧,还是源源不断地加入到猎獭的队伍中去了。

所谓旱獭,其实就是土拨鼠。别看它们生得憨态可掬,其实行动敏捷,对于没有经验的人而言,并不是很容易捕捉到。

不过,草原上偶尔也会有腋窝肿胀,行动迟缓的旱獭出现。它们都是因为感染了鼠疫后,被同类驱逐出来的病獭。

对于当地的居民和有经验的猎人来说,这种病獭十分危险,因此他们从来不会去接近这些病獭。

但是那些没有捕猎技巧的人,却在利益的驱使下,根本不放过那些感染了鼠疫的旱獭,甚至他们还将剥了皮的旱獭煮熟充饥。

(被隔离的疫病患者)

很快,捕食过旱獭的人,就出现了感染鼠疫的情况。

起初在满洲里不过一二例,但是仅过了一周左右,鼠疫已经蔓延到离满洲里有800多公里的哈尔滨一带,而且还在不断向外围扩散。

那时正是春节前夕,再加上没有防范措施,鼠疫在人群密集的地方很快被传染开去。每天都新增几百名病人,死者更是不计其数。

出于对鼠疫的恐慌,许多疫区的人开始大逃亡。但是随着这些人的逃亡,疫区扩展到整个东三省。人们在逃离的过程中,又把鼠疫传染给了更多的人。

当时的日俄都有夺取东北的狼子野心。

日本见鼠疫在东北肆虐,认为有利可图,于是打着“人道主义,治病救人”的口号,对东北事务横加干涉。故意设立隔离区,防止其他国家过问东北疫情。同时,他们还在东北各地设立防疫局,趁机安插大量的军警和情报人员,以刺探情报,准备随时发动侵略战争。

俄国仗着国力强大,不经过清政府,直接在东北境内驻兵。并警告岌岌可危的清政府,疫情若是威胁到俄国,他们就会对哈尔滨等地实行戒严。

除此外,俄国人还把替他们捕猎旱獭的华工作为鼠疫感染者,全部关在几节火车厢里进行隔离。由于寒冷和饥饿,许多被困在车厢里的华工和感染鼠疫的病人都死在车厢里。

另外,逃往俄国边境的难民,也被俄国人驱逐出境,以保证俄国不受到鼠疫的感染。

面对日俄的嚣张气焰,东三省官员由于没有能力设置防疫机构,所以一再上书清政府,请求自救。

(伍连德旧照)

在外务部大臣施肇基的举荐下,清政府最终任命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伍连德担任全权总医官,前往东三省疫区防疫救治。

伍连德是马来西亚人,早年在剑桥大学取得文学学士和医学学士双学位。此后他又到德国和法国等医科大学及研究院继续进修,拿到医学博士学位,后来又开过多年诊所,在医学上有很丰富的经验。

1907年,袁世凯在小站练兵时,邀请伍连德到天津陆军军医学堂担任副监督一职。

自此,在伍连德的努力下,西医才渐渐被国人接受。

伍连德接到清政府的任命后,迅速抵达东三省疫情最为严重的哈尔滨,创建了第一所鼠疫研究所。

随后,伍连德对鼠疫病人进行强制隔离,追溯病源,并大力进行防疫宣传。

但是伍连德在防治疫病的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和阻力是非常多的。

比如,没有可以用来做医学解剖的尸体。

尽管鼠疫夺走了很多人的生命,但中国人一向有“死者为大”的观念,因此死者的家人不肯把死者拿出来用作医学解剖。

最后,伍连德好不容易才找到两具外国人的尸体,得以实施解剖,确定了疫病。

再比如,当时一些外国医生认为,鼠疫病人是通过接触老鼠后才会感染上疫病的,只要消灭感染源就能控制疫情的扩散,因此他们发起捕鼠运动。

但伍连德观察那些捕捉的老鼠后,发现它们身上并没有鼠疫杆菌。倒是在俄国人加工的皮毛上,他发现了大量的鼠疫杆菌。在找到疫病源头后,他大胆地断定,东北鼠疫的爆发,是通过飞沫和空气传播,于是他开始大力推广口罩。

(口罩得到推广)

但是,外国医生却并不认可伍连德的论断。他们不断给东三省官员施压,希望能通过东三省官员,逼迫清政府撤销伍连德的职务。

就在这时,一名走访鼠疫病人的外国医生,在没有接触病人的情况下,受到了感染,并且很快就病逝了。

外国医生的死亡印证了伍连德的推断,口罩因此得到推广。

还比如,尽管伍连德做了诸多努力,但是疫病却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最后,伍连德以多年丰富的医学经验,认定疫病之所以得不到控制,是因为大量的尸体未能得到正确处理。

经过不断实验,伍连德发现鼠疫病菌在尸体上,能够存活3个月之久。他认为,要想阻断尸体上的传染源,必须对尸体进行严格的处理,要么是深埋,要么是焚烧。

由于人手不够,深埋显然不合适,那么就只能进行焚烧了。

(伍连德旧照)

伍连德虽然一直在国外求学,但是他也知道中国人一向讲究“入土为安”,所以他也不敢擅作决定。于是他只能上书清政府,将东北尸横遍地的悲惨情形向清政府做了详细的汇报。并明确地告诉清政府,那些尸体里活跃的病菌将会导致更多人死于疫病。

清政府不敢马虎,为了早日控制疫情,他们特意以皇帝的名义下发了一份批准火葬的圣旨。

这份圣旨对东三省的百姓,果然起了很大的效果。很快,许多疫病死亡的尸体都被堆积在了公共墓地上,一些已经掩埋的尸体也被挖出来放到一起。

这一天,正是大年初一,举国上下都沉浸在春节的祥和气氛中。但哈尔滨郊外的公共墓地上,却有大大小小100多口棺材累叠在一起,看上去极为悲凉。

在东北官员的组织下,200多名防疫人员挖了一处极深的深坑,随后,大家把这些装满尸体的棺材堆放在深坑里,由于棺材不够,许多尸体又被堆放在棺材上面。

随后,防疫人员浇上煤油,点上火。

在熊熊烈火中,2000多具尸体很快就化成了灰烬。

伍连德深知死者的家属们不能接受这种丧葬模式,为了安慰那些活着的人们,他下发了传单,鼓励大家放鞭炮冲走晦气。

众人也希望疫情早日过去,于是城乡处处鞭炮震天。

意想不到的是,当这一切忙碌告一段落后,不光死亡的人数开始下降,疫情也慢慢得到控制。

原来,鞭炮中的火药在爆炸后,能起到消毒防疫的作用,这无形中又为防治疫情,起到了良性的作用。再加上伍连德不光阻断了感染源,并积极采取了有效的预防措施,因此猖獗了两月之久的疫病,终于得到了控制。随后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直至死亡人数为零,为闹得人心惶惶的鼠疫,画上了个完美的句号。

伍连德不仅战胜了鼠疫,同时还有效地阻止了日俄侵略东北的行径,因此在国际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甚至,诺贝尔基金会还把他列为诺贝尔候选人名单中。

,清朝政府派东北三省治鼠疫的道台府谁是谁

您是不是想问清朝政府派东北三省治鼠疫的道台府是谁?伍连德。

根据搜狐网查询到的报道,鼠疫出现后,清政府下令各处严防。1910年12月,指派天津北洋陆军医学院副监督伍连德为全权总医官赴哈尔滨,开始了大规模的鼠疫防疫工作。

哈尔滨关道也叫滨江关道衙门,俗称道台府,是哈尔滨当时最高级别行政机构。

清朝末年鼠疫是如何肆虐中国东北的?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249-清末东北鼠疫 作者:李团长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鼠疫又出现了。 尽管这种病已经多年没有在现代社会被发现,但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中仍然时不时有对鼠疫的表现。那尸横遍野,药石罔效的场面,往往令观者不寒而栗。其实也不用多说鼠疫的病理特征,仅这一个「 ”疫”字,就足够让人对其闻风丧胆。 对于西方人,这历史记忆可是够深刻的 (图片来自《黑死病-第一季》)▼ 在辛亥革命前夕,中国东北大地上就曾爆发过一场规模空前的鼠疫,造成了巨量的伤亡。所幸在近代医疗和防疫手段的控制下,这场鼠疫最终竟被及时扑灭。 清朝末年的中国东北大鼠疫 (图片© Thomas H. Hahn Docu-Images)▼ 在日俄包夹的缝隙中,中国人的这场自救运动尤其值得我们关注。 源自俄罗斯的纯正疫情 鼠疫是一种由鼠疫杆菌引起的烈性传染病,为严重威胁人类生命的瘟疫之一。由于其危害性远非其他传染病和一般疾病可比,一旦感染死亡率极高,因此鼠疫也被列为「 ”国际检疫的第一号法规传染病”。 带有荧光标记的鼠疫耶尔森菌放大200倍 (图片来自:Wikipedia@ Larry Stauffer)▼ 鼠疫和「 ”鼠”有一定的关系。鼠疫病原菌的宿主是啮齿目松鼠科的旱獭,而跳蚤则寄生于其。旱獭是学名,对大家来说可能有些陌生,但俗名土拨鼠肯定就无人不知了。需要注意的是,俗名为土拨鼠的动物并不只是旱獭。 呆萌可爱看看就好,想亲密接触还是不要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Marumari)▼ 在旱獭之间,以跳蚤为媒介,一直流行着鼠间鼠疫。旱獭一旦感染鼠疫杆菌,细菌就会在血液中迅速繁殖,几小时到十几小时后就会出现各种并发症直至死亡,几乎是当场去世。因此有经验的猎人看到不明死因的旱獭,都会敬而远之,连别的旱獭也不敢碰那些横死林中的同类。 跳蚤载体前肠中的大量鼠疫耶尔森菌 这也是鼠疫的病原 (图片来自:Wikipedia@NIAID,NIH )▼ 常年与动物打交道的猎户知道,这种疾病也会传染到人的身上,不出三日就会发病,若不及时救治,不日即亡。而且其传染性强,不但可以通过人间的直接接触传染,而且也可以通过使用的器皿把病菌传播至他人。 被跳蚤咬后感染了鼠疫杆菌的一个孩子 (图片来自:Wikipedia@Jack Poland)▼ 清朝末年,中俄东部交界地带就爆发了一场大规模流行性肺鼠疫灾害。而其爆发,正与人们对旱獭暴毙原因的无知有关。 其实在此之前,清俄交界地带或多或少都发生过鼠疫地方性疫情。但由于东北人烟稀少,且猎人熟悉疫病情况,很少有大面积传播扩散的。 远东对于俄国和关内来说都是偏远又寒冷的地方 即使俄国人努力增加人口 所建城市的俄国人也还非常少 清朝则是长期将东北视为禁地 在开放移民之前 *** 也很少▼ 然而,到了19世纪末,大量外来者为了生计,纷纷聚集在西伯利亚草原及蒙古草原地带。这些外来务工人员的新工作主要为矿工、伐木工、皮草猎人,他们在促进了清朝末年中俄东部边境地区繁荣的同时,也扩大了人群聚居规模,同时不择手段地猎杀动物,最终酿成大祸。 皮毛资源是俄国人向西伯利亚扩张的重要动力 和很多西方国家一样,俄国要从清朝进口大量茶叶 而所能出口的,最重要的便是皮毛 (图片来自 *** @Kuerschner)▼ 一切要从俄国境内西伯利亚的边境小镇达乌里亚说起。它位于今俄罗斯外贝加尔边疆区,为20世纪初西伯利亚大铁路东段紧靠后贝加尔斯克站的一个小站。 后贝加尔斯克对面就是满洲里 商人们在这里互通有无,微生物也搭了便车▼ 这里有一个叫张万寿的中国包工头,人们习惯称其为「 ”张把头”,经营着一处华工工棚。1910年9月的一天,工棚内的七人突然发病去世,死因未知,在当地造成了不小的恐慌。后来的调查指出,这些人可能直接或间接与感染了鼠疫的旱獭、外来猎人有过接触,成为了第一批大批量死亡的感染者。 得到消息的俄当局反应迅速,前来烧毁了张把头的工棚,隔离了所有工人,并将他们的衣物及所有用品一并烧毁,作为消毒。至于生者,俄当局也给予了一些补偿,但要求他们尽快出境,不得污染俄国当地的卫生环境。 反应迅速的俄国人对处理情况时刻关注着 唯恐波及自身 (图片© Thomas H. Hahn Docu-Images)▼ 这些被驱逐的华工中,有两名得到赔偿就沿西伯利亚铁路南线坐火车,在满洲里入境大清国,并住到了中国铁路界内二道街的张木铺。然而只过了一个多月,这两名华工就相继在张木铺发病身亡。随后,此旅馆的旅客也相继感染疾病而亡。 东北鼠疫,开始了。 沿着铁路横扫东北 人类对于鼠疫并没有天然的免疫力,无论种族、年龄、性别,感染鼠疫的几率均等。不过疫情也会因为生活和卫生条件的差别而有一定的差异,首发人群显然是以捕猎者、苦力、劳工为代表的下层劳动人民。拥挤的居住环境和恶劣的卫生状况则为病菌传播提供了温床。 医疗卫生资源也是有的,但是很稀缺 和不断流动的人口以及过大的空间面积相比 想杜绝鼠疫的传播还是很难的 (图片© Thomas H. Hahn Docu-Images)▼ 随后,以有产农民、商人、军人、医生等为代表中产阶级染疫情况也开始陆续出现。他们是与劳工混居或在第一线抵抗疫情的人,但病魔并不会因为他们的富裕而手下留情,人人平等只有在这时才能成真。 身份地位在活着的时候才有高低之分 在瘟疫面前,尸体放下面还是上面没什么讲究 (图片© Thomas H. Hahn Docu-Images)▼ 但总有些人更平等。比如当时混迹于东北的俄国人,因社区卫生状况较好,且在疫情之初就杜绝了华人进入,并采取了一些消毒措施,鼠疫死者的比例明显低于华人。 对自己人的预防很到位 (图片© Thomas H. Hahn Docu-Images)▼ 而在华人圈子里,10月在满洲里爆发的肺鼠疫,旋即由大清东省铁路(中东铁路)蔓延及哈尔滨、齐齐哈尔(卜奎)、长春、奉天(沈阳)等处,再由铁路线继续向周边腹地扩散。此时的东北地区,三将军改省制刚刚完成,除了东三省几个大城市外,其他的府厅县州也受波及,并由城市发展至农村地区,并最终进入关内。 顺着东北的铁路系统,在这广阔的东北大地 鼠疫感到大有可为啊▼ 波及如此广泛的鼠疫与当时的社会大环境脱不离关系。 近代东北地区开发较晚,大量人口涌入的过程中,医疗服务设施并未及时跟进,卫生条件相对较差。疫情爆发后,医生也只是按照中医瘟病的方法治疗,未能进行隔离,导致大规模的交叉感染,连许多医务工作者也不能幸免遇难。 医务工作者在抗疫的第一线 更何况100多年前的防护服也没那么有用 (图片© Thomas H. Hahn Docu-Images)▼ 当时的一些固有观念也有碍防疫。比如中国人习惯于传统的土葬,但腐烂的尸体只会进一步恶化卫生状况,火化死者应是最有效的疾控手段。虽有西医提出此举,可由于强大的文化保守势力阻拦,火葬举措初期未能铺开。 命都要没了,还困在保守文化里 鼠疫杆菌在尸体上也可以存活 抛尸野外让传播更容易 (图片© Thomas H. Hahn Docu-Images)▼ 随着感染的继续,终于有疾控专家提出应切断铁路客运,逐点消灭感染区。可此时的中东铁路长春以北(东清铁路)由俄国实际控制,俄当局并不想因华人的疫病而牺牲短期经济利益,放任铁路客运。倒是对经营东北信心满满的日本人严控了长春以南的南满铁路客运,在客观上阻断了病菌大规模进入辽宁(奉天)和关内。 铁路华工的一个集中隔离营 (图片© Thomas H. Hahn Docu-Images)▼ 中国人自己救自己 在俄日两国虚与委蛇,互相扯皮的同时,法理上拥有东北 *** 的清 *** 却完全没了说话的资格。清 *** 既缺乏威权控制东北的能力,也没有现代化的疾控医疗团队,只能任凭日俄两国 *** 在各自势力范围制定防疫措施。而在这种特殊时期,防疫的旗号下往往还能隐藏着更多政治、经济、军事利益,包括东北 *** 的逐渐丧失。 如果你什么防疫手段都没有 就只能眼看着身边人一个个死去 (图片© Thomas H. Hahn Docu-Images)▼ 比如俄国军队就有所动作,在哈尔滨的新街区和码头设置防疫线,禁止中国人进入租界,也不准华工进入沿海州,并禁止乘坐东清铁路的列车,同时加派大量军队来到中俄边境。不过,俄国方面也没将全部中国人都列入禁止的对象,接受过检疫,并乘坐快速列车的高端华人旅客就不在此列,没人和钱过不去。 更多的人就只能等死了? (图片© Thomas H. Hahn Docu-Images)▼ 俄国方面同时也派出人员试图参与鼠疫的防疫,这时中国方面指出,哈尔滨的傅家店(道外)一直是中国领土,与俄方及铁路线无关,但俄方认为,这一地区虽 *** 属中国,但与租界相邻,如不让俄人参与,恐怕会危及租界。俄国欲借肺鼠疫流行之机,加深在中国土地上的政治介入企图暴露无遗。 鉴于日俄对疫病的管控完全出于本民族和母国利益,指望他们在中国土地上全面推广防疫措施并不现实,由中国人主导的一场彻底消灭鼠疫的大会战迫在眉睫。恰在这时,曾在天津陆军军医学堂任副监督的伍连德来到了哈尔滨,并在此后指导了东北肺鼠疫防治工作。 伍连德先生是中国检疫、防疫事业的先驱 也是中国第一个诺贝尔奖候选人 (图片来自:Wikipedia@理查德·阿瑟·诺顿)▼ 伍连德来到这里制定了一系列疫时社会制度,除了推动尸体火化外,还积极搜寻患者,采取的措施逐渐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他本人还亲自上阵,和巡警一道,用铁腕手段搜寻患者,力求将单点感染区的危害降到最低。 翌年春天,哈尔滨到了积雪融化的季节,又在野外相继发现因肺鼠疫而死亡者的尸体,社会恐慌情绪严重。伍博士的团队却不避危险,对遗体按规定流程处理,并同步新设中控现代医院以充实卫生事业,避免外国人的干涉。 遍地尸体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的处理,只会加重疫情 (图片© Thomas H. Hahn Docu-Images)▼ 奉天、吉林以及关内等省份,也逐渐按照这一基本方法展开防疫工作,东三省总督设置的奉天防疫总局就是一里程碑。再往下涉及到地方,比如奉天省就推行了防治疫病和检疫(火车、海港)等一系列措施,虽然在实施的过程中有不尽完善之处,但也展开了中国防疫事业现代化的第一步。 用于表彰在抗疫工作中的优秀贡献者 (宣统三年:1911年) (图片© Thomas H. Hahn Docu-Images)▼ 以这些措施为先导,晚清 *** 甚至还从俄国和日本手中收回了部分检疫权,这对日后恢复中国对东北行使 *** 有着重要的政治意义。 因祸得福,一场疫病让国家不得不将有限的资源用于近代卫生系统,并促进了卫生知识在民众中的流传,让中国的卫生近代化向前大大迈出一步。 向民众普及必要的防疫知识和处理方式 对控制疫情和预防疾病等有很大作用 (图片来自:dobrafotografija.blogspot.)▼ 在各方的不断努力下,这场首发于东北地区的近代中国首次大规模肺鼠疫灾害终于在几个月内结束。罹难人数总计近六万,但事态没有进一步扩大成全国级别的大瘟疫。 只是,救得了病人的晚清却没能救回自己。战胜东北鼠疫后不久,已经到了风烛残年的清王朝就在辛亥革命的熊熊烈火中化成了灰烬,千秋功绩只留待后人评说。 参考资料: [1]孟祥丽.1910-1911年中国东北北部的鼠疫灾害与沙俄[D].哈尔滨: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2008. [2]饭岛涉.鼠疫与近代中国卫生的制度化和社会变迁[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北京,2019:108-127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图片© Thomas H. Hahn Docu-Images

黑死病在欧洲杀死2500万人,在中国却没有爆发,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1910年10月25日,在我国东北地区爆发了一场令世人听了都害怕的鼠疫,这个鼠疫就是曾席卷了整个欧洲,夺走了欧洲近2500万人生命的“黑死病”,在当时,人一旦患有鼠疫,致死率几乎达到了恐怖的99%!

这场鼠疫在东北肆虐了6个月时间,夺走了6万多人的性命。一旦受到感染,长则五六日,短则半日,感染者将一命呜呼,走在街上随处可见的感染者,这一事件对当时的晚清政府来说可谓是雪上加霜,前有虎视眈眈的西方列国,后有来势汹汹的鼠疫。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晚清政府派出大量官员前去调查情况,但还没弄清楚情况,鼠疫就已将他们打倒,对于深受封建思想的禁锢和闭关锁国的清朝来说,这样的传染病是无法阻挡的,为了阻止疾病的蔓延,清朝派出了一个新型的医生:伍连德。

伍连德,出生于1879年,祖籍是广东,曾就读于剑桥大学医学系。伍连德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调查疫情原因,虽然伍连德是“奉命行事”,但当地官员都怕自己被感染,不配合伍连德的工作。

在这种情况下,伍连德孤身一人经过不断的努力调查,他发现鼠疫是靠飞沫为主要传播途径,有些治疗黑死病的专家认为,只要杀死带病原体的老鼠就可以解决这场鼠疫。可伍连德不这么认为,他先将感染的病患隔离起来,并让其他人都戴上口罩,预防继续出现新的感染者,但一段时间后,许多人发现鼠疫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伍连德也遭到大家的质疑。

但伍连德没有因此而放弃,他提议解剖尸体,但在当时,受封建思想的影响,中国人都保持着死者为大的观念,拒绝解剖尸体。无奈之下,伍连德只好妥协,但到了晚上伍连德偷偷地将死去患者的尸体进行解剖,研究病因。

他将患者的尸体翻来覆去,终于发现了为何杀死病原体老鼠,疫情仍得不到有效控制的原因所在,原来在当时,东北地区十分的寒冷,土地已经冻起来了,因此被埋葬的尸体仍裸露在地面上,没有深埋地底,这就是为何没有了病原体,鼠疫仍继续传播的原因(尸体传播)。

既然不能掩埋尸体,那就只能焚烧了,但伍连德的这个决定却遭到了民众的强烈反抗,官员们和伍连德只好上报朝廷,朝廷出于多方考虑之后最终同意了伍连德的提议,决定将所有因为鼠疫而死掉的民众聚集在一起焚烧。至此,除老鼠外的第二传染源被完全切断了。

不久之后,感染者的人数渐渐下降,直到鼠疫被彻底清除,在这场鼠疫抗战中,东北赢了!伍连德赢了!整个中国人民赢了!

正是伍连德这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行为,鼠疫才能完全的被控制,中国才能避免发生像欧洲那样的惨剧。尽管伍连德的事迹未写入教科书,但官方给他的评价是“国士无双”。

关于连清鼠疫防疫新闻和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不知道你从中找到你需要的信息了吗 ?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信息,记得收藏关注本站。